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淡淡云天

走过一段旅程,留下一刻记忆

 
 
 

日志

 
 

南苏丹7.8武装冲突备忘录  

2016-08-01 11:09:13|  分类: 重饮尼罗水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2016年7月7日-11日,在南苏丹首都朱巴发生了大规模的武装冲突,这也是南苏丹独立5年以来,发生在首都的最激烈的一次武装冲突,我们公司在朱巴的员工于7月12日开始陆续撤离朱巴回国。这已经是自南苏丹于2011年7月9日独立以来的第三次紧急撤离了,第一次发生在2013年12月15日,南苏丹内战全面爆发,第二次发生在2015年5月20日,南苏丹3/7区油田附近受到反政府武装猛烈攻击。

    2016年7月27日,我突然接到公司的通知,要求尽快返回朱巴。由于战争的影响,原定的埃塞俄比亚航空公司的返程航班停飞,只能重新购买了阿联酋航空公司航班的机票。经过紧张的准备,我于28日晚上登上了飞往迪拜的航班。

    由于这次战争刚平息不久,且战争的隐患还没有消除,战争随时都有可能再度爆发,因此这次行程也做了充分的思想准备。随身携带的行李中,除护照,信用卡,现金,手机外,只带了一套换洗衣服。随时做好撤离的准备。

    经迪拜转机后,我于29日下午3点左右,安全到达朱巴机场,在飞往朱巴的飞机上只有40名左右的旅客,其中大部分是印度和巴基斯坦人,我是战后我们公司返回南苏丹的首位员工。

    刚下飞机,我就跟公司的车队监督联系了车辆,当我办理完入境手续,走出机场时,接我的车辆已经在外面等候。司机看到我回来非常高兴,对我说:“你是公司返回南苏丹的第一位外籍伙伴雇员,欢迎你”。与以往不同,由于南苏丹发生的战争是内战,我们也不知道谁是哪一派的支持者,因此在车上很少聊这次战争的事情。从机场到公司驻地有7公里的路程,机场路是平时朱巴最繁忙的路段,但今天显得格外冷清。一路上车辆和行人都很少。

    到了驻地后,跟一直在驻地留守的几名中方员工一一互致平安,显得格外亲切。从驻地的房屋的外墙上留下的多个弹孔以及在人行道上捡到的大量的弹片可以想象到此处战争的激烈。根据几名留守人员在这次战争中的亲身经历和所见所闻,描绘了一幅较为全面清晰的这次武装冲突的场景。

1.事件背景

    南苏丹于2011年7月9日宣布独立,成为非洲大陆第54个国家,也是世界上最年轻的国家。从独立伊始,南苏丹国内就不断发生规模不等的部落冲突,不得安宁,国家建设一直难以进入议事日程。

    南苏丹总统基尔来自最大部族丁卡族,反对派领导人马沙尔则来自第二大部族努埃尔族。2013年7月,基尔解除马沙尔职务。同年12月,朱巴发生激烈武装冲突,总统府指责马沙尔图谋政变,引发基尔和马沙尔两派的长期争斗,马沙尔逃离朱巴。在国际社会的努力下,今年4月,马沙尔回到朱巴,与基尔共同参与组建了民族团结过渡政府。

    尽管组建了过渡政府,但战争的阴云并没有驱散。首先,南苏丹共有100多个部族。经过南北内战洗礼的南苏丹各个部族,枪支泛滥,暴力文化盛行,经常以武力解决部族间矛盾。其次,独立之后,财富和权力分配问题一直没有得到妥善解决。第二大部族努埃尔族的分布地区主要是石油资源丰富的南苏丹北部地区,所以希望在国家财富和权力分配方面获得优待,由此与丁卡族产生尖锐矛盾。

    自今年4月底南苏丹反对派领导人马沙尔带领部队返回朱巴以来,绝大部分人不认为其回到朱巴会带来真正的和平。事情的发展也正朝着人们担心的方向演化,先是抢车位造成摩擦,后来政府安全人员公开射击拒绝检查的反对派车队,紧接着政府安全人员对反对派安全人员实施追捕和暗杀,双方之间矛盾逐渐公开化且日趋激烈。据悉,反对派方面曾向政府提交正式信函要求提供100多名间谍名单,说明双方之间情报战场已经进入白热化阶段。与此同时,国际社会努力使双方遵照和执行和平协议,并在德国的帮助下成立了军警联合指挥中心,该中心每天组织召开由双方和国际社会代表参加的协调会议,双方曾各指派了一名将军参与此联合指挥中心的运作,但是机构刚刚搭建起来,无法发挥实质作用,每天参加会议的双方代表还曾抱怨一直没有收到工资。

