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淡淡云天

走过一段旅程,留下一刻记忆

 
 
 

日志

 
 

叫您一声“嬷嬷”-- 女儿心中的奶奶  

2012-09-17 11:46:28|  分类: 我的家乡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提起奶奶,很多像我一樣的華人90後往往都會說:我是我的奶奶帶大的。聽到這些話的時候我總會遺憾地記起,從出生到現在,我只有見過奶奶4次,分別是:9歲,10歲,19歲,20歲。最後一次是在三個月前,這也是永遠的最後一次。

    就是那麼剛剛好,我和爸爸媽媽回去浙江老家幾天之後,奶奶的「胃病」犯了。與一年來斷斷續續的胃痛不同,這次,我們親眼看到奶奶從正常吃飯,到只能吃軟的東西,最終只能咽下牛奶,前後不過十天。爸爸把奶奶勸到醫院,卻如晴天霹靂般發現,十天前還精神矍鑠,每天堅持自己買菜、燒飯的奶奶,其實已經是胃癌晚期的病人。

    畢竟沒有從小被奶奶帶大,我沒有資格說我像爸爸、叔叔一樣焦慮、憂心,但是對這件事極為驚訝。來到醫院看到奶奶在病床上剛剛做完手術直喊痛的樣子,抑或是術後禁食期口乾舌燥,呼吸沉重的樣子,我的腦海中,與奶奶在一起為數不多的時光一一閃現:九歲時第一次「回鄉做客」,奶奶一邊不斷給我拿零食讓我吃喝,一邊講了很多話,我說我聽不懂,可是她聽不懂我說的「我聽不懂」;一年後奶奶來我家,和我睡一張床,我早上提醒她褲子里的硬幣掉到床上了,她卻把那一把硬幣都塞到我的書包裡;去年聖誕節回去,我宣佈挖到了三個冬筍,可以做到午飯裏面,奶奶看到我的冬筍三個加起來還不夠吃一口,哈哈大笑;還有就在那天的一星期前,我爬到奶奶家荒廢很久的二樓,向天井扔碎瓦片,奶奶以為是老鼠......一個個場景都如此生動!

    十一年來,奶奶在我心目中,永遠是頭髮銀白,總愛笑,腳力很好,大聲講著我聽不懂的話,而且最常對我說的一個字是「食」,意思是給我東西吃......總歸,她是健康的,快樂的。但是,她躺在病房裡呻吟,卻是現實。爸爸自從奶奶進入醫院,一直憂心忡忡:「這可能是妳最後一次見到奶奶了」「醫生說奶奶活到75歲,這種情況也不必太傷心了」「妳長大後見到奶奶兩次,記住奶奶的樣子了就好」「其實奶奶幾天前說過,不知能否度過今年」......我聽到這些話,第一個想到的居然不是傷心,而是安慰爸爸。因為確確實實地在我心中,胃癌是最好治愈的癌癥了,先前熟識的一個叔叔就是從胃癌康復,現在是完全健康的人。「奶奶會好的」這句話不是自我安慰,而是篤信。

    匆匆踏上回北京的列車,一路不斷與醫院里陪床的叔叔嬸嬸聯繫。血壓、心率、呼吸,各項指標一切正常,也開始間斷進食流體食物。爸爸言語中也開始有了希望:「格格很喜歡吃奶奶燒的炒米粉吧,只要奶奶康復了,以後還能吃到呢!」而我心中相信的「奶奶會好」則是更加堅定了。回到北京,爸爸媽媽幾天之後又不放心,回去看顧奶奶十幾天,我則奔波於駕駛學校、託福機構之間,但也常在每日餐前、睡前的禱告中求主保守奶奶的身體。

    後來,爸爸回到國外,媽媽幾天後也回來北京陪伴我,而老家傳來的消息卻常說排出物異常之類的話,我也只當這是治療中發生的小插曲。直到有一天,我照例早起,匆匆吃著早餐,準備趕六點四十五分的班車去學駕車,媽媽卻與平常大相徑庭。她最終還是選擇直接告訴我:六個小時之前,你奶奶,沒了。我的第一反應仍然不是傷心,而是驚訝。半天多的駕駛訓練中,教練照例在副駕駛座位上打電話發短訊,我照例熟練地貼庫倒庫移庫。機械式的麻木動作之餘,我提醒自己:奶奶今天去世了,我再也見不到她了......可是不知如何,我還是沒有真正領悟,或者說是接受這一點。從查出癌癥到過世,一個多月而已,這真的很突然——前一天,我還堅持相信她會好,我的的禱告詞還是「讓她快快好起來」而不是「讓她活下來」。這種感覺一直持續,我聽到媽媽告訴我奶奶去世,聽到爸爸電話那邊哽咽的聲音,我把點綴著紅色絲絨球的黑紗戴在袖子上,但是,潛意識中,我並沒有感覺下一次回到浙江,奶奶再也不會把甜牛奶、米花糖塞到我手裡了。對於一件事,知道,相信,但是意識並不跟進,難道是潛意識中的「不願意相信」?

    我回到了香港,爸爸回國送走了奶奶也又飛回了中東。今晚爸爸Skype我,說現在還沒有從失去母親的痛苦中走出,而我要說的是,我現在還沒有完全能接受我認識的人,一個對我笑,總勸我多吃東西的人已經去了。的確,從出世到現在,整20年,「死亡」對於我來說,只限於新聞、書籍、電視和街坊鄰居的口耳相傳中。一個熟識的人,一個我的直系血親與這個概念聯繫到了一起,倒是潛意識的「不願相信」了。不禁自嘲還是沒有閱歷,人生中各種事情,各種感受,我在象牙塔中的區區二十年,又能經歷多少呢?

    爸爸說,奶奶很為我自豪。 

    爸爸還說,我能回去奶奶已經很高興了。

    爸爸問我,有沒有甚麼話想要對奶奶說。我說,沒有想好怎樣對奶奶講話,不如寫一些關於奶奶的回憶吧!確實,奶奶生前,因為語言不通,我和她的交流基本限於手勢和傻笑。她過世,我又如何組織語言對她講話呢?這一分鐘,這篇回憶已經寫到尾聲,我卻突然知道要對奶奶說甚麼了。堂弟堂妹由奶奶看著長大,比起他們,我自然與奶奶的關係顯得生疏了。既然奶奶一直想念我,惋惜和這個孫女相處甚短,我能想到的最好的話,就是學者堂弟堂妹的樣子,用奶奶聽慣了的最親切的家鄉話喊她一聲:「嬤嬤」。

  评论这张
 
阅读(610)| 评论(3)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