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淡淡云天

走过一段旅程,留下一刻记忆

 
 
 

日志

 
 

朱巴机场的一天  

2016-07-02 19:39:28|  分类: 重饮尼罗水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到南苏丹工作后,休假是一件即让人高兴又揪心的事。每次休假前,首先要完成一套繁琐而复杂的审批程序。从开始申请休假到拿到回国的机票,一套程序下来,少则3天,多则4-5天。当然这还不是最操心的。更头疼的是每次出入境都要通过简陋破烂,拥挤不堪,异味熏天的朱巴国际机场。朱巴国际机场的国内国际航班共用一个面积100平米左右的值机棚,还有一个约100平米左右的候机棚。只要赶上有2个以上航班同时值机,整个机场就挤得水泄不通。加上南苏丹气候潮湿炎热,卫生条件恶劣,机场内充满着令人窒息的空气。又由于在进候机棚前,机场周围没有卫生间,因此,即使天气再热,去机场前也不敢喝水。

朱巴机场的一天 - 淡淡云天 - 淡淡云天

2016627日,是我来南苏丹工作后的第5次休假。将乘坐的是下午17:40朱巴到亚的斯亚贝巴的ET355航班。上午正常上班,主要是交接工作,由于IT部只有我一个外籍雇员,与当地雇员工作交接需要十分仔细。工作交接报告提前一周就开始准备,完成细致认真的工作交接,既为了我离开后公司的工作不受影响,更为了我自己回国后可以安心休假。

下午15:30来到朱巴机场,还好,今天人不多,不到30分钟就办好了登机和出关手续。这也是到南苏丹工作以来第一次这么顺利办理完出关手续。17:00左右,ET355航班开始登机。登机前,对旅客的行李又进行了一次严格的安检,安检人员把眼镜盒、钱包、笔记本电脑、相机等随身携带的行李包里的所有东西都翻了个遍。由于安检速度慢,我基本上排在最后,也不着急,自己没什么行李,也不担心登机晚了上去没地方放行李。等我过了安检,已经快18:00了。走到停机坪上,四处张望,怎么看不到埃塞航空公司的飞机。正在犹豫着,一个工作人员对我喊着:“A-Sky, A-Sky”。我朝工作人员手指的方向望去,一架标着”A-Sky”的白色飞机停在约200米处。登上飞机后,机上的机组人员还是埃塞航空公司的。我的座位是最后一排的最后一个座位-25J。飞机的座位已基本坐满了,行李架也塞得满满的,我只好把行李包塞在座位下。从空服人员那知道,“A-Sky”是埃塞航空公司下属的一个航空公司,由于原定的飞机有其它任务,就临时征用“A-Sky”的这架飞机执行这个航班。

飞机很快在跑道上滑行,掉头,准备起飞。当一阵引擎的轰鸣后突然又停了下来,然后飞机又慢慢滑行到原来的停机坪。我问旁边的空姐,只是回答说:“the captin want to confirm something – 机长需要再确认一些事。开始以为是安检的问题,因为这次安检是我来南苏丹工作以来最严格的一次,估计是有什么情况发生,需要进一步的检查。直到看到一帮地面工作人员走上飞机,扛着修理箱,在驾驶舱进进出出,才知道,一定是飞机出现机械故障了。飞机发动机时开时关,飞机上也没有空调。半个多小时候,才通知大家带上随身物品下飞机。跟着人群,走出机场。这是天已经黑了,大家在机场外等候消息。由于机场内外都没有卫生间,有些内急的人就在广场边解决了。

又过了半个多小时,才正式通知今天的航班取消,明天上午8点再电话确认起飞时间。旅客们逐渐散去,埃塞航空公司派来了两辆小面包车停在机场外的路边,准备接需要安排住宿的旅客到宾馆住宿。我也准备去埃塞航空公司安排的宾馆住宿,这样一切都比较方便,但同行的两位同事都坚持要回中石油驻地,这样,我们就一起回驻地休息了。

28日上午8点,我们再次来到机场。机场外的空地上熙熙攘攘,到处是等着赶航班出行的人们。在人群中穿行,偶尔能看到昨天同一航班的旅客,经过昨天的折腾,大家似乎已经都有点面熟了。到值机柜台换了登机牌后,大家在机场外的空地上等待消息。机场里面挤满了人,很多警察在维持秩序。每天上午9点左右,是机场一天中最繁忙的时间。有去肯尼亚、乌干达2个国际航班,还有一些国内航班和联合国的飞机都在这个时间段起飞。旅客们都挤成一团,根本无法按飞机起飞顺序安排旅客先后进站。基本上就是一块挤进候机棚,然后挤到停机坪上,各自找自己要乘坐的飞机登机,哪个航班旅客到齐了就起飞。真没见过这么乱乎的机场,简直就跟逃难一样。

朱巴机场的一天 - 淡淡云天 - 淡淡云天

 登机牌是手写的,还是原来的座位,但航班号改成了ET2355,有点第2天起飞的ET355航班的意思。由于候机的旅客太多,机场内人满为患。埃塞航空的航班又急着起飞,但大部分搭乘埃塞航空航班的旅客还在机场外等着。乘坐该航班外国人,大多没有体力,也没有胆量跟当地人去挤。似乎是埃塞航空公司有点着急了,工作人员联系了机场的VIP通道。我们一帮人高兴地转向旁边的VIP候机室门口,刚有一部分人进了VIP候机室,这时来了一个警察,二话不说就把我们赶到一边,然后把已经进入VIP候机室的人也都赶了出来。这时,在机场外候机的人已经不多了,主要就是剩下我们这些体力差,又胆小的几个外国人了。随着人群,慢慢挤进候机棚内,机场内还是挤满了人,登机的队伍从候机棚一直排到值机棚,还在值机棚里绕了两圈。狭小的空间,爆满的人群,令人窒息的空气,考验着每个人的承受力。

由于排队时间太长,航空公司的工作人员很是着急,又找了警察,想让我们几个乘坐埃塞航班的旅客优先进站。这个警察可能是同意了,埃塞工作人员把我们几个人从队伍中拉出来,另外排一个队,从侧面进去。但事与愿违,其它几个值勤的警察坚决不同意,还一定要把我们赶到队伍的最后去排队。我们想回到原来队伍的位置,其它排队的旅客倒也没意见,可是警察不干,拼命找我们的茬,什么护照有问题,需要重新办理出境手续等。人在屋檐下,为了避免产生更大的冲突,只能陪着笑脸说些好话,费尽口舌总算让我们回到原来的队伍等候进站。

朱巴机场的一天 - 淡淡云天 - 淡淡云天 

穿过候机棚,又一次走进停机坪,看到了还是那架白色的“A-Sky”飞机。朝着这架飞机走去,最后一个登上飞机。飞机上的人们似乎都已经等得不耐烦了。我走到最后一个座位坐下,系好安全带,舱门已经关闭。飞机开始滑行,掉头,加速。经过一天的折磨后,身心憔悴,心想,如果飞机还出现故障,就是飞到空中掉下来,也不要再回去折腾了。飞机在10:30分顺利起飞,2个小时后安全到达亚的斯亚贝巴机场。飞机安全降落时,机舱里顿时响起了热烈的掌声和欢呼声。

 

 

                                                       2016年06月30日 于北京

  评论这张
 
阅读(237)| 评论(4)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