南苏丹武装冲突备忘录 - 淡淡云天 - 淡淡云天

2.不祥之兆

    7月2日周六,南苏丹总统基尔的女儿结婚,副总统马沙尔参加了婚礼。就在这一天,马沙尔手下一名负责情报工作的上校军官在首都朱巴被杀,从而导致了政府与反对派矛盾的激化。

    7月4日周一,公司正常上班。但据当地人讲,政府军已经在朱巴设置了检查站,对过往车辆和行人进行检查。有消息称,有组织在秘密向朱巴运送武器。

    7月5日,由于通知有误,政府定于7月6日为公共假日,但公司通知为7月5日,因此这一天没有上班。7月6日上午,公司正常上班,但由于是国家的公共假日,下午就回驻地休息了。

    从7月6日开始,政府军方面在进出朱巴城区的主要路口设置了大量的检查点,检查点军警包括士兵、警察和国家安全人员,主要检查工作由国家安全人员进行,检查事项十分细致,所有通行车辆的后备箱和可以装有物资的角落,甚至包括个人的钱包等均事无巨细地检查。从经历过检查的中方人员得知,检查工作重点针对南苏丹人,对外国人乘坐车辆相对宽松,并且检查过程中比较文明,没有刁难和勒索等行为。

3.点燃战争的导火索

    7月7日,公司正常上班,下午17:30下班,公司驻地位于朱巴古德里路口约350米。从公司到驻地正常行车不到30分钟,但这一天下班途中,军警对所有车辆都要进行严密的搜查。中方最后一辆车到达驻地时已经是18点40了。可以感觉到,朱巴的安全形势不断升级。

    大家陆续吃过晚饭,在营区内散步。晚20点左右,古德里路口突然枪声大作,清晰的交火声大约持续了20分钟。营地中的中方人员在听到枪声后,快速向地下室转移躲避。

    第二天上午,从经过此路口的人员得知,路口一辆大巴横在路口中央,大巴上弹孔累累。结合不同媒体报道信息,可以将当时情景还原:反对派乘坐的一辆中巴从城外驶到路口后,拒绝接受检查,随之开枪,此时正好一辆大巴从另一方向行驶过来,大巴司机慌乱之下弃车而逃,反对派中巴也趁机返回其城外驻地。此事件造成了5名人员死亡,包括2名政府军士兵、1名路过的医生和2名政府安全人员,其中1名安全人员为政府首席谈判代表和总统顾问Nhial Deng Nhial的兄弟,反对派方面仅仅2人受伤。从事件的结果分析得出,反对派人员开了第一枪。

4.卫队激战总统府

    7月8日,由于安全原因,大家无法去公司上班,在营地待命。上午没有冲突发生,但下午在总统府外发生了激烈战斗,在战斗中马沙尔卫队官兵全部被击毙,事情的经过已经无法从当事人口中得知,事情的真相无法还原。按照政府方面的通报,事情的经过是这样的:

    7月8日下午,总统基尔召集第一副总统马沙尔、副总统瓦尼、内政部长和新闻部长等开会讨论7月7日枪击事件,寻求进一步调查和处理。按照基尔总统公开信和新闻部长描述,第一副总统马沙尔带了20车皮卡的卫队和一辆救护车来到总统府。在会议进行中,一名反对派军队中层官员(此人也是当时7月7日枪击事件反对派方面的负责人)来到总统府外,不知什么原因与基尔总统卫队发生了口角,在下午大约17:20分,这名官员开枪,进而引发了总统府外的激战。根据媒体报道,此次激战共造成271人死亡,其中,政府军士兵44名,国家安全局人员5名,平民32名,反对派武装人员190人。

    从战斗的结果分析,政府方面显然提前进行了准备。根据多名人员反馈信息,当时战斗发生后,总统府周围的巷子里迅速出现了许许多多政府军士兵,他们将马沙尔卫队全数歼灭。在战斗还未完全结束的时候,基尔总统、马沙尔和瓦尼在总统府召开联合记者会,三人均表示不知外面发生了什么。

