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淡淡云天

走过一段旅程,留下一刻记忆

 
 
 

日志

 
 

走进伊拉克(1)  

2009-10-30 16:00:35|  分类: 中东之旅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伊拉克一直是我最熟悉又陌生的地方,几十年来,由于连年战争,伊拉克成为了报纸、广播、电视的焦点,我们几乎每天都可以在媒体上碰到“伊拉克”三个字。正因为战争,我们能去伊拉克旅游、工作和商务活动的机会太少,对那的一切只停留在媒体的宣传中。伊拉克战争结束6年后的今天,由于我们和伊拉克间石油项目的合作,终于有机会走进伊拉克,去感受那里人们的生活。

 

走进伊拉克(1) - 淡淡云天 - 淡淡云天

 


孤单的旅程

 

 我是20091022从北京出发去伊拉克的,由于去伊拉克没有直达航班,甚至连联程航班都没有,进入伊拉克的机票只能从阿联酋购买。从北京到阿联酋的迪拜是一段熟悉的旅程,23日凌晨430分到达迪拜机场,到了机场刚下飞机,有位穿黄色上衣的漂亮小姐举着一个写着我名字的牌子在出机口不远的走廊旁等我。交谈中知道,她是机场的工作人员,是菲律宾人。她手上拿着我从迪拜去伊拉克的机票,查看了我的护照后,带着我去办理去伊拉克的登机手续。

 

 走进伊拉克 - 淡淡云天 - 淡淡云天

在机场工作人员带领下从3号航站楼去1号航站楼

 

 迪拜机场虽然不是很大,但走起来还是很复杂。我是在3号航站楼下的飞机,需要到1号航站楼办理去伊拉克的手续,然后再到2号航站楼登机。菲律宾小姐带着我坐了一段机场小车,穿过几个已经关闭的紧急通道,上电梯,下电梯,走了将近20分钟,才到了一个办理登机手续的角落。这里地方很小,只有3个工作人员,这里工作人员的表情和气氛与普通的国际机场截然不同。门的旁边坐着一位彪形大汉,穿着西服,胸前佩戴着一个不认识的标记,很像是电影上看到过的美国CIA特工。

 在这里等候办理手续的旅客也看着十分特殊,有的像是拓荒者,有的像是流浪汉,看不到一副文质彬彬一点模样的人,就像自己来到一个极为陌生的坏境。工作人员也不像是一般的服务人员,没有笑脸,只有审视的眼光。由于我拿的是伊拉克的落地签证,也是首次进入伊拉克,又是只身一人,因此盘问的问题就很多。带领我的菲律宾小姐看我能基本应付工作人员的盘问后,就礼貌地说了声:“再见,祝你旅途愉快”,转身就走了。等我回答完工作人员的最后一个提问后,抬起头,向走廊的一端望去,菲律宾小姐的背影慢慢地消失在空荡荡的走廊的尽头。此时此刻,我感到了出国这么多年来从没有过的孤单。

 工作人员把护照还给我,让我在大厅等候。没有椅子,我只能一个人孤单地站着。过了一会,来了一个人和我说话,交谈中知道他是巴基斯坦人,是个铁匠,准备去伊拉克打工,没有任何随身行李。我感到十分奇怪,就问他:“现在伊拉克还很不平静,你为什么要去伊拉克打工”。他回答说:“伊拉克虽然还很危险,但比起巴基斯坦还是好多了,巴基斯坦现在是天天爆炸,简直没法生活”。我们没有过多的交谈,只是觉得寂寞时,随意说几句。过了大概2个小时,等去伊拉克的旅客的登机手续都办完了以后,一个工作人员手上拿着一叠登机牌过来,大家急忙围了上去,都急切地想知道自己的登机牌办成了没有。秩序十分紊乱,这时,那个坐在门口的彪形大汉过来维持秩序,估计是这些人对这位彪形大汉都怀有恐惧,场面迅速安静了下来。当听到工作人员喊到我的名字时,心里踏实了许多,去伊拉克的第二关算是过去了。看着登机牌,上面只有名字和航班号,没有登机口,没有座位号,上了飞机后自己去抢座位。好在自己在苏丹工作过多年,对这样的登机牌已经不足为奇了。

