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淡淡云天

走过一段旅程,留下一刻记忆

 
 
 

日志

 
 

母亲的微笑  

2012-08-16 03:13:26|  分类: 我的家乡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古语讲:树欲静而风不止,子欲养而亲不待。伊拉克时间2012年8月15日晚上8点,我吃过晚饭不久,就给在医院陪护母亲的弟弟拨了一个电话,而电话中传来的是弟弟的哽咽声。我顿时泪如泉涌,放下电话,在电脑前一遍遍翻腾着母亲的照片。每张照片都激起我一段对母亲的难忘的记忆,每张照片都让我回忆起和母亲在一起的一段幸福的时光。忠孝不能两全,这是一个海外石油人最不愿看到又不得不面对、不得不承受的伤痛。泪水、照片、记忆和伤痛就汇成了这段文字。

我从1978年上高中时就离开家,那时起,每年只有寒暑假才能回家了,从此,我和父母亲就是聚少离多,因此,对母亲的记忆,主要还是上高中前的那段时光。在我的记忆中,母亲是一位善良而勤劳的农村妇女。从我懂事记忆到我上了高中离开家,似乎没有按过母亲的打骂。母亲是一个十分勤劳的人,我小时候,母亲体力很好,上山砍柴、挖草药、摘毛栗、采山楂、采茶叶、摘橡子等样样都干。最辛苦的还是去卖柴,柴市离我们村10公里,每5天一次集市,只要天晴,母亲每隔5天就要挑柴到集市去卖。这些柴都是母亲从很远的山上挑回来的,为了能卖个好价钱,总是从山上挑回来的柴中,挑选一些最好的送到柴市去卖。卖柴都是深夜出发,早饭前要赶到柴市。卖柴回来,还要上山挑一担柴回家,为下次卖柴做准备。我是在上初中后,加入了卖柴的行列,因此,对卖柴的艰辛深有体会,那也是我一生中最艰辛的一段经历。在我的映像中,母亲是全村最能干、最勤劳的一位妇女。

在我小时候,尤其是上小学那些年,由于历史的原因,家里成份不好,我们兄弟三人,还有奶奶,父亲只有规规矩矩在生产队干活,由于那些年是农村大集体,劳动效率低,靠父亲在生产队的劳动收入根本无法养活我们这一家子,所以养家的经济来源还要靠母亲的这些副业收入。为了贴补家用,我在上小学三年级就开始放羊,一直到上高中离开家,才交给了弟弟。

到了1980年,农村实行了包产到户后,父母亲把分到的土地视如珍宝,在农忙季节,没日没夜地辛勤耕耘着。在父母的辛勤劳作下,粮食问题才得到了解决,生活从此逐渐好了起来。1981我离开家乡,来到了武汉上大学。当年报考了地质专业,主要是为了找个野外工作,能有较高的收入,以便尽可能多地挣钱养家,减轻父母的辛劳。

1988年我研究生毕业,来到了位于河北的一个石油勘探队工作。1990年春节,我带着爱人一起回了老家。从北京到浙江金华坐火车特快需要28个小时,为了买到回家的卧铺车票,我在北京的西直门售票处排了整一晚上的队,冻得浑身发抖。那种艰辛真是难以忍受,不堪回首。由于交通的困难和工作繁忙,在后来的10多年中就基本没有回家,只是1994年秋天有次去江苏出差,顺便回家小住了几天。 

母亲的微笑 - 淡淡云天 - 淡淡云天

 大学毕业后第一次回家,第一次有了父母的照片,1990

 

母亲的微笑 - 淡淡云天 - 淡淡云天

 第一张全家福,1990

1997年我到了苏丹工作后,一直想找个机会带女儿回家看看,可是,不是女儿上学就是我在国外,很难找机会一起回家。就这样一直拖到了20016月,正当我们计划着女儿暑假一起回家时,噩耗传来,父亲在离我计划回家前的半个月去世了,给我留下了终身的遗憾。10多年过去了,每当想起这段经历,总会忍不住流泪。 

母亲的微笑 - 淡淡云天 - 淡淡云天

 第二张全家福,2001

为了尽力避免再次遗憾,我下了决心,将在今后的日子里,只要有机会就要回老家,回去多陪陪母亲。20028月,乘我在国内休假期间,把母亲接来了河北,并在北京玩了几天。由于我在国外工作,在国内休假时间有限,在我回苏丹前,给母亲买了机票,送母亲上了回浙江的飞机。这是母亲第一次出远门,也是第一次坐飞机。 

