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淡淡云天

走过一段旅程,留下一刻记忆

 
 
 

日志

 
 

魂断喀布尔 - 纪念李斌  

2013-11-20 03:06:46|  分类: 漫步阿富汗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今天是李斌在阿富汗遇害后的第103天,也是他的生日。李斌的弟弟昨天特意从国内专程来阿富汗祭拜他的哥哥。李斌是我在阿富汗认识的第一位浙江老乡,也是我在海外认识的唯一一位来自浙江缙云的老乡。我们是在201211月的一天在喀布尔一个餐馆吃饭时偶然间认识的,他的公司在阿富汗首都喀布尔,主要从事民间贸易及一些去中国的旅游业务。我主要在油田现场工作,距喀布尔有700多公里,所以我们也很少见面。我每次回国休假路过喀布尔时,我们都会联系一下,如果方便他就会跑过来见一面。

   李斌是201388日在喀布尔自己的住处遇害的,至今已经三个多月了。由于事件中还有一名失踪人员下落不明,阿富汗方面对此事件还没有一个调查结论,因此一直没有将自己对这一事件的所听所想写出来,以免引起不必要的麻烦。三个多月过去了,也许绝大部分人们对这一事件已经淡忘。作为李斌的老乡和朋友,在此将自己对这一事件的了解记录下来,以此作为对李斌的纪念。

 

不祥之兆阿亮的哥哥阿东在我们油田营地做工,油田离阿富汗首都喀布尔有700多公里。88日下午2点左右,他给在喀布尔的弟弟阿亮打电话,却怎么也打不通。他只得打电话给在弟弟附近居住的邵氏俩姐妹,邵氏姐妹告诉他,阿亮他们中午和李斌聚会喝酒了,酒后就在李斌的住处休息,可能是酒喝多了,还没睡醒。下午6点过后,电话还是不通,阿东就让邵氏姐妹过去看看。邵氏姐妹俩在下午7点左右离开住处去李斌居住的地方找阿亮。然而,不到一个小时后,邵氏俩姐妹的电话再也打不通了。一种不祥的预感油然而生。阿东一夜无法入睡,第二天一早就租车赶往喀布尔。

 

魂断喀布尔89日上午,李斌的维吾尔族助手到李斌的住处找李斌,只见门锁着,敲不开门,电话也联系不上,就找到了平时比较熟悉的一个中国人。他们一起敲门没有动静,电话也不通,感到有问题。就到附近的警察局找来一名警察,警察来后,砸开了李斌的房门,首先看到的就是一个阿富汗保安的尸体。警察保护现场,维族助手到警察局报案,另一名中国人赶往中国使馆通报。等警察和中国使馆人员再次进入房间后,又发现了邵氏俩姐妹和李斌的尸体,从而引发了这起震惊喀布尔中方人员的恶性刑事案件。这一事件共有4人死亡,两人失踪。

   就在警察对这一事件进行调查时,从美国驻阿富汗使馆向中国使馆传来消息:一名被绑架后逃生而受伤的中国人正在一个美军基地进行治疗。在使馆的协调下,这名逃生的中国人移送给在喀布尔的一个地方看护。他就是这起事件中两名失踪人员中的一名,一个中资建筑公司的小陈。


逃生者的叙述201388日中午,当地过开斋节,李斌租住的当地办公楼内无其他办公人员,李斌在此宴请几个中国朋友吃中饭。中午一起吃饭的有5人,他们是李斌,做家具生意的阿亮,建筑公司的小陈,以及邵氏两姐妹。中午吃完饭后,邵氏两姐妹离开,其余人员留下午休。
   午休期间,李斌睡阳台凉席,小陈睡在李斌卧室,阿亮睡另外一间卧室,三人中间有一个小客厅,相互分隔。大致在中午2-3点,小陈午休中被枪声和吵闹声惊醒,还在床上躺着的迷糊状态,就喊了一句,搞什么呢,瞬间就被冲进来的阿富汗人重拳击晕,口鼻流血,按倒在地上,同时被打针后昏迷,并被捆绑。

