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淡淡云天

走过一段旅程,留下一刻记忆

 
 
 

日志

 
 

红海日记(1)  

2009-07-26 15:48:25|  分类: 非洲之旅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时间过得真快,转眼间在苏丹工作了9年了。2006228日,我从苏丹6区行政部领到了一张回国的单程机票,准备离开苏丹到另一海外项目工作。正在国内办理去毛里塔尼亚的签证时,苏丹15区的海上重力勘探项目开始了,因此,我又再次被派回苏丹执行15区的海上重力项目。

 事实上,回苏丹执行15区的海上重力项目对我本人来说似乎有更多的理由:首先,虽然重力勘探是我长期从事的专业,但从学校毕业至今主要从事的是地面及航空重磁力勘探。海上勘探除上学时的短期实习外还没有真正的实践经验。15区的海上重力勘探为填补自己在该领域的空白提供了宝贵的机会。其次,进行一段较长时间的海上生活,也是自己一次难得的人生经历。开展海上石油勘探,将是CNODC的一个发展方向,15区的工作经验将为今后的海洋作业打下良好的基础。


 万事开头难

    苏丹15区是一个新项目,也是CNODC的第一个海上勘探项目。对很多人包括我自己都没有海上作业经验,在项目开始时确实碰到了许多意想不到的困难。首先是租船难,虽然苏丹港是一个繁忙的港口,但所有的大一点的船只都是过往的外国船只。因此,在苏丹港根本无法租到能用于海上重力勘探的船只,只有通过一些航运公司到中东地区租船。由于我们都是第一次打交道,相互间缺乏信任,出租方最低要求首先支付一个月的租船预付款后才能动迁船只到苏丹。而对我们来说,仅根据第三方的介绍及一些图片参数就预付一个月租金显然不能接受。由于双方没有见面,我们不了解船的真实情况,他们不了解我们的工作性质,万一船到苏丹港后发现不能胜任我们的工作,不仅会造成经济损失,而且耽误很长的时间。由于我们的工作性质与一般的商业运输及海上旅游有很大的不同,船只不能沿固定的航道行驶,而必须沿着我们给定的测线按一定速度行驶,很多测线要在珊瑚礁中绕行,难度和危险性非常大,有很多公司在了解我们的工作方式后不管出什么条件都拒绝租船。因此,租船一事就迟迟不能落实。在无奈之下,我们找到了苏丹海军求助。

    在海上作业,租船后还需要办理海关、安全、航管、海军等各种许可。由于15区是刚成立的公司,重力勘探又是15区的第一个海上作业项目,公司在苏丹港没有专人办理这些手续,因此这些只能靠我们自己在苏丹港一步一步来完成。

 


火烈鸟基地

    几经周折,我们找到了苏丹港的海军司令部,海军司令部的指挥官在听了我们的汇报后表示有能力也愿意参与完成该项目。海军司令派专人带领我们到停泊军舰的火烈鸟海军基地参观。

    火烈鸟海军基地位于苏丹港的北部,是苏丹最大的一个海军基地,从高处看,从外海进入该基地须经过一条狭长的“Z”字型水道,具有很好的隐蔽性。码头上停着大小一样的4艘军舰,其中3艘巡逻舰和1艘淡水补给舰。4艘军舰都用苏丹的民族英雄命名,其淡水补给舰命名为“Zum Zum”号。这4艘舰艇都是苏丹海军于2004年从中国桂江造船厂购买的新船。其中的淡水补给舰就是我们希望租用的用于重力测量的船只。该船大部分说明都是中文,一些关键的地方用中英文对照,看起来十分亲切。该舰队的很多军官在中国大连的海军基地进行过培训,对我们也非常友好。

    淡水补给舰长47米,宽8.5米,最大吃水2.6米,载水350立方,最大排水量800立方米,设计最大航速为15节。船的重心低,行驶比较平稳,设计抗风能力为11级,船上官兵定员为10人。是一艘比较适合用于重力测量的船只。这些舰船尚在2年的保修期内,有3名中国工程师在该基地负责维护,这为该项目的顺利进行提供了强有力的保障。看到只艘船,似乎看到了完成任务的希望。

    由于该船长期没有使用,船的桅杆上筑起了鸟巢,船的吃水线以下结满了贝壳和海草。可以看出,该船的官兵极少进行过实际的训练。这又未免为船员的素质增添几分担忧。据船的维护工程师介绍,由于该船长期闲置,船体没有及时清理和保养,目前船的巡航速度最多达到12节。