 

 走进伊拉克 - 淡淡云天 - 淡淡云天

一张没有座位的登机牌

 

 发完登机牌,来了一辆机场巴士停在门口。大家上车后,坐着巴士在机场转了将近20分钟,来到了2号航站楼。过了安检进入2号航站楼候机厅,二号航站楼是迪拜机场的一个旧航站楼,经过改建后,也挂有很多显示航班信息的屏幕,但找不到一个显示时间的地方,登机口都是到登机时临时通知。登机口上也不显示登机的航班,所以只有竖着耳朵仔细听着广播的通知。我绕着候机厅大概转了一下,从这里出发的航班基本上是去伊拉克、阿富汗、巴基斯坦等世界级热点地区的航班。由于广播有时很难听清楚,为了不耽误航班,我还经常不停地去问机场工作人员。那位巴基斯坦人看我有点焦虑,过来对我说,你坐在这里等好了,到时候我来叫你,看来我出门还真不如一个打工的老练。

走进伊拉克(1) - 淡淡云天 - 淡淡云天

飞往热点地区的航班

    到了登机时间,巴基斯坦人拉着我,让我别着急,最后登机也没关系。我们几乎是最后一个登机的。到了检查口,工作人员把我的护照和登机牌递给了旁边的人要二次审查。检查人员看了看我的护照,又看了看登机牌,把我拉到一边,很严肃地对我说:“登机牌和护照为什么不是同一个名字?我一听急了,赶紧接过登机牌,一看是个穆斯林人的名字,这下我着急了。我的登机牌自从到手后一直拿在手上,怎么可能被人换了呢?!我赶紧要刚才接我登机牌的工作人员在他的桌子上找找,是不是把我的登机牌拿错了。经过一番寻找,我的登机牌总算找到了。原来,那位工作人员为了加快工作速度,两只手同时从旅客手中接登机牌,结果慌乱中把我的登机牌搞混了。还好,算是虚惊一场。

 


第一个伊拉克朋友

 

 我上了飞机后,飞机上已基本坐满人了,这是一架非常破旧的波音737-200型飞机,大部分航空公司已经淘汰停飞了,从破旧不堪的飞机可以看出,曾经的世界产油大国,由于战争,现在已经是一贫如洗了。我一直走到最后一排才找到一个空位,这也许是飞机上的最后一个空位了。靠窗的是一个穿西服的人,靠走廊的是一位穿着白袍的大胖子,没办法,我只能挤在中间了。原定7点的航班推迟了将近30分钟,还算不错。由于伊拉克是一个比较敏感复杂的地区,我坐下后和旁边的人友好地打个招呼后,就没多说话。倒是坐在靠窗的人主动和我聊了起来,他叫卡密斯,是伊拉克巴士拉人,经常去东南亚跑生意,去过香港。知道我是第一次去伊拉克,就给我介绍起一些伊拉克的现状,说在伊拉克,巴士拉是一个最平静的城市了,我可以放心地在那里工作生活。当然心想,伊拉克人对安全的概念一定和我们的概念是不一样的。从迪拜到巴士拉的距离很短,90分钟的飞行就到达巴士拉了。

 飞机抵达伊拉克上空后,就开始下降高度,从飞机的舷窗往下看,到处是冒着浓烈的股股浓烟,他告诉我,那都是油田,冒出的气没什么用就烧掉了,还自豪地告诉我,伊拉克有800多个油田,现在开发的也就300多个,将来有一天,伊拉克一定能够成为世界上最富有的国家之一。

 在巴士拉,出关是一件不太容易的事,从我下飞机开始,这位刚认识的伊拉克朋友就一直跟在我的后面,非常热情地帮我填写入境卡,健康申报卡,办理健康登记等。办了健康登记后,我就在一个写着“其它国籍”的窗口等待出关,当我好不容易排到窗口,将护照、签证等递进去后,边检人员一看就给我退了回来,说让我在里面等候,将会有另一个人过来为我办理入境手续。我只能回去找个凳子坐下休息,和我一样等候办理出关手续的大概还有20人左右。这时我才知道是像我们只有落地签证的旅客,需要在一个规定的地方重新办理入境签证后才能入关。