母亲的微笑 - 淡淡云天 - 淡淡云天

母亲在北京首都机场,2002

尽管多次下决心要回家,然而回家的路依然如此漫长。由于工作的频繁变动,几年间辗转了3个国家,直到200710月,才有机会踏上回家的旅途。我一回到家,母亲就微笑着抱怨说:“你说了每年都要回来,可是这一走又是5年。”这时的母亲已经显得苍老了许多,可是她一直在辛勤地劳作,种地、捡栗子、编竹垫等,每年还能挣几千元钱。我每年寄给她的钱几乎一分不动地存了起来。2009年后,我来到伊拉克工作,休假有了规律,回家也逐渐多了,每年能回家一到两次。每次回家,我们一起聊天、做饭、逛市场、下地干活总是形影不离,母亲当然是发自内心的高兴,脸上总是挂满微笑。然而,正当我们有时间享受天伦之乐时,病魔已悄悄侵袭着母亲年迈的身体。 

母亲的微笑 - 淡淡云天 - 淡淡云天

 母亲在编竹垫,2011

201268日,我们一家三人从北京乘K101次火车,于610日凌晨到达浙江缙云老家。母亲知道馄饨是我最喜欢的小吃之一,尤其是老家的馄饨。母亲在10日一早就为我包了馄饨,我刚起床,就给我煮馄饨吃。我第一碗没吃完,又煮了第二碗。等我们吃饱后,母亲自己也吃了16个馄饨。早饭后,母亲捧出一大瓶茶叶给我看,我打开闻了一下,茶叶芽尖白嫩,绒毛均匀,味道清香。母亲告诉我,在清明前,她还带着我的两个姨上山采茶叶,由于采的茶叶多,找人用机器炒制后都送给了她们。由于用机器炒制茶叶,都要放入少许的蜡,不是很好。后来母亲又专门上山为我采了一些茶叶,并亲手用手工炒制后准备给我带回去。这些茶叶都是野生的,没有任何的化肥和农药,是真正的绿色食品。看着母亲精神好,饭量也不错,根本不会怀疑母亲的身体会有什么问题。在我回家的这段时间,来家里走动的亲戚也比较多。乘着人多热闹,我们在母亲居住的房子里吃了一顿团圆饭,这是我们家以母亲为核心的家庭成员中,人员最多最齐的一顿团圆饭了。

母亲的微笑 - 淡淡云天 - 淡淡云天

 以母亲为核心的家庭成员最多、最齐的团圆饭,2012

 

母亲的微笑 - 淡淡云天 - 淡淡云天

以母亲为核心的最后一张全家福,2012

在接下来的日子里,我一直和母亲一起吃饭、聊天。但发现,母亲的饭量一天比一天少,每顿只能吃一些稀饭。母亲的解释是,由于我回来了,就不干活了,整天在家休息,所以饭量就少了。可是发现母亲有时甚至吃稀饭都要卡喉咙,每次卡了喉咙,都要经过拼命地咳嗽才能吐出来。但每次问她,说就是有点卡喉咙,也没有感觉任何疼痛。几天后,稀饭都不愿意吃了,每顿饭只喝牛奶。我感觉到问题越来越严重,就给在县医院当医生的高中同学打电话,大致介绍了病情。同学也毫不讳言地告诉我,初步判断为食道癌或贲门癌,这种病发展很快,需要尽快来医院进行确诊。同学的话犹如一个晴天霹雳!我和两个弟弟商量后,极力劝说母亲,让母亲同意去医院检查一下,以便对症治疗。

母亲患胃病已经有两年多的时间,开始以为胃炎,胃疼发作时,输点盐水就不疼了。后来以为胃溃疡,每次去医院拿点胃药吃一下也就就没事了。母亲最怕去医院检查,尤其是极力拒绝做胃镜检查,病情就这样耽误了。而发现吞食困难出现在今年年初,曾经有一次吃饭时卡了嗓子,费了很大劲才咳出来。当时以为只是米饭太硬,自己年纪大了,不适合再吃这么硬的米饭了。大家劝她去医院检查一下,但怎么劝说就是不愿意去。自从那次以后,母亲饮食就以稠粥为主。母亲一直种着地,就在我这次回家的那些天,还经常去锄地,体力似乎并不比我差。面对这样身体,怎么会怀疑她老人家已经是癌症晚期!

在大家的极力劝导下,母亲终于同意去医院检查身体。我和弟弟于2012618日送母亲入院检查,胃镜检查和原先怀疑的基本一致,贲门癌晚期,已经扩散到整个胃体,需要进行手术切除。母亲虽然看不懂诊断报告,但当母亲知道要住院并需要进行手术治疗时,就十分肯定自己得了癌症,并强烈坚持要回家。在我们兄弟两人、亲友、同学和医生的极力劝导下,才勉强同意住院治疗。并对我说:“儿子,我同意治疗不是为了治病,这种病是治不好的,动手术只能增加痛苦。我答应做手术是为了你能安心,是为了你以后能安心出去工作。”面对母亲的话,我只有流泪。