    在该基地港口的最外侧还停着一艘破旧的大客轮,开始我们还以为用于伪装港口,后经了解,那是一艘早已破产停运的苏丹航运公司的客轮。苏丹航运公司破产后,客轮就停在军港,公司90多名员工中有60名有丰富经验和技能的员工在海军基地打工。每次海军舰艇出海,海军就从这些员工中聘请驾驶、轮机师、电工、水手、厨师及杂务人员。加上海军军官,每艘舰艇上的定员将大大超过其额定定员。如我们租用的淡水补给船官兵总定员为10人,但实际的配备人员为20人,加上我们重力队成员4人,一共有24人。

    当时,在苏丹港租用海军的淡水补给船几乎是我们的唯一选择,海军方面也知道我们急需用船,因此在租用协议上没有什么谈判的余地。租船协议签订后,虽然还有很多问题需要解决,但总算为海上重力项目的开始迈出了关键的一步。 

这就是大海 这就是生活 - 淡淡云天 - 淡淡云天

火烈鸟基地的“Zum Zum”淡水补给船

 

这就是大海 这就是生活 - 淡淡云天 - 淡淡云天

在海军司令办公室

 


首次出海

    在准备工作就绪后,我们和海军司令部商定于2006年5月11日上午11:00正式出海。海军司令部要求我们每3天一次提前报告3天的工作计划,以便向工作线路上的过往船只发出避航指令。为了让大家逐步熟悉我们的工作性质和方法,同时也为了及时暴露和解决船只使用过程中可能出现的问题。我们首先选择在苏丹港和Suakin之间的长度较短的测线。

    5月11日上午10点,火烈鸟基地举行了盛大的出海仪式,基地和海军司令部的很多高级将领都参加了仪式。担任“Zum Zum”号船长是基地的第二指挥官Gibreel舰长。在正式启航前,Gibreel舰长带领全体舰组人员在前甲板进行了宣誓。看到海军上下对该项目的如此重视以及全体舰艇官兵的热情,我们对完成任务充满了信心。上午11:00点整,“Zum Zum”接到了司令部正式启航的命令,“Zum Zum”号离开码头在GPS的引导下向第一条测线的端点驶去。15区的海洋重力作业正式开始了。

    不出所料,工作的第一天,发生了空调系统的故障。还好,5月份的海面温度不高,尽管人无法在船舱内待下去,仪器还在正常的工作温度范围内。一到晚上,大家都躺在甲板上。由于该船超员一倍多,甲板上横七竖八地躺满了人。每天晚上如果不去早点占个位置,就得呆在后甲板的发动机的上方休息了。出港的第二天,发生了供电系统的故障,造成了重力仪停电而返工。第三天,当船行驶到Suakin港附近时,一个主发电机发生了故障,靠备用发电机坚持工作。几天下来,总是麻烦不断,还好,船上的动力系统没有出现大的问题。为了安全,我们在第6天返回基地进行检修。

    在工作中的另一问题是船上没有自动驾驶仪,人工驾驶很难保证轮船沿要求的线路行驶。尤其是在风浪大时,船的上下左右摆动使装在船顶上的GPS导航仪天线也跟着摆动,很难认准船的真实行驶方位。导航员每10分钟定位一次,并标注在海图上,由此来引导船的航行。加上驾驶员没有这方面的工作经验,开始几天船走得弯弯扭扭,象盘山公路一样。经过6天的训练,领航员和驾驶员的技术有了很大的提高,基本符合了我们的工作要求。

    尽管该船的排水量比较大,但该船主要用于海军的淡水运输,船的舒适性和稳定性较差。由于开始几天正碰上大风天气,船的摆动非常厉害,左右倾斜最大达到20度。尤其是在逆风行驶时,轮船顶着风浪,一个大浪过来,船的甲板以下淹没在大浪中,象潜艇般破浪前进。我们重力队的4人中,除我外都有较严重的晕船反应。严重时,不说工作,就是吃饭都是大问题,甚至连话也懒得说。有人连续3天基本没有吃饭。经过这6天的锻炼,大家也开始逐步适应。

    船到达基地的码头时,基地的指挥官和3名中国的维护人员等候在码头上。一阵长时间的寒喧后,船上的官兵们各自回家,船上发生的所有问题都似乎与自己无关。等船组人员散后,3名中国工程师上船检修和维护。由于这次出海发生的问题很多,我着急地问他们该船的性能等情况,他们的回答是,船上装的基本上是国产设备,从设计上就不是给你们这样高负荷使用的。如果用这条船去执行你们的任务,估计不到你们工作结束船上的主要设备就要报废了。