 大约过了一个小时,等其他人员都入关以后,来了一位肩上扛着3颗星的军官准备给我们办理落地签证。大家又是一通推挤,排着队等待办理落地签证。在等待中发现,大家手里拿着钱,突然想到办理落地签证还需要一笔费用,赶紧翻包,结果把包翻了个遍,也找不到一分钱,估计是临走时将钱包忘带了。现在看来,唯一的办法就是通过机场的工作人员和在外面接我的人取得联系,让他们送点钱进来。我从排着的队伍中出来,找了一位看着级别比较高的军官,拿着护照、签证向他说明情况,希望他能帮我在外面找到接我的人,带点钱进来办理入境签证。军官接过我的护照、签证看了看,问道:

“你是中国人”?

“是”。

“办理你的签证只要2美元”。

“我忘了带钱了,我现在一分钱都没有,在机场外面一定有人来接我,希望你能帮忙找到外面接我的人,带点钱进来”。

 军官笑了笑说:“你是第一次来伊拉克的中国朋友,没关系,你在这等着,我等会过去跟办签证的人说一下,给你免费办了吧”。

“谢谢”。

 正当我准备回座位等待时,感觉有个人拍了我一下肩膀,我吃惊地回头一看,原来是那位在飞机上刚认识的卡密斯先生,手上拿着2美元递给了我。原来,他看我没有入关,怕我会在里面碰到一些麻烦,他也没有入关,回来坐在一旁一直关注着我。我接过这2美元,第一次感到这2美元是如此的沉重,第一次感受到了伊拉克人的热情和温暖。

 


戒备森严的美军保护区

 

 从下飞机到入关,整整折腾了3个小时。一入海关,有4名美军士兵带着冲锋枪和手枪站在门口,再次查看护照,并进行拍照、指纹扫描和眼膜扫描。经过一系列的手续,才被允许走出机场大楼。一到这里,我就感觉到伊拉克的安全形势依然紧张,安全防卫依然控制在美军的手中。在外面等候我的两位安保人员一看我出来就很快冲了上来,我看见他们胸前的标志和我在签证上看到的是一样的,就放心地跟他们走了。他们扛着枪,一前一后护送着我上了一辆防弹的丰田吉普车。几句寒暄后,我们就离开机场向营地驶去。

 离开机场不到1公里,遇到第一个美军检查站。路的周围是3多高,50多公分厚的水泥墙,车在检查站约50处停下,一个美军士兵在装甲车的顶部用望远镜进行仔细观察,车的周围好像有些装置,估计是摄像头或爆炸物探测器什么的东西,1分钟后,从装甲车后面钻出两名全副武装的美军士兵,招手让我们的车缓慢靠近,在一道涂有红杠的水泥挡板前停下,车上人员按照美军士兵的指令接受检查。查过证件和护照后,挡在路中间的水泥板降到地下,我们的车拐到一个四周是沙袋和水泥墙的小区域内再次接受美军的检查,2名美军士兵在持枪戒备,2名美军士兵对车底盘进行爆炸物的检查。通过检查后,我们被允许进入保护区。

 进入保护区的第一项工作就是到美军办公室登记,再一次进行了眼膜扫描。护照被美军收留,确认身份后,发给你一张保护区的通行证,有了这张通行证,就可以出入这个保护区和伊拉克的其他地区了。 

 我们居住的营地位于这个美军保护区内,据说是前英军的营地,英军撤出伊拉克后,营地由美军接管,后来又转让给一个负责伊拉克、阿富汗等热点地区后勤航空运输的公司。营地面积大约100米*100营地内四周都是高高的水泥墙,里面还用水泥墙和沙袋隔成很多小区,营房是普通的简易铁皮房,里面按有自来水、网络、电视和空调。走进房间,第一眼看到的就是头盔和防弹衣。一位营地负责后勤的人员带我进入房间,向我比较详细地介绍了安全常识,危险情况的识别等,其中大部分和我在国内防控培训时学的差不多。

