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淡淡云天

走过一段旅程,留下一刻记忆

 
 
 

日志

 
 

一碗面条的故事  

2011-04-27 16:57:56|  分类: 回首往事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一碗面条的故事 - 淡淡云天 - 淡淡云天

        明天就要坐火车回浙江老家了,每次坐火车,都会想起20年前两次在火车上的恐惧经历。第一次发生在1985年夏天,大学刚毕业,由于我直接上研究生,老师也正好忙着一个项目,因此暑假就没回家,留下来帮老师一起做项目。正好当时地矿部又拨给我们系两台重力仪,我就又和老师一起到北京测试交接重力仪。由于重力仪是精密仪器,地矿部规定携带重力仪必须坐软卧。在北京经过10多天的测试后,我和老师一起买了两张软卧票准备乘37次快车返回武汉。

当年买软卧需要地级以上行政单位的证明,因此,坐软卧的一般也是地级以上的干部。上火车时,我和老师一人拎着一个重力仪走到软卧车厢的门口前准备上车。结果被列车员拦住,并很不客气地对我们说:“看清楚了,你们是这个车厢吗”。我低头仔细看看车票,又抬头看看车厢的号码,说:“没错,是这个车厢”。列车员一把抓走我的车票,又查了一遍,确认无误后,态度突然发生了180度的转变。对着我后面的老师说:“首长,需要帮忙吗”?我听了真是大吃一惊!进了车厢,放好仪器和行李后,老师也觉得很得意,今天被当了回首长,高兴地对我说:“你太年轻了,要是年纪大一点,也该叫你首长了”。

火车启动后不久,就到了晚饭时间了。列车员敲开门,给每个人发一张餐劵,然后到餐车免费用餐。我们在餐车坐下后,列车员就很热情地送上一碗面条。面条味道不错,不过就是量太少,不到两分钟,我就把一碗面条吃完了。老师看我吃得快,知道肯定没有吃饱,对我说:“你肯定没吃饱吧,我也吃不饱,量太少了,我们找列车员再要一碗,自己花钱再买一碗也行”。正说着,列车员过来了,老师就对列车员说:“我们能再要一碗面条吗,可以自己付钱”。列车员用惊奇的眼光看了我们一眼,说:“我去帮你们问一下吧”,转身就走了。过了一会,列车员回来了,带来的却不是面条,而是列车长和一个乘警!

乘警走到我们跟前,很严肃命令道:“你们过来一下”。就把我们押送到一个办公室,对我们进行了全面的询问和盘查。然后对我们说:“你们马上回自己的房间,关好门,以后不许再出来走动,我们要对车厢的安全负责”。就这样我们又被押送回自己的房间,关上门,再也不敢出来了,即使出来上厕所也要受到监视。等惊吓的情绪稳定以后,老师总结了这次遭遇原因:由于软卧车厢里的都是高级干部,高级干部的肚子都是油水大、饭量小,一碗面条就够吃了,没有一个首长一顿能吃两碗面条的,而我们一顿吃两碗面条还不太够,一看就不是首长,肯定是买苦力的。所以列车员和乘警就把我们当可疑分子抓起来了。我听了后,既后悔又害怕,后悔不该去要第二碗面条,暴露了身份,更害怕下车后被送到公安局受审。

3年后,我研究生毕业了,来到了河北定兴的一个物探队工作。报到后不到3个月,记得就是1988101,我就被派到广东进行野外重力测量,自然又需要携带重力仪,又要坐那该死的软卧了。不过这次一起的有一个队长、两个仪器操作员和我共四人。算是见过世面的我,在上火车前几天就多次提醒大家:坐软卧一定要小心,到餐车吃面条只能吃一碗,如果想吃第二碗,后果会非常严重。由于火车从北京到广州需要34小时,大家听取我经验教训后,为了不多吃面条又能填饱肚子,就提前做了充分的准备。有人买了大量的方便面,有人买了各种面包、咸菜,有人带了大量的茶叶蛋。

上火车后,不久就到用餐时间了,也和上次一样,列车员来为大家发送餐劵。到了餐车,也还是每人一碗面条,吃完面条大家就走了,一切相安无事,庆幸上次的教训起了作用。到了第二次用餐时,列车员一如既往给大家发送餐劵,由于大家都觉得到餐车用餐给的量太少,吃了几乎跟没吃一样,就不准备去吃了,而且自己带的食物有的是,这样就只有我一个人去餐车用餐了。不过这次吃的是米饭,自然吃了一碗就也不敢要第二碗了。吃完饭回来,发现他们三个正在房间里吃着方便面和茶叶蛋。有个伙计比较狠,一次泡了两包方便面又剥了4个茶叶蛋。正吃香着,列车员过来敲门,我打开门,列车员催我们没去吃饭的三个人赶紧去吃饭。不过一看这几个人正在吃着方便面和茶叶蛋,脸马上沉了下来,扭头关上门就走了。我顿时预感到,又一场大祸即将来临了。

不出所料,列车员很快带来了列车长和两名乘警过来,二话不说就对我们进行搜查。然后,一个乘警在门口监视我们,另一个乘警和列车长拿走我们的身份证、工作证和携带精密仪器的文件走了,说是要马上向铁路公安局汇报。在惶恐中过了大约半个小时,那个乘警和列车长回来了,威胁我们说:“经过查证,你们的身份可疑,你们赶紧收拾东西,在前面的武昌站下车,如果不主动下车,就通知前方铁路公安把你们抓起来,你们的证件暂时扣下,软卧不是乱七八糟的人坐的”。大家听了都吓出一身冷汗。队长也算是一个见过世面的人,等警察走后,队长叫上我去找列车长,向列车长说明情况,同时也表明自己在北京铁路局有一定的关系,要求列车长去找乘警,希望允许我们一直坐到广州。列车长想了一会,让我们先回房间,自己再去帮我们落实一下。

我和队长回到房间,另外两个人还真的把行李收拾好了,把方便面和茶叶蛋也都收拾起来。我看着这一大堆方便面和茶叶蛋,心里马上明白了:高级领导和首长们每顿饭吃一碗面条是正常的,吃两碗面条就可能是危险分子,那么如果一碗面条也不去吃,而躲在房间里吃方便面和茶叶蛋的,就很可能是阶级敌人了!

通过我和队长与他们的努力交涉,事情总算有所缓和。看来列车长是一个聪明人,他知道我们在那个年代能搞到软卧车票,而且一次就是四张,在我们四人中一定有一个人是有很硬的关系的。最后就作了一个让步:我们四人中,留一人在软卧车厢,其余三人搬到隔壁的硬卧车厢,硬卧的床位已经给安排好了。由于大家经过了恐吓和威胁,都对软卧怀有恐惧,谁也不愿意继续留在软卧车厢,最后没办法只能我留下看仪器,他们就搬到了硬卧车厢。在恐惧中又度过了漫长的20多个小时,终于平安到达广州站。

事情虽然已经过去20多年了,现在早应该是时过境迁,坐软卧吃方便面和茶叶蛋应该不再是阶级斗争的严重问题,去餐车吃两碗或两碗以上面条更不会被怀疑是危险分子。现在看来,这些都应该是一个公民的合法权益。但经过这两次的严重惊吓和沉重打击,对软卧始终怀有恐惧,20多年来,再也没敢坐一次软卧。

  评论这张
 
阅读(2532)| 评论(16)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