    经过一下午的维修,发电、供电和空调系统基本恢复正常。晚上躺在船舱里,看着那一条条的测线,想起那船的性能和低水平的操作及海上现场维护能力,出海前的兴奋已彻底消散了。

 经过这轮作业,还暴露了海军作业的另一些问题。一是轮船必须停泊在少数几个海军固定使用的停锚点上,在整个测区内也只有5个停锚点,而测区东部地区只有一个。其次是只能白天作业,一天作业时间不能超过11小时,太阳下山前必须回停锚点休息。这样,工作效率低不说,有很多测线距最近的停锚点往返就超过10小时,根本就无法作业。因此,我们在用海军船只作业的同时,与一些商船代理商也保持着密切联系。一旦海军不能提供服务,就可以在最短的时间内租用商船继续作业。 

红海日记(1) - 淡淡云天 - 淡淡云天

在测线上进行重力作业的“Zum Zum” 号



再次陷入困境

    在第三次出海时,作业区域推到了测区中部Talla Talla岛附近。Talla Talla岛分东西两个相距20公里的岛屿组成,距海岸线30公里左右,距苏丹港约140公里,正好一天的航程。每次往返测区东南部施工时都要在这里停锚过夜。西岛(Talla Talla Sagir)为椭圆状东西走向,岛屿最高处高出海面13米,面积约15平方公里,能有效阻挡风浪的冲击,周围是水深20米到35米的砂泥质海底,珊瑚礁范围很小,是整个测区内最好的锚地。因此在苏丹港,几乎所有跟红海打过交道人都知道这个地方。东岛(Talla Talla Kebir)面积约10平方公里,由一个大岛和2个小岛组成,周围是大片的珊瑚礁。珊瑚礁的水深0—20米,珊瑚礁外的水深在40米以上。所以一般只有在白天才能到这里抛锚,晚上进入这一地区将有触礁的危险。 

红海日记(1) - 淡淡云天 - 淡淡云天

Talla Talla Saqir岛,每次往返测区东南部施工时都要在这里停锚过夜

    船于5月26号到达Talla Talla岛。这里测线密度大,该锚点可以控制周围1000多公里的测线,应该是整个测区内最有利于作业的地区,计划这一7天的航程完成1000公里的测线。但到本次作业的第二天下午16:30,从计算机屏幕上显示轮船突然从测线上进行一个90度的左转向西北方向驶去。我急忙起身,还没走出船仓,大副进来对我们说:对不起,刚接到司令部命令,明天中午12:00以前必须回苏丹港基地。其实我们也预感着这一事件会发生,心里也有所准备。接到通知后,我们收拾起自己的行李,关闭不需使用的仪器,等回苏丹港后另做准备。

    船于28号上午11:00回到火烈鸟海军基地。船停稳后,基地的指挥管走进船舱,告诉我们海军司令在办公室等着我们。我和重力队长驱车前往司令部办公室。一进海军司令办公室,海军司令站起来把我们引到办公室另一端的沙发上坐下。海军司令对我们说:很遗憾,我们接到上级的命令,该淡水补给船需要在苏丹北部地区执行一项紧急任务,需要7到10天时间,因此该船不能继续租给你们使用了。幸好我们找到了一艘货船,排水量1000吨,比“Zum Zum”还要大一些,货船一切设施良好,今天下午就开进火烈鸟海军基地,到时候你们可以上去看一下,如果满足你们的要求,下午就可以将仪器转过去,明天就可以回Talla Talla继续作业。我们对海军司令的协助及20天来各海军官兵的努力表示衷心的感谢。不管怎么说,苏丹海军在我们最困难时伸出了援助之手。我们回到火烈鸟基地时,“Zum Zum”号已经被封存。心想,这艘刚刚脱落贝壳的船体在不久的将来又将成为贝壳和鸟的乐园。