 

 走进伊拉克(1) - 淡淡云天 - 淡淡云天

沙袋和钢筋混泥土围成的营地

 

 介绍完基本情况后,又带着我看了看营地的设施,如前美军的咖啡吧、食堂、掩体等。在边走边聊中,我发现有块地方的水泥比较特殊,我停了下来,仔细看了一下。他给我介绍说,这是2007年遭受的火箭炮袭击后留下的,炮坑已经用水泥重新填平了,但周围的沙袋上还留下了大量的被弹片打碎的孔洞。据说在前几年英军居住期间,这里经常遭受火箭炮的袭击。最严重的一次,在这小小的区域内遭受了4枚火箭弹的袭击。

 营地离机场很近,营地围墙外见有插着美国国旗,也常有美军的装甲车队经过,估计是美军的营地。上空有一个高空摄像机,随时监视着周围地区的动静。两架美军的阿帕奇直升机不停地在空中盘旋。既给人带来安全,也给人带来了不安。

 


严密的安全保护

 

 1024,也就是到达伊拉克的第二天,按照日程安排,我要去一个石油公司参加一个会议。预定上午9点的会议,计划845分到达会议现场。将行程报告给安保公司后,什么时候出发,走什么路线,一切就由安保公司来负责了。每一次护送,对安保队伍来讲就是一次行动任务。既然是去开会,自然要穿上衬衣,打上领带。为了安全,又必须得穿上15公斤重的防弹衣,带上钢盔。就成了一种有点像挖煤工,又有点像银行保安的摸样了。由于有两位随身保安要随我进入公司大楼,也穿着衬衣,打好领带。在出发前,行动队长向我强调了安全规则,上车、坐车、行车安全以及在下车后的注意事项。同时也给每一个参与护卫的安保人员进行分工。虽然只有我一人出去,但按照行动规范,还是安排了4辆防弹车。第一辆前卫车,有两位安保人员,第二辆乘客车,配一位安保兼驾驶,一位安保兼急救,第三辆为备用车,第四辆为后卫车,后卫车配有狙击步枪,冲锋枪等多种武器。

 

 走进伊拉克(1) - 淡淡云天 - 淡淡云天

行车途中

 

 一切准备就绪,从营地出发,首先通过一个美军检查站,然后过了几公里,又经过一个伊军的检查站。经过2公里的高速公路,又过了一座桥梁,就进入了巴士拉市区。进入市区,也就是进入了最危险的区域。这里真可谓是五步一岗,十步一哨,路边随时能看到武装的悍马车,每一个路口都有军警执勤,一般有一辆武装悍马,重要的路口就有装甲车设防。由于我们用的防弹车的玻璃是封死的,无法放下,大街上也到处是军警,也不敢随意在车里拿相机拍照。 

 车队到达目的地后停下,按要求等待一个保安过来开了车门后才能下车,在保安的协助下脱掉防弹衣,和在大楼门口等待迎接我的石油公司人员一起走进办公大楼。保安知道会议室在大楼的8层,一个保安就快速从一个电梯进去,我和另一个保安从另一个电梯上去。当我们到了8楼打开电梯门时,先上去的保安已经等候在电梯口了。我进了会议室后,两个保安就在会议室门口附近的地方等候。

 一个多小时后,我从会议室出来,保安见我出来了,就迅速站了起来,估计保安知道我想上厕所,一个保安就快速走到厕所前,先敲敲门,然后进去查了一遍后,才示意让我进去。两个保安就在外面等候。在我回会议室途中,看见两个扛着冲锋枪的伊拉克士兵也在会议室附近执勤。会议是轻松愉快的,但会议室外围的气氛确实让人感到压抑。

 开完会,我们从大楼出来,一个保安给我打开车门,让我上车,我从包里拿出相机,想在这拍几张照片。拍照总想找个合适的角度,可是每当我走一步,两个保安就上前一步,始终和我保持不到2的距离。心想,为了拍张照片,给别人带来这些麻烦,感到实在不好意思。我也就没心思多照了,赶紧回到车上。一个保安重新帮我套上防弹衣,大家准备就绪后,按照原来的队形返回保护区营地。