    在事后基尔总统接受央视非洲台采访的过程中,基尔总统亲身展示了当时的情景:在战斗开始后,基尔总统带着马沙尔穿过一个房间,到达了一个相对安全的房间内,并制止了其卫队将对马沙尔采取不利的行为,基尔总统并在晚上11点多,派遣自己的卫队将马沙尔送回其驻地。按照马沙尔后来的说法,政府当晚准备将其逮捕或击毙。按照西方人的说法,政府方面迫于西方压力没有对马沙尔采取措施。各方纷纭,暂无法证实真实性。客观事实是马沙尔于当晚平安地回到了反对派驻地。

    从非正式消息来源称:马沙尔在去总统府前,应该估计到形势的严峻,因此带了21车的卫队到总统府外守卫,但只允许带两名贴身保镖进入总统府。就在总统府与基尔总统的会谈过程中,由于外面一名政府军的卫兵认出了一名马沙尔的卫兵正是7月7日在古德里检查站向政府军开枪的卫兵之一,随即发生冲突引发交火。

    在这起事件中,我们公司一名部门经理和司机正路过总统府附近的路段,遭枪击身亡,另一个石油公司一名当地员工也遭枪击身亡。

5.战争爆发

    由于朱巴爆发大规模武装冲突,为了安全,公司办公室关闭,大家在营地待命。7月9日是南苏丹独立日,可是整个社会氛围笼罩在7日和8日的激烈战斗中,街面被政府军严密把守和监控,总统府周围道路封锁。基尔总统发表了简短的独立日讲话,号召共同追求和平。根据各方渠道信息,当天政府军和反对派军队都在积极运送弹药和建设防御工事,在UN HOUSE附近可以很明显地观察到政府军和反对派军队构筑的防御工事和搬运到前线的弹药箱。甚至,联合国的维和部队曾在当天多次下令哨位站岗士兵做好随时到掩体躲避的命令。

    7月9日在营地没有听到枪炮声,似乎感到异常的安静。但安静得让人感到恐惧,感觉到一场战争即将爆发。

    7月10日上午8点左右,驻地周围就传来了枪炮声,大家快速转移到地下室躲避。公司驻地所处的古德里地区是原政府军和反对派武装控制的分界线,因此一旦双方发生武装冲突,这里将是双方战斗的前线,是整个朱巴地区最危险的区域。在地下室,依然能听到驻地周围剧烈的枪炮声,最严重的一次爆炸发生在7月10日下午14点左右,大家正在端着碗紧张地用餐,突然一声巨响,房屋和地面产生剧烈震动,有人一失手将饭盆扣在了地上。

    根据多种渠道信息,7月10日早上反对派兵分三路每路100多人攻击UN HOUSE附近的政府军检查点和驻地,致使大规模冲突开始。战斗很快蔓延到朱巴其他地点,包括机场、国防部和古德里地区等。目前还未了解到机场和国防部附近的叛军来自哪儿里,较为合理的一个推测是来自通平难民营内部,或者政府军内部存在小股反水势力。在10日上午的战斗中,反对派军队曾经一度占据了上风,将UN HOUSE附近政府军防线向城区推进,并占据了古德里大片地区。直到10日下午,通过武装直升机和坦克等重型武器,政府军才逐渐挽回劣势。到11日下午双方宣布停火时,政府军将反对派两个营地全部炸毁,反对派大部分撤退,部分反对派士兵混入难民营,政府方面获得了此次冲突的胜利。

    综合冲突结束后获取的信息,初步分析当时形势可能是这样的:8日晚上回到反对派驻地的马沙尔事感不妙,决定寻找合适时机离开朱巴。10日早上反对派军队主动攻击政府军,可能是为掩护马沙尔撤退,同时,开辟朱巴城内和古德里地区战场,同样是为牵制政府军势力,为马沙尔撤退做掩护。并且,从战后统计死亡人数大约在600名左右可以看到,反对派一半以上的兵力撤出朱巴。根据联合国方面统计,反对派来到朱巴的武装人员共有约1630人,其中近200人死于8日晚上总统府外的战斗中,简单计算可以看出,随马沙尔撤退出朱巴的反对派军队人数在800人以上。

    在枪炮声消停后,可以看到,在公司驻地外的马路上,政府军部署了大量的火炮,在古德里路口还部署了坦克。这里成了政府军的炮兵阵地。好在反对派武装没有重型武器,火力最强的是RPG(单兵式火箭炮),否则我们驻地后果将不堪设想。