    下午17:00左右,一艘高高的货船徐徐地向基地驶来,那一定就是海军司令给我们找的货船了。从远处看,货船很高大,心里不禁感到惊奇。在苏丹港我们走遍了所有航运公司和航运管理部门,也没有听说苏丹有能够使用的这么大的货船,难道海军司令真有特殊的渠道找到苏丹货船。等船靠近码头时,我们发现该船挂着苏丹和朝鲜的国旗,可以猜测到,这一定是朝鲜淘汰的一艘报废船。船靠码头时,就重重地撞击了边上的“Zum Zum”号,这就是该船给我们送来的第一个见面礼。船停稳后,从外观上看,货船为单引擎,空船的吃水只有0.8米,螺旋浆和舵基本贴在水面上,水线以下已结满了海螺。我们爬上货船,发现这是一艘曾用于运煤的散装货船。船上没有雷达、声纳及导航系统,航速最多不超过5节,没有一个可共休息的船舱,大家晚上只能在甲板上睡觉。发电机是后来自行安装在露天的前甲板上的,没有任何的安全设施。我们走进驾驶舱,船长还以为我们要拉什么废物倒到深海去,根本不知道我们的用途。如果知道,我想他就不会将船开到这里来了。看完货船后,我们赶紧回到“Zum Zum”号收拾行李,拆卸仪器设备,离开了海军基地。

    其实,我们在用“Zum Zum”号施工的同时,与一艘埃及的游船一直保持着联系,由于预付款问题迟迟不能谈成,船主也不愿意来苏丹和我们面谈。正在双方僵持的时候,一艘意大利来的“Felicidad”号游船驶进了苏丹港。该船刚完成一个深海旅游项目,由于现在来苏丹潜水旅游的人数在减少,该船准备稍作停留后回意大利使用。我们通过一家旅游服务公司上船进行了考察。该船长30米,自重160吨,单引擎但性能良好,有两台发电机,船上各种设施比较完备,配备6名船员。能装载10吨淡水和20吨燃油,续航能力超过1000海里。船长是苏丹人,谈话中显示出精明能干,他干海洋潜水旅游有15年了,而且是一名优秀的潜水教练,对我们测区内的大部分地区都非常熟悉。看了我们的设计图后,表示用这条船完成任务没有问题。通过与意大利船主联系,船主表示,如果连续租用不少于20天,则愿意继续留在苏丹租给我们使用。对我们来说,要完成剩余的工作量至少需要25天。虽然该船用于深海作业显得偏小,但在苏丹能租到这样的船已经是很难得了。因此我们决定租用这条船以便尽快恢复作业。

    在办理完海关、航管、安全和海军的许可后,海军要求派一名海军士兵,情报安全部门要求派2名情报安全官员上船和我们一起工作。准备就绪后,我们于6月6号正式开始新一轮的作业。

红海日记(1) - 淡淡云天 - 淡淡云天

                                             BGP重力队与“Felicidad”号船员

 


夜泊珊瑚礁

    据熟知这里海洋气候的海员介绍,每年的7月到10月份,在我们测区的东部地区将是强风浪区,北部和西部过来的风浪在这里交汇,形成强烈而复杂的风浪环境。尤其是从西部过来的大风携带着大量的沙尘,海面的能见度不到100米,轮船进入这一地区将十分危险。因此在新的一轮作业开始后,我们就首先将作业转到测区东北部的地区。

    在离开苏丹港3天后,6月9日,我们在离苏丹港最远的测区东北角作业。由于在深水区,水深在400米以上,船无法抛锚,一直连续工作了30小时。如果要进到浅水区停锚,还需要航行5个小时,而这时候大家都非常疲惫了。我走进驾驶舱,对船长说:现在连续工作了30个小时了,大家都太累了,凭你丰富的珊瑚礁旅游的经验,在这附近哪个地方可以停船,可以让大家休息一下。他看看海图,说:这地方离苏丹港太远了,我们都没有来过。然后指着附近一个较大的叫Darraka的珊瑚礁说,我们可以到这个珊瑚礁去试试。由于是在中午,船长又有多年的珊瑚礁停船的经验,今天风浪也不太大,估计不会有什么危险,因此我们就决定向该珊瑚礁驶去。由于珊瑚礁周围的水深达到400多米,不能抛锚。说起珊瑚礁停船,还真得有特殊的工具和技术。首先要根据风向逆风驶向珊瑚礁,在离珊瑚礁50米左右的深水区停下,然后用救身艇带上特制的铁猫到珊瑚礁上找到一个坚实的礁石,将铁锚挂在礁石上,然后再用缆绳将船拴住。

    由于船在珊瑚礁的背风面,风平浪静,大家又是经过了30多个小时的劳累,早早就休息了。在晚上23:00左右,我正准备休息,突然听到了主动机的轰鸣声及急促的脚步和叫喊声,我感觉到肯定发生什么急事。我奔出船舱,才知道是由于风向突然改变,风浪正将船往珊瑚礁上推。由于船离珊瑚礁太近,而且船头正对着珊瑚礁,靠自身的动力摆脱已非常困难。这时,救生艇正在船的左侧,一位船员急忙跳上去并发动救生艇,用救生艇不停地撞击船体,试图将船推到与珊瑚礁平行方向。由于救生艇质量小,撞击的力量太弱,大约经过10分钟左右的不停撞击,才把船推到了与珊瑚礁平行方向,然后船开足马力驶离珊瑚礁。这时船距珊瑚礁的距离已不到20米。