 


流行的交响曲

 

 回到营地后,刚好到了吃饭时间,吃过中饭,我打开电脑,整理一下上午会议的内容。忽然听到营地广播的叫喊声,由于自己听力不好,广播喊话也比较含糊,基本听不出喊话的内容,但感觉到外面可能发生了情况。我走出营房,不久就在不远处传来了一阵强烈的机枪声,还夹有狙击步枪的声音。这时我看了看营地,大家似乎还都在睡觉,我站在一个高处的台阶上,看到围墙的外面还有几个西方人穿着短裤在悠闲地锻炼身体。一个美军的装甲车队从美军营地驶出,向一个检查站的方向驶去,一架美军的阿帕奇直升机升空,也向同一个方向呼啸而去。大约过了1个小时后,枪声逐步减弱。

 走进伊拉克(1) - 淡淡云天 - 淡淡云天

美军的空中摄像监视仪

 

 大约下午5点左右,营地广播又发出了类似的叫喊声,这时,有几个保安过来,我就问他们广播里喊的是什么,他们也是竖着耳朵听了一会,说:“没什么大事,现在营地的关口已经关闭,禁止任何车辆通过”。他们也派了一个人到美军那了解情况,等得到准确的消息后回来告诉我们。可是直到晚上,我们也没有得到确切的消息。也许美军就没有告诉他们确切消息,也许他们得到了确切消息但不愿意告诉我们。事实上,我们也不需要什么真实消息,对于我们来讲,只要平安就好。

 由于听不懂广播,心里总是不踏实,我就对保安说,以后能不能在每次广播后过来给我们大概解释一下广播的内容,这样我们也就更踏实一些。保安说:“没必要都听懂,只要听听广播里有没有’take over’(攻克)一词就行了,如果有,说明有武装力量攻破了部分防线,情况比较紧急,如果没有,你就什么也不要担心了”。

 晚上吃饭时,坐在我旁边的是一个菲律宾人,他说在这里已经工作了5年了,知道我是中国人很高兴。先拿出他老婆的照片,确实很漂亮,说他老婆是半个中国人,又拿出他儿子的照片,问我像不像中国人。我先夸夸他的儿子,然后就说起了下午打枪的事。可他对这点枪声根本不以为然,说:“这里的美军都很懒,不愿意擦枪,要是怕枪生锈了,就放一梭子弹玩玩”。听了他的话,我突然想起,今天是周六,估计是美军的集体擦枪日了。

 枪炮声对于我们是陌生和恐惧的,但对于长期遭受战争蹂躏的伊拉克人,至今依然是一曲流行的乐章。

 


保护区内的市场

 

 晚饭后,安保公司负责后勤服务的特瑞斯先生过来找我,说晚上开车带我出去轻松一下,去一个市场转转。我一听到市场两个字就有点害怕,因为在以往的电视中看到,市场是人口密集也是最容易受到恐怖袭击的地方。特瑞斯看我在犹豫,就解释说:“这是一个在保护区内的市场,非常安全,你放心好了”。

 我们开车离开营地,朝着美军检查站,也是今天下午枪声的方向驶去。我就开玩笑的问他:“你到底想去哪?怎么往美军检查站方向跑”。特瑞斯先生回答说:“我们先去看看今天下午打枪的地方,再回来逛市场好不好”?“太好了,我正带着相机,拍点照片好做个留念”。“你的心理素质不错,适合在伊拉克工作”。说着我们很快来到了一个叫“Oasis Bazeerh(绿洲市场)的地方。

 

走进伊拉克 - 淡淡云天 - 淡淡云天 

保护区内的市场一角

 