2012621日医院为母亲做了胃切除手术。22日母亲清醒过来后,看见我在病床前坐着,第一句话就是:“你走吧,我没事,你回去工作吧”。刚说了这句话就喘着粗气不能继续说话了。从此,只要母亲能挣开眼睛,看见我说的第一句话就是:“你怎么还没有走”。为了母亲不再为我的工作担心,能安心修养,我于23号下午乘火车回北京,留下两个弟弟照顾母亲。

母亲的微笑 - 淡淡云天 - 淡淡云天

 病床上的母亲,2012

几天后我回到了伊拉克,每天保持和弟弟通两次电话,知道母亲的病情在手术后出现了新的问题,于是调整了休假计划,准备尽快回家看看母亲。在通电话时,弟弟将这事告诉了母亲,母亲就要过弟弟的电话,告诉我别担心她,要好好工作,她很好。此后,每天我们通话,只要她醒着,就会要过弟弟的电话对我说:“你别回来了,我好起来了,弟弟们照顾得很好”。由于母亲身体十分虚弱,声音总是从高到低,每次说完这句话就不能再说了。每次放下电话,我总是以泪洗面。

718日凌晨,我从伊拉克回到老家,下了火车就直奔母亲医治的医院。凌晨3点多,当我轻轻地走进母亲的病房,发现母亲没有睡一直等着我。母亲见到我的第一句话就是:“你回来干什么呀,我没事,这么远回来太辛苦了,你什么时候走,早点回去吧,别耽误了工作”。我说:“我是回来休假,不是专门回来看你的,反正休假在北京呆着也没事,火车又方便,就顺便回来看你来了,我24号就要回去了”。母亲微笑着点点头。在我陪着母亲的一周里,母亲由于出现了手术后并发症,一直处于高危险期,但母亲的头脑一直是清醒的。母亲几次强调说:“你回去好好工作我就高兴,你不是在医院陪我就叫孝顺,你要让我高兴才叫孝顺”。

我在医院陪护的几天里,母亲其实一直盘算着我回伊拉克的日子。724日上午,母亲醒来时,一看见我守在病床前,就紧紧拉着我的手,但感觉身体十分虚弱。我俯下身子,拉过母亲的手,贴在自己的脸上。看到母亲的嘴在颤动,知道母亲想要跟我说话,我就用耳朵贴到母亲的嘴边。我们低声地说着:

“你今天要走了。”

“是的,娘。”

“几点的火车?”

“下午2点多。”

“现在几点了?”

“才10点。”

“哦,那还有几个小时。”

过了一段时间,母亲伸出另一着手,推着我,说:“你早点走吧,别误了车”。而另一只手却又紧紧拉着我的手。我也用双手紧紧捧着母亲的一只手,埋在自己的怀里。过了一会,母亲使劲在我双手合抱中抽回自己的手,面带微笑对我说:“到时间了,快走吧。你也看见了,这里有你的两个弟弟照顾,一切都很好,你放心去工作吧,你工作忙,路太远,以后就不要专门回来看我了”。我也强忍着微笑,临走前深情地拥抱了一次母亲,这就是我们母子在一起的最后的一段时光。我带着无奈的忧伤回到了伊拉克,在痛苦的思念中一天天地数着回家的日子,在一个个焦虑的电话中期盼着母亲的声音。

北京时间2012816日凌晨020分,母亲安详地睡着了。这一天,离我计划回家的日期还有3天。

母亲为我们操劳一生,而我为母亲所做的却仅仅是擦过几次身子,梳头过几次头,喂过几次水。自从父亲去世后,我把一切对他们的愧疚和遗憾都寄托在母亲的身上,希望通过对母亲的关怀和照顾得到心灵的安慰。对于母亲,最高兴的就是我回家团聚。在母亲的心里,觉得只要我能回家,这个家就会一如既往的团圆和睦,母亲对我寄托了太多的期盼。我每次回家,母亲都会说:“无论以后我是不是健在,都希望你常回来,你回来了,我一切都放心了。”老家山清水秀,空气清新,亲朋相聚,在外漂泊多年后发觉,只有故乡,才能抚慰我多年来孤独的心灵,故乡,才是我最终的向往。为此,按照母亲的愿望,我为母亲做出了承诺:无论怎么样,我每年都会回家来,我会在老家盖套房子,退休后就长期住在老家。

母亲晚年心归佛门,对于生死早已淡然。但在医院的日子里,看得出来,母亲始终对生活充满留恋。在母亲住院期间,常对我说:“我的一生已经是很完美了,儿女孝顺、子孙平安、生活幸福,现在希望自己活着不为别的,希望自己的健在可以让在远方的你能够经常回来团聚,希望你回家时能给你做你最喜欢吃的饭菜。”母亲对生命的留恋,同样充满着一种对儿女们的无私和奉献。母亲给我们的是无私的爱,留在我心中的是永恒的微笑。

母亲的微笑 - 淡淡云天 - 淡淡云天

 母亲----永恒的微笑,2012


 

2012年08月16日写于伊拉克

  评论这张
 
阅读(1998)| 评论(24)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