    船用了将近1个小时才在珊瑚礁的另一背风面重新系泊。不过这时候大家已不敢再掉以轻心,始终有两个人在职守,密切关注着风向的变化。果然,在凌晨04:00左右风向再次发生变化。由于处理及时,没有发生危险。不过这时大家已筋疲力尽,无力再去重新系泊了。查看了一向海图后,发现在该珊瑚礁的背风面的8公里范围内没有别的珊瑚礁。因此就将船转到该珊瑚礁的背风面后,任其漂浮在海面上。由于船没有动力,又是在开阔的深海区,海浪将船前后左右不停强烈地摇晃,摇晃的幅度甚至比在航行时还要大。第一次经历这种事,心里十分害怕,我也就不敢再睡觉了。我坐在计算机前,不时看看船漂的位置,再看看海图,以防不测。当早晨06:00大家起来时,船已在深海上漂出去了4公里。 

红海日记(1) - 淡淡云天 - 淡淡云天

船系泊在珊瑚礁上

 


珊瑚礁脱险

    第四次出海开始作业时,作业区域已进入测区东部的萨瓦金群岛(Sawakin Group)区。萨瓦金群岛对轮船航行是一片十分危险的区域,这里露出水面的大小岛屿有30多个,还有大量的在水面以下10米以内的暗礁。由于红海的潮汐变化非常小,一般在40厘米左右,因此,这些暗礁非常难以发现。尤其是在萨瓦金群岛的东北部,很多岛屿分布在红海国际水道的附近。在这片有大量岛屿和暗礁的区域内,只有在一个最大的最靠近国际水道的叫Masamirit的岛上,苏丹政府建立了一个27米高的灯塔,其它岛屿就是连信标都没有。当轮船航行时遇到恶劣天气,GPS失去准确的导航功能而造成偏行,海难将很有可能发生。就在该灯塔附近的几个小岛上,就有3艘商船触礁。据统计,从1950以来,在萨瓦金群岛触礁的国际商船就有10多只,还没有统计渔船和走私船。我们在施工中就见到了3艘触礁商船的残骸,看着让人心寒。这里的每一个岛屿,几乎都诉说着一个悲壮的故事。

    苏丹海域作业的威胁主要还来自没有详细的准确的海图,苏丹政府对所属的海域几乎没有进行过详细测绘,连海军所使用的海图都是通过苏丹港保税区从沙特阿拉伯订购的。海图使用的资料基本上是早期英国海军及美国海军提供的测绘数据,以及后期商船取得的声纳数据。虽然现代的卫星资料可以准确地勾绘出水面上岛屿的分布,但大量的暗礁却很难在海图上显示。由于我们重力测量是单船作业,没有先导测量船。因此,这些暗礁将是威胁我们航行安全的最大隐患。

    6月10日,我们来到了测区东南部的Abu Marina珊瑚礁附近。该珊瑚礁面积有近200平方公里,是测区东南部面积最大的珊瑚礁,整个珊瑚礁只有三个极小的礁石露出海面。早期雪伏龙公司打的Sawakin South-1井就在该珊瑚礁的正中间。我到驾驶舱告诉船长,曾有个石油公司在这里打过一口探井,是一个我们感兴趣的地区。船长看看海图,珊瑚礁的周围有20米、10米的等深线,有些地方还标注着深度点,该珊瑚礁似乎经过了比较详细的勘测,船长表示可以靠过去试试。下午15:00点左右,我们从东向西向珊瑚礁靠近,在离井位还有7.8公里时,声纳发出了急促的报警声,深度剖面显示,刚才船越过了一块距声纳探头只有1.5 米的礁石,情况非常危险,而从海图上,这里的水深是9米。这时候船想往回走是不可能了,往东北和西北方向是用虚线和“十”字围成的禁航区。从海图上看,目前只有向西南方向可以突围,但由于太阳西照,很难看清海面的情况,因此只有下锚休息,等明天早晨再想办法突围。