南苏丹武装冲突备忘录 - 淡淡云天 - 淡淡云天

驻地外墙的弹孔

南苏丹武装冲突备忘录 - 淡淡云天 - 淡淡云天

 在驻地内发现的部分弹片

6.后续跟踪

    很不幸,2名中国维和营士兵在7月10日的武装冲突中不幸牺牲,据公开媒体报道:10日早上7点30分,南苏丹政府武装与反政府武装从联合国营区东侧向西侧持续交火,双方进行反复争夺,期间32发炮弹和大量子弹落入联合国营区,其中2发炮弹落入中国维和步兵营营区。在中国维和步兵营担负的哨位旁边有大量子弹打入。下午18时,经过激烈交火的双方重新开始部署后又再次激烈交火。由于交火过于密集,18时32分,一发炮弹正好击中中国维和步兵营位于难民营4号哨位的步战车,并在内部爆炸,导致正在执行任务的2名士兵牺牲,2名重伤,3名伤势较轻。

    由于此次冲突双方事前均有准备,政府方面及时通知了可能位于冲突战场的老百姓,比如古德里地区10日和11日早上就陆续有百姓带着家当向城内或者教堂转移,直到12日早上百姓才重新回到家中,因而最大限度减少了平民的伤亡,这也是冲突发生后国际社会没有对政府方面提出严厉质疑的一个方面。

    在此次冲突发生后,朱巴以外地区未见反对派军队配合此次冲突展开明显的袭击等行为。除在马沙尔老家Leer县和大赤道地区Yei、Mundri县等地有小规模冲突外,其它如Malakal、Nassir等地均较为平静。并且,位于朱巴以外地区的反对派军事将领至今未对此次冲突发表意见,非常耐人寻味。

    在11日晚上宣布停火时,马沙尔曾通过Eyeradio电台亲自发声,这说明当时其所处环境尚位于南苏丹移动电话公司信号所及范围内。根据反对派副主席的描述,自17日后已无法与马沙尔取得联系,反对派肯尼亚办公室也失去与马沙尔的联系。据此分析,马沙尔带领的军队进入到移动信号无法覆盖的地区,很可能在Lainya和Mundri县的丛林深处。并且,马沙尔及其军队未向以往携带卫星电话,或者卫星电话没有电力支持。当前,包括反对派在内的许多人对长期无法联系的马沙尔的安危产生了担忧。

    7月26日,南苏丹武装反对派前谈判首席代表塔班邓(Taban Deng Gai)宣誓就任第一副总统,取代了因近期冲突逃离朱巴的马沙尔。塔班邓誓言与基尔合作,包括废除和平协议中的一些条款,如反对派军队立即融入基尔总统的军队。和平协议规定两个军队需要经历18个月的过渡期,塔班邓建议废除该规定,一个国家、一个总统不能有两支军队。基尔表示他没有以塔班邓更换马沙尔的想法,该决定是苏人解反对派自身的选择,和平协议不能因马沙尔下落不明而搁置。

    忠于马沙尔的反对派官员称:“南苏丹95%的反对派继续由马沙尔领导,尽管基尔总统一直呼吁马沙尔返回朱巴,但忠于基尔的军队却在朱巴南部和西部丛林进行持续攻击,以追捕马沙尔。7月26日基尔还在从朱巴和Maridi等地派军进入丛林追捕马沙尔,数百名基尔的士兵在丛林中丧生,而且基尔一方为打击马沙尔反对派还出动了武装直升机任意轰炸森林”。

    7月29日,土耳其Anadolu Agency称,至少一万名忠于基尔的士兵在坦克和直升机的掩护下与其部队在朱巴周边进行了近三天的激烈战斗。结果是政府军有数百名受伤的士兵被送回了朱巴的医院,双方有数百人死亡。马沙尔警告,如果基尔的部队再次对其进行偷袭,第三方力量不能将双方部队分开,基尔不承认任命塔班邓为第一副总统是“非法”,他将下令要求其部队反攻朱巴。在南苏丹首都朱巴最近的冲突事件后,联合国安理会于7月29日决定延长在南苏丹的维和任务期限至8月12日。

 

 

 

周鼎潮

2016年7月31日于南苏丹首都朱巴

  评论这张
 
阅读(505)|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