 市场的门口也是两个美军士兵把守,一打招呼,才知道是两位女兵,感觉气氛轻松了许多。市场内有两排成直角排列的小商铺,一个很大的院子,院子里搭了些小棚子,棚子里有台球,羽毛球等。市场里人很少,偶尔能看到几个美军士兵在买零食吃。商品还是很丰富的,有书店、文具店、食品店、冷饮店、家用电器、手工艺品、羊毛地毯、服装、古玩等。而很多的纪念品上都是印有美国、伊拉克国旗,飞机、坦克、萨达姆头像并写上“Operation Iraq Freedom”(解放伊拉克)之类的东西。 

 明天就要回国了,看现在的形势,要想出去在公共的开放市场上购物是绝对不可能的。来一趟伊拉克也是机会难得,来伊拉克进一次美军的保护区更是不容易。也许再过几年,这样的地方就不再存在了。想到这些,就是最没有购物爱好的我也毫不犹豫地决定要买一件纪念品留个纪念。由于这次出门没有带钱,到伊拉克后跟朋友借了点钱还要留着回去的路上以防不测。经过多次挑选,花了10美元,买了一个上面印有伊拉克地图、古巴比伦城门、汉莫拉比、还有一个不知名的古迹的陶瓷小圆盆。

 


可怕的新闻

 

 1025日,我们按计划早晨8点出发,进行一天的油田现场参观。我们去的油田是位于巴士拉附近的一个油田,也是伊拉克的最大油田。这里地势平坦,地面是一望无际的戈壁滩,公路平坦而宽广,车队在高速公路上快速奔驰。进入油田区域后,在通往油田的路口都有重兵把守。因此,在油田区域内应该是比外围要安全得多。不过我们还是按安保要求,一直穿着防弹衣,带着头盔。只有进入办公场所才被允许脱下这些装备,一天下来,还真有点腰酸背疼。

 下午1点左右回到巴士拉,由于时间还早,我们没有回营地,而是进入巴士拉市中心办些其他的事。在从巴士拉返回营地的途中,车上的收音机中传来了一个可怕的消息:伊拉克首都巴格达在3小时前发生两起自杀式汽车炸弹爆炸事件,已经造成至少50人丧生,几百人受伤,是该国两年多以来最严重的袭击事件。

晚上吃饭时,在食堂的大厅里,大家都在看着BBC的这则新闻:爆炸针对巴格达省政府大楼和伊司法部大楼,爆炸发生于当地时间25日上午1030分,两宗袭击相隔仅数十秒。爆炸地点分别是巴格达省政府大楼门外,以及同一条街上的伊拉克司法部大楼对面。伊拉克司法部大楼内有35名职员死亡,省政府大楼内则最少有25名职员死亡,目前已总共造成147人死亡,721人受伤。

频繁的爆炸说明,伊拉克的安全寄托于美军的保护是不现实的。

 


财富和贫困

 

伊拉克是一个拥有2,400万人口的中东国家。从飞机上就可以看到,伊拉克到处是燃烧的火把,到处是油田设施。据专业能源咨询公司Utilis Energy对伊拉克石油领域所做的一份调研报告,伊拉克蕴藏着丰富的能源资源,已探明的石油储量估计达到1,120亿桶,占世界石油储量的10%,仅次于沙特居世界第二位。除此之外,还有110兆立方英尺的天然气资源。这些没有被完全开发的天然资源都意味着无限的投资和获利商机。

 

 走进伊拉克(1) - 淡淡云天 - 淡淡云天

到处燃烧的火把显示了伊拉克丰富的石油资源

 

由于战争,伊拉克只有相当少量的石油进入市场,然而对于美国和世界经济来说,却继续起着一个重要作用。根据USGS矿产工业的报告显示,美国进口的石油总量中伊拉克石油占了8.5%,伊拉克的石油产品占了32%。上世纪90年代下半叶,伊拉克必须在联合国的监管之下出售石油,况且美伊两国关系紧张,可想而知这些石油的出口对伊拉克来说其意义是何等的重大。

 过去的24年对伊拉克和它的人民来说都是非常艰难的。这段时期里伊拉克卷入了三场战争,1980-1988年的两伊战争、1990年第一次海湾战争和2003年第二次海湾战争,加上联合国超过十年的经济制裁,严重摧残了伊拉克的经济。其后果可想而知,伊拉克的基础建设和人民生活水平一落千丈,GDP严重下跌,人均收入和生活水平远不如战前。另外,伊拉克还背上了2,000亿美元的巨额外债。