红海日记(1) - 淡淡云天 - 淡淡云天
异常的海浪预示着暗礁的存在,是令每个航海者恐惧的地方

    第二天早晨06:00,船发动引擎并开始起锚,其实大部分人晚上都没有睡好,天一亮就起来,用望远镜四处了望。起锚后,所有船员都聚集在船头,有的用望远镜负责观察远处的海水颜色的变化及海浪的形态变化,连我的长焦相机也派上了用场。有的负责观察船近前方的海底礁石的分布情况,用手势引导船向前移动。船的螺旋桨时开时停,基本保持在缓慢的滑行状态。船长亲自掌舵,我也在驾驶舱时刻盯着导航仪和海图,及时预告前方可能的水深变化。船一会儿左满舵,一会儿右满舵,顺着珊瑚礁间的空隙象蛇行一样向前移动。水深一直在5米到25米间变化,声纳不停地发出急促的警告声让人直冒虚汗。原来悬在半空中的救生艇已放入海面拖着,做好了万一触礁的逃生准备。与珊瑚礁周旋了1个多小时后,水深增加到30多米,声纳报警开始解除,前面的海水逐步过度到深蓝色,大家才松了口气,回到了各自的岗位。通过这次历险,我们发现了海图的不准确性,因此也将在珊瑚礁施工的警戒水深从原来的10米调整到20米。 

红海日记(1) - 淡淡云天 - 淡淡云天

一艘希腊籍远洋货轮于1970年在位于136/201测线交点处的Sha’ab Loka暗礁上触礁

 


 这就是大海,这就是生活

 红海的一大特点是海岸没有宽缓的大陆架,水深变化非常大,经常是从十几米突然变化到几百米,海中的岛屿也多是陡立的珊瑚礁。因此,整个测区中间可供轮船抛锚的地方非常少。为了安全,我们晚上大多回到岸边的避风处抛锚休息。当夜幕降临,海面一片漆黑时,海岸上时常传来萤火般的灯光。对于整天长期漂浮在海面上的我们,那灯光是最令人向往的地方。我们多么希望早日回到那不再晃动的陆地,去度过一夜的安眠。想起那越来越远的测区,一条条未完成的测线,以及风浪越来越大的季节,这些灯光虽然近在咫尺,却又似乎远在天涯。

 由于我们租用的船小,重力队的2名成员从一上船就开始严重晕船,他们几乎6天没有吃饭了。而现在已进入6月份,这里的风浪将越来越大。为了能尽最大可能完成该项目,我们必须在这一航次尽快拿下东部最长的两条测线。这两条测线相距8公里,各长120公里,从海岸一直延伸到红海的中心区域。在晚上制订航线计划时,我还特地问了船长默哈默德.阿布达拉先生,在目前的风浪下这艘小船能否进入红海中心作业,他没有正面回答我,只是回答说:这就是大海,这就是生活,我喜欢。

由于测线太长,按6.5节的船速,这环测线必须有8小时在夜间行驶。为了夜间的航行安全,我们根据海图制定了详细的航线,避开所有已知的礁石区1公里以上。晚上我将设置好航线的GPS导航仪按在了驾驶舱舵手的旁边。6月12日早晨06:15分,轮船起锚沿140号测线从近海岸向红海中心驶去。船越走风浪越大,由于测线几乎与风向垂直,一个个巨浪冲击着船体,发出强烈的碰撞声。船在大浪的翻滚下强烈的摇晃。船上两名政府指派的安全局官员也发生了严重的晕船。

    中午12:00左右,船进入深海区,靠近了红海的中央国际航道,导航仪上显示,这里离该测线的终点还有50公里,估计天黑前能够完成8公里的逆风拐线段。从海图上看,船已接近萨瓦金群岛最外的一个珊瑚礁。我急忙爬上上层甲板了望,在船的左侧的珊瑚岛上有一座高高的灯塔,旁边还系泊着一艘和我们类似的小船。通过电台联系,那是一艘带着意大利潜水员到这里深海探险的旅游船。当我拿出相机拉着长焦进行拍照时,发现在附近的一个没有信标的小珊瑚礁上有一艘触礁轮船的残骸。

