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淡淡云天

走过一段旅程,留下一刻记忆

 
 
 

日志

 
 

血的教训--我的一次车祸纪实  

2009-08-29 18:34:59|  分类: 非洲之旅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这篇日记原来是在《红海日记(1)》的日记集中的一篇,后来上了博客,觉得有些不好,就在博客上把这一段删掉了。从学会开车到现在,已经有10年的驾龄了,跑的路也有10多万公里。而三年前的一次车祸一直是心头的一块痛,每当在网上或电视上看到有关车祸的报道,都会想起自己的那次车祸,从此开车愈加小心。今天把这篇日记拿出来,就是为了时刻告诫自己,行车猛于虎,为了他人和自己的生命财产安全,必须慎之又慎。

  2006年529日,由于工作需要,我们必须将船上的所有仪器、物品卸载并用车拉到一个住地保存,从码头到住地需要横穿苏丹的第二大城市苏丹港。早晨530,我们就开始卸船,发现东西很多,一辆皮卡车装不下。我们就准备分两趟,第一趟装一些生活物资,装满一车后,留下两名同事卸载仪器,我就驾驶皮卡和一名同事驱车向住地驶去。

 我们从北向南行驶,当进入苏丹港市中心过一个没有红绿灯的路口时,由于浓雾看不清两侧的情况,在即将穿过路口时,被一辆从西向东高速行驶的中巴拦腰撞击,只听轰的一声就失去知觉,车辆瞬间失控原地旋转180度。车停下后,我下车有意思地拍拍脑袋,感觉脑袋整个还在,再活动一下四肢,也觉得没什么伤害。赶紧过去开副驾驶的车门,发现车门变形打不开了。坐在副驾驶的同事也很快从另一侧下车,他刚下车时还能说句话,不到一分钟就说了一声胸口痛,突然倒在地上了。我心里充满恐慌,这时,有3个苏丹人跑了过来,叫来了一辆皮卡,赶紧将我同事抬上车,赶往医院。

 当情绪略稳定下来后,我拿出手机,也不知道怎么报警,就向公司领导简要汇报了车祸的情况。转了一圈看了一下车,发现车箱尾部在车辆旋转过程中与路边一个石柱碰撞产生严重形变。车上装的方便面,饼干等撒了一地,我已经无法顾及车上还有什么物品了。由于雾很大,我也看不到那辆中巴的情况,心想中巴应该没什么事,毕竟是大车撞小车。

 过了5分钟左右,来了一辆警车,我主动跑了过去,告诉警察,我就是那辆皮卡车的司机,警察收走了我的驾照、手机、皮卡车的钥匙,并让我坐在警车上。在警车上,我看见在大约50处,那辆中巴侧翻后横躺在街道边,有很多人围着,哭声,叫喊声乱成一片,心想,那车上一定有人受伤了。我真担心我的同事伤势怎么样,会不会有严重的内伤,会不会有生命危险。过了一会,中巴司机也过来了,我们一起被带到警察局。

 尽管还是早晨,警察局已经人满为患了,大多是和我们一样出了交通事故的。到了警察局,一个警察把我带到一个房间,过来一个人,让我做一些动作,我就跟着他做,估计是想通过做这些动作来观察有没有受伤。然后他用一张报纸卷了一下,让我在卷筒上吹气。我开始没明白什么意思,以为要检查我的口腔、咽喉什么的,就对着卷筒使劲咳嗽了几下,搞得周围几个人哈哈大笑。在一个旁人的指点下,我才明白是为了检查体内是否有酒精,就对着卷筒深深吹了口气。一个警察马上拿过去,用鼻子闻了闻,就算通过了。

 通过这些检查后,一个警察把我带到一个拘留室,把我关在了一个铁门里,外面还加了一把锁。大约半个小时后,我的同事带着一名海军少校过来,看到同事回来了,还一脸笑容,知道他肯定没受什么伤,心里感到十分欣慰。海军上校找了警察局的领导,说我是他的朋友,警察就开门把我给放出来了。还拿来了一个椅子,让我坐在门口值班的旁边等候处理。

 过了一会,那个中巴司机也过来了,脚上、腿上缠着纱布,走起来一瘸一拐,看来是受伤了。我们相互拥抱了一下,然后就被关在刚才关我的那间拘留室里了。跟中巴司机一起过来的还有他的几个朋友,对我还都很友好,有一个还能讲点英语,我们就聊起天来了。看我们在聊天,又围上来几个人,他们知道我就是那个开皮卡的司机,还伸出大拇指,说了几句阿拉伯语。听那个会讲英语的小伙说,他们的意思是说:你真厉害,开着小车还能把一个大车整翻了,居然自己一点没有受伤。

 大约到了中午,公司的车辆保险单从喀土穆传真过来了,警察把我带到一个房间问话,做笔录。由于我不会讲阿拉伯语,带上一个翻译。警察先在一张交通事故的记录纸上写一些东西,然后拿着我的驾照,估计是记录下驾照的信息,然后就通过翻译开始问话:

 警察:你开车的目的是什么?

 回答:工作需要。

 警察:你的行车路线是什么?

 回答:从北向南行驶。

 警察:你行驶车速是多少?

 回答:三档行驶,车速在30-40公里。

 警察:过十字路口为什么没有停车等待。

 回答:这个路口没有交通灯,早晨浓雾,确实看不清路口情况。

 警察:在发生交通事故时,你认为自己的生命重要还是别人的生命重要。

 回答:在车辆撞击后,瞬间丧失意识,车辆失控,来不及考虑这个问题。

 警察没有记录,而是让翻译重复这个问题。翻译还告诉我,这个问题只有一个答案。我明白了这个意思,就毫不犹豫地回答:别人的生命重要!

 问题就这些,我和警察在笔录上签了字,就出来了。

 三年过去了,每当我发动汽车,警察的最后一个问题就始终在我的脑海里浮现。现在我才明白,警察问最后一个问题的真正意义。

 到下午4点左右,我的三个同事也都办完事过来看我,交通事故处理也告一段落了,一个警察过来,把驾照、车钥匙、手机都还给我。一个翻译过来,告诉我说:“还算不坏的消息,到目前为止,还没人有生命危险”。警察把我带到一个停车的地方,发现我的车就停在那里,应该是警察把我的车从事故现场开过来的。我打开车门,发现驾驶室后排的仪器、相机等物品都还在。就关上车门,准备先回住地休息。警察边说边比划,让我把车开走,我就说:“刚出了交通事故,现在不能开车”。警察还有点不高兴,说:“事故处理完了,现在可以开车了”。警察看我要走,马上拿过车钥匙,上车发动汽车,把我的车倒出来,开到大门口,然后下车,示意让我必须把车开回去。没办法,我只好上去开车。刚启动车,警察又让我停下,要我的三位同事也上车一起回去。走在路上,为了安全,我让他们下车打车回住地,他们也不愿下车,真有点生死与共的气概。

 晚上,公司HSE官员和一位领导从喀土穆到达苏丹港,处理事故善后,说起这起事故,真有点不可思议。第二天上午,我们又回到事故现场,看到那辆重创的中巴已经被吊正停在路边,不禁又浮现了当时可怕的一幕。

 

血的教训--我的一次车祸纪实 - 淡淡云天 - 淡淡云天

受到侧面撞击后的皮卡车

 

血的教训--我的一次车祸纪实 - 淡淡云天 - 淡淡云天

受损严重的中巴

 

 

 

周鼎潮

2006年6月2日于苏丹港

2009年8月28日修改

  评论这张
 
阅读(757)| 评论(7)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