 


战争的伤痕

 

巴士拉 (Basrah) 位于伊拉克的东南端底格里斯河沿岸,南距波斯湾120公里,是连接波斯湾和内河水系的唯一枢纽。巴士拉是伊拉克的第二大城市,也是伊拉克最大的港口城市。据资料介绍,以往的巴士拉市风景如画,市内水道和运河纵横交错,是伊拉克著名的旅游胜地。巴士拉还以其悠久的历史素负盛名。历史上,巴士拉是阿拉伯文化、科学、商业和金融中心。

二战后,随着伊拉克石油工业的迅速发展,以及巴士拉附近地区石油的开采,巴士拉市成为伊拉克新兴的石油化学工业基地和石油出口的中心。巴士拉港也逐步建设成为波斯湾沿岸首屈一指的现代化港口。作为伊拉克的交通枢纽,在巴士拉有铁路直达首都巴格达,也有公路和民航与阿拉伯国家相连。

 

走进伊拉克(1) - 淡淡云天 - 淡淡云天 

伊拉克四通八达的高速公路网

 

走进伊拉克 - 淡淡云天 - 淡淡云天 

随处可见的装甲车残骸

 

走进伊拉克(1) - 淡淡云天 - 淡淡云天

巴士拉街景

 

 然而,在两伊战争期间,巴士拉受到极为严重的破坏,港口设施被关闭,炼油厂及市内的许多建筑均遭毁坏。特别是在1990年的海湾战争中,巴士拉城再次遭受严重摧残。第一次海湾战争结束后,美、英等国在伊拉克南部北纬33度线以南设立了“禁飞区”,巴士拉被圈在“禁飞区”内。十几年来,美英一直以销毁伊拉克大规模杀伤性武器为名对伊军事和民用设施进行轰炸,巴士拉首当其冲,一直是英美实施军事打击的主要目标。

 战争结束已经过去6年,战后能够比较完好保留下来的,可能就是宽广、平直的高速公路。这些四通八达的高速公路告诉我们,战前的伊拉克是一个有经济实力,有现代化基础的国家。从我走访的位于巴士拉附近的油田来看,并没有看到大规模新建的油田设施,而战争的伤痕却随处可见,路边不时能看到装甲车的残骸,很多被炸毁的楼房还没有修复,宽广的道路上到处是路障。现在的巴士拉,看不到一栋像样的楼房。由于可能存在的安全原因,我们不能自己在巴士拉自由活动,也无法了解很多老百姓的真实的生活状况。但从一个破旧的市容,伤痕累累的建筑可以看出,通过一场战争摧毁一个国家只需几十天,几天的时间,而重建一个国家却是多么的漫长。

 


告别巴士拉

 

 1026,短暂的伊拉克之行就要结束了。晚上1920分,飞机在推迟了2个多小时后起飞了,透过飞机的舷窗,地面上闪烁着一片零星的灯火。

 在伊拉克时间虽然短暂,但留下了很多深刻的映像。在我接触到的伊拉克人中,从第一位在飞机上认识的朋友,到机场的海关人员以及所有在工作中认识的同事,都是那么的友善,大家都盼望和平、稳定和发展,可是伊拉克却经历最严重的战争的摧残。伊拉克蕴藏着巨大的石油资源,可是经济恢复缓慢。伊拉克战争虽然已经结束6年多了,人民的生活依然贫困,基础设施远没有恢复到战前的水平。一方面到处是对天燃放的天然气,一方面又是电力的缺乏。这里,就是这样充满着说不清的矛盾。伊拉克的发展与繁荣是有条件的,但至今仍然不断的枪声,预示着伊拉克离这些美好的理想依然遥远。

 

 

 

 

 

 

周鼎潮 Zhou Dingchao

2009年10月29日

 

  评论这张
 
阅读(4654)| 评论(14)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