红海日记(1) - 淡淡云天 - 淡淡云天

远处是一艘系泊在Masamirit珊瑚岛上的意大利籍深水潜水探险旅游船,

近处是一艘在附近暗礁上触礁轮船的残骸

    下午17:20分,船到达140线的终点,进行了一个90的左转后向138线的端点驶去。这时的船完全进入逆风状态,巨浪一会儿将船头高高举起,一会儿将其重重地抛入波谷中,船不仅前后极度倾斜,还产生强烈的失重。十几分钟过去,一名随船的海军士兵倒下了,没多久,一名负责供电系统的海员也坚持不住了,现在船上12人中能坚持工作的只有5名船员和我共6人。我看着情况越来越严重,急忙爬上驾驶舱,向船长了解一下船的安全情况,如果不行就及时掉头回去。当我向船长问到该船是否曾经历过类似的风浪时,船长还是那句话 — “这就是大海,这就是生活”。从船长的语气中,似乎充满自信。我也放下心来,回船舱取了相机,乘在天黑前录下这段惊心动魄的经历。我从前后各个角度分别录了一段短片后,走进驾驶舱,让船长和另一水手欣赏了这段录像。船长看了一会,哈哈大笑对我说:周先生,从今起,我是否可以叫你“大海”先生,这样,我们现在又有6名船员工作了。我高兴地告诉他:“周”是我的姓,我的名的中文意思就是大海。他又很认真地对我说:你是一个有知识有学问的人,为什么不在城市找个工作,非要到海上来冒险。我也指着那汹涌的波涛,大声对他说:这就是大海,这就是生活。

 进入夜间行驶后,为了安全,我要求船长必须亲自掌舵,我也在计算机前密切注视着船的航迹、航向及在海图上的位置,以确保船能严格按预定的航线行驶,确保船的航行安全。当船回到海岸边时,已是第二天凌晨03:00,一直工作着的船员们已筋疲力尽,其他晕船的同事们情况也非常糟糕。到今天为止,我们的两位同事已经连续7天没有好好吃饭了。船下锚后,我和船长商订了尽快回苏丹港的计划。

 早晨06:00整,船长推门走进我的办公室,看我还在计算机前工作着非常吃惊。没等他开口,我就说:船长先生,早上好,回程路线我已经在驾驶舱的导航仪上设置好了,我知道大家非常累了,但为了能尽快回苏丹港,让晕船的人们能够尽快得到恢复,希望能够尽早启航。船长笑了笑说:我们没事,我们6个人还有5个可以继续工作,而你们6个人只剩下你一个了。船长转身走出办公室,很快听到了引擎的发动声和起锚声。06:30分,启航向苏丹港驶去。

 通过这一轮施工,离苏丹港最远,测线最长,珊瑚礁分布最密的这块硬骨头已经被拿下了。虽然下轮作业还有10多天的工作量,但只要天气不是急剧恶化,完成任务已没有太大的问题。

 


 精彩的海洋世界

    在红海,最精彩的莫过于观看海豚的表演。在测区南部的萨瓦金群岛一带,几乎每一个珊瑚礁附近都生活着一群海豚。每次经过一个珊瑚礁时,总会有一群海豚快速向轮船游过来。有些个大的海豚喜欢冲在船的前面翻滚、跳跃,有些则喜欢追着轮船激起波浪腾空飞舞,每群海豚的表演都在10分钟左右。当船离开珊瑚岛一段距离后,海豚们也逐渐散去。 

红海日记(1) - 淡淡云天 - 淡淡云天

每过一个珊瑚岛,几乎都有一群海豚过来为我们作精彩表演

    在深海处,还能经常见到飞鱼,我们常见的飞鱼有两种。一种个头很大,长约1米左右,鱼身为白色,这种飞鱼在起飞前需要一段长距离的助跑,在海面上划出一道长长的浪花,然后高高起飞,飞行距离至少在50米以上。由于这种飞鱼个头大,飞行过程比较长,碰巧时可以用相机记录下来。另有一种飞鱼身体很小,估计长30厘米左右,身体为深灰色,与海水的反差非常小。一般成群活动,贴着水面从一个浪尖到另一个浪尖呈跳跃式飞行,飞行速度非常快,还可以在空中进行急转弯,有时从船的左舷飞到船的右舷。由于飞行高度低,速度快,几乎无法抓拍到这种飞鱼的镜头。 

红海日记(1) - 淡淡云天 - 淡淡云天

在海上航行,也不时能看到各种飞鱼,但很难抓拍到

    在萨瓦金群岛的东北部的珊瑚岛上,经常有成群的海龟活动。海龟其实十分胆小,我们在路过测区东北部的几个珊瑚岛时,还没等轮船靠近,大群的海龟就从岛上往海里面跑,场面十分壮观。

    水母也是一种神奇的海洋动物,无论是在港口还是在深海都有它们的身影。每当晚上船下锚后,大群的水母就会顺着灯光向轮船聚集。水母是一种蘑菇状的原始软体动物,一旦捞出水面很快就化成一团水,估计身体99%的成分是水。大个的水母直径有10公分左右,中间有4个红点,大群的水母聚集在一起,就象一片桃花撒在海面上。 