   根据小陈的介绍,三名绑匪,身高均在1.75米以上,其中一人他似乎在那里见过,但是没有深刻印象也无法回忆过多。他对两名绑匪的面像深刻,可以当场辨认出来。三名绑匪中,有一人身上穿浅黄色马甲外套。他们三人身上随身携带的现金,都被绑匪搜走,三名绑匪完全都是当地人口音和习惯。
   大约在下午傍晚时分,小陈在昏迷中慢慢苏醒,根据其他证据显示,应该是当地时间下午7点至8点之间,小陈听到是邵氏两姐妹在敲门,敲门时间比较长,能感觉到开始绑匪不想开门。后来邵氏两姐妹敲门声音,动静等越来越大,估计绑匪担心被发现,随后突然开门,小陈只听到惊叫声和少许搏斗声音后,就没有声音了。
   到了晚上大约9点左右,小陈和阿亮分别被装入楼下阿亮开过来的车中,小陈当时已经清醒,能感觉到被押往离现场5分钟车程内的另外一处地点关押。
   第二天上午,89日,小陈和阿亮被再次打针后,绑匪将他们两人套上阿富汗妇女的罩袍,用阿亮的汽车,前排坐两名男人,中排座坐一名年轻妇女及阿亮和小陈等三人,后排坐着两名阿富汗小孩。
   行使途中,阿亮和小陈逐步恢复知觉,小陈观察到车辆在向喀布尔西南方向的卢格尔省行进,途中在遇到检查站时,小陈还试图掀开罩袍希望引起路检警察的注意,无果。继续行进后,小陈和阿亮两人同时开始和车上人员搏斗,车辆行进中开始左右摇摆,车速减慢,小陈因为在靠近门边乘坐,隧撞开车门,强行跳车后滚下路基,跳车时看见阿亮正在和前排座位的绑匪搏斗。
   小陈滚落路基后,浑身带伤,发现前方有一群阿富汗人,隧向人群跑去,希望能得到救助,当时其浑身上下带血,特征明显。人群中有人告诉他前方有一个美军基地,但是当地人并没有主动开车带他,也拒绝了他的求助。后来他被迫自行跑入美军基地,在美军基地其受到了较好的治疗和接待,美军态度也很好。随后美军基地报告给美国大使馆,由美国大使馆在9日中午12点左右通知中国大使馆,说一小时前一名被绑架的中国人已脱险,受到强烈刺激,有严重外伤,精神处于异常状态。后经中美使馆的协商,小陈被送回喀布尔交给中方人员看护。

 

现场还原根据逃生者的供述,88日中午,李斌约阿亮、小陈、邵氏俩姐妹聚餐,聚餐后邵氏姐妹俩回家。其余三人留下在李斌住处午休。午休时,大约在下午2点左右,有三名阿富汗人携带消音手枪和麻醉针从窗子闯入李斌的住处,迅速控制了李斌等三人,并在胁迫李斌打开保险柜后将李斌击毙,同时对阿亮和小陈进行麻醉后捆绑,准备在天黑后将他们带离。下午6点左右,邵氏两姐妹受阿东之托来找阿亮,敲门未果。就找来了楼下的保安一起使劲敲门。依然躲在房间里的凶手怕事情败露,开门将他们三人迅速控制并杀害。

  

对李斌的回忆第一次见到李斌是在201210月份,我刚到阿富汗不久。记得是一天下班后,据说是有位新到喀布尔的新华社记者想和大家认识一下。我们就到附近的一个餐馆一起吃晚饭,饭桌上共有8个人,在闲聊中就认识了这位同样来自浙江缙云的老乡李斌。李斌为人热情,是在阿富汗做生意的个体商人。在我的映像中,李斌结交广泛,生意做得也比较大。

  我和李斌的住处很近,也就50米左右,所以李斌到过我的宿舍几次。我们工作性质不同,工作上没有交集,所以一般我们也就是聊聊家常。李斌也邀请过我几次,让我跟他出去逛逛,但由于我们外出有严格的纪律约束而没有出门。据李斌介绍,在阿富汗的浙江老乡很多,使馆、中兴、华为等大型企业及个体商人中都有不少是浙江人。说实在,我在国外工作这么多年,去过很多国家,阿富汗是中国人中浙江老乡比例最多的一个地方,这也是我第一次在海外碰到缙云老乡。

        2013春节后,李斌从老家回来,给我带来了很多老家的传统小吃,当时我在油田现场,他就托人将这些小吃带来了现场,很是感动。20137月底,李斌从国内返回阿富汗, 而我正在国内休假。85日,我刚打开QQ,就发现了李斌的留言,说从老家给我带来了一些梅干菜,担心我在现场饭菜不好,让我带一些到现场吃。我给李斌回话,李斌的QQ头像很快亮了起来。我们在QQ上聊了几句,没想到,这就是我和李斌的最后一次联系。

        89日,我刚打开计算机,就看到了一条新华社驻喀布尔发来的新闻 88日,阿富汗首都喀布尔发生一起袭击事件,三位中国公民不幸遇难,另有两名中国人失踪。我赶紧打开QQ,看看阿富汗同事的消息。QQ上闪烁着一个朋友的头像,一点开就发现了这个让我震惊的噩耗。

 

魂归故里对于李斌的遇害,感到十分痛心,他是我十几年来在海外遇到的唯一一位缙云老乡。我于2013822日回到喀布尔,李斌的遗体于当天火化。823日,李斌的家人带着李斌的骨灰回国。李斌遇害后,我每天都在关注着事件的最新进展,尤其是阿富汗警察局对另一位失踪老乡的调查和进展情况。对于侦破这样一起刑事案件,在我们国家也许并非难事,但对于依然处于战乱且武装派系林立的阿富汗,案件的告破将是十分渺茫。

   愿至今依然下落不明的老乡早日平安归来。

   愿李斌回家乡安息。

 

   (经李斌家属的同意并做适当修改后,上传到此博客)

 

 

 

2013年11月19日于阿富汗

  评论这张
 
阅读(508)| 评论(3)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