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淡淡云天

走过一段旅程,留下一刻记忆

 
 
 

日志

 
 

《失孤》观后  

2016-03-19 19:31:19|  分类: 生活杂记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来南苏丹工作后,每次休假往返都搭乘埃塞俄比亚航空公司北京亚德斯亚贝巴的航班,在12小时的飞行途中,只能靠观看飞机上的电影消磨时光。在上次从北京返回朱巴的途中,偶然间翻到了《SHIGU》的电影,没有听说过,更不知道电影的内容,电影的简介中了解到该影片是由刘德华主演的寻找被拐儿子的故事,就继续往下播放。直到电影的最后,才在字幕中打出电影的中文名《失孤》,并说明该电影是根据真实的故事改编。

刘德华扮演的雷泽宽的原型是郭刚堂,45岁,山东聊城人,1997921日,郭刚堂两岁幼子郭振走失,从此踏上了漫漫寻子路。陪伴他的,是一个印有郭振照片的旗子和一辆更换了十几次的摩托车。十几年中,为了寻找郭振,他骑摩托车找遍全国除新疆、西藏外的所有省份,行程逾40万公里。18年过去,儿子郭振至今仍未找到。

《失孤》的故事很简单,像是一个纪录片。刘德华和井柏然出演两个孤独的人——寻找被拐儿子的父亲雷泽宽,和寻找亲身父母的被拐儿童曾帅。他们孤独的,充满宿命感的,逡巡着、撒摸着、蹒跚着,骑着摩托车,扛着寻找被拐儿子的小旗,行进在当下中国,一路乱麻一样的足迹。

就影片而言,《失孤》不是一部商业性和娱乐性强的电影,不刻意在情节和戏剧冲突上用力,而是保留了很多原型人物和故事看似平淡的生活质感和纪实性,并通过细腻的叙事和表演细节,突出了雷泽宽、曾帅以及曾帅父亲(孙海英饰)等老中青农民形象。影片没有催泪的情节,但也不失走心之处,尤其是高潮戏——曾帅终于回家、亲人抱头痛哭,人群中穿着一身老土西服的雷泽宽也哭得像个泪人,颇具情感穿透力。

丢失儿子的雷泽宽,没有真实姓名的曾帅,他们似乎都失去了愤怒的权力,只有在寻找的过程中,才能对得起自己的身份。当他们必须开始寻找之时,一段一段的路、一时一地的憧憬、越来越高的期待和沮丧,空荡荡失意后的归程,在现实中,往往得不到广泛的社会救济。从这个角度讲,《失孤》立意不错。事实上他们还是愤怒的,但又不能表现对现实的抱怨。所以只能用雷泽宽和老僧的对话作为影片的结束。两个多月过去,电影中很多的情节已经淡忘了,而这段对白至今让我记忆犹新。

在影片的最后,雷泽宽送走了曾帅,骑着摩托车,行驶在继续寻子的路上。迎面过来了一群僧人,雷泽宽下了车,跟随僧人来到一片小树林,雷泽宽和老僧有着这样的一段对话:  

雷泽宽:已经找了十八年了,我应该继续寻找吗?

    僧:他来了,缘聚。  他走了,缘散。你找他,缘起。你不找他,缘灭。

雷泽宽:找了这么多年,为什么找到的都是别人的孩子?

    僧:走过的路,看过的人,各有其因,各有其缘。

雷泽宽:他还活在世上吗?

    僧:每一寸土地,都生过,死过。每一个众生,都做过你的父母。多行善意,缘聚自能相见。

曾帅找回了自己的本来姓名与故乡,而现实中的雷泽宽继续在寻子的路上。如果仅凭个人的力量而没有全社会的高度重视,这样的悲剧将在当今的社会上不断上演。老僧的阐释和开解,也仅仅是在茫茫暗夜中,对行于沧海的一叶孤舟上的人的些许慰藉罢了。

 

 

 

周鼎潮

2016年03月19日于朱巴

  评论这张
 
阅读(188)|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