红海日记(1) - 淡淡云天 - 淡淡云天

桃花水母和海胆

    钓鱼似乎是在船上唯一有趣的活动了。实际上,在船上钓鱼几乎不需要精力。在轮船航行时,用一个鲜艳的鱼状的浮飘带着一个鱼钩,用一根30米长左右的绳子拖在船尾。由于海里大部分鱼都有锋利的牙齿,因此鱼绳的前面一段必须用钢丝绳。只要有时间就回过头看一看,一旦有鱼咬钩,就慢慢收回鱼绳,最后将鱼提到船上。有时咬钩的鱼太大,收鱼绳时很容易将其崩断。海员们似乎都有个规矩,只要钓上的鱼够一天吃的就不再钓了。我们船上共12人,一般每天钓2条10公斤左右的鱼就够了,一条用于切生鱼片,一条用做炸鱼块。 

红海日记(1) - 淡淡云天 - 淡淡云天

钓鱼似乎成为海上生活的最大乐趣

    珊瑚礁几乎是所有旅游者向往的地方,普通的旅游者可以来此欣赏美丽的珊瑚和千奇百怪的鱼类。深水探险者可以在海洋的深处探索珊瑚礁的奇特造型及各种大型的海洋动物和植物。我们的船长是一名长期从事深海潜水旅游的潜水教练,每年带着大量来自欧洲的潜水探险者在萨瓦金群岛一带进行潜水探险旅游,因此对这一带的大部分珊瑚礁都非常熟悉。据船长介绍,有的珊瑚礁象磨菇状,上面很大,而下面的杆很细。有的象树一样,底部向上分成很多枝叉。

    在作业过程中,我们虽然经过大量的珊瑚礁,但都是从旁边匆匆而过,只有一次偶然的机会登上了测区东部的一个叫“Darraka”的珊瑚岛,欣赏了其美丽景色。该珊瑚礁虽然不大,但十分美丽。在水深1米左右的礁石上,结满了各种各样的珊瑚,各种漂亮的热带小鱼在珊瑚间游串。在礁石间的沙地上躺着大量的海参,礁石周围长着黑乎乎满身是刺的海胆。各种水草和软体珊瑚随着海水晃动。小螃蟹几乎都躲在珊瑚里面,大螃蟹則爬在浅滩或礁石上。在淌过约50米宽的珊瑚礁后,就到了的珊瑚岛。珊瑚岛高出海面5米左右,四周是白色的小沙滩,沙滩上有大量的小贝壳,岛上长着类似与骆驼草和红柳一样的植物,是各种海鸟的家园。

红海日记(1) - 淡淡云天 - 淡淡云天

Sanganab珊瑚礁鸟瞰

    在岛的背风面,风平浪静,一大群海豚在离船50米左右的地方慢悠悠地跳着水上巴蕾。没多久,一大群鲨鱼向我们游过来,在船的周围游荡。鲨鱼非常好钓,只要一下钩就咬,但由于体重太大,如果没有特殊的鱼叉等工具,要把它提到船上来很不容易。据船长介绍,这里鲨鱼不会轻易攻击人。他们在珊瑚礁潜水时,观看鲨鱼是一项最重要项目。大个的鲨鱼有2米多长,经常伴随着潜水员在水中游逛。 

红海日记(1) - 淡淡云天 - 淡淡云天

钩住了一条大白鲨

 


                                                                                    归航

        2006711700,我们完成了最后一条测线的施工。随着一声鸣笛,轮船在海面上划出一个漂亮的弧线,掉头向本次航行的终点苏丹港驶去。当轮船经过附近的一个珊瑚礁时,一大群海豚向我们追了过来,它们跟随在船的两侧,随着轮船激起的波浪跳跃着,欢腾着,久久不肯离去。我们大家都走出船舱,站在船舷上,向海豚们挥手告别。再见,一直伴随着我们度过艰难的每一天的朋友们;再见,美丽、可爱的海上精灵们。

    经过一夜的航行,天已蒙蒙亮,几声悠长的汽笛声传来,告诉我这里离苏丹港不远了。我走出船舱,站在前甲板上。举首眺望,层层远峦,心随风动。蓦然回首,波光鳞鳞,思绪万千

        难忘红海,

    难忘苏丹。 

 

 

 

周鼎潮 Zhou Dingchao 

2006年7月2日于苏丹港

  评论这张
 
阅读(1472)| 评论(3)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