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淡淡云天

走过一段旅程,留下一刻记忆

 
 
 

日志

 
 

走进撒哈拉  

2009-07-26 15:46:18|  分类: 非洲之旅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1.    序

2.    尼日尔概况

3.    东部重镇――阿格德兹

4.    初进撒哈拉

5.    比尔马绿洲

6.    漫漫打工路

7.     沙漠救险

8.     艰难的脚步

9.     相见恨晚

10.  大漠奇观

11.  小绿洲

12.  大漠儿女

13.  寻找古人的印迹

14.  贵宾来访

15.  再见,撒哈拉

16.  记后


2004年4月25日,在我即将离开苏丹赴尼日尔工作的前夕,公司领导和朋友们为我和几位即将离开苏丹的朋友举行了一个欢送晚宴,在晚宴上,大家再三嘱咐我一定要带回许多撒哈拉的照片和撒哈拉的故事。为此,我自从5月10日到达尼日尔的那天开始,坚持每天写日记,以便回苏丹时,能与朋友们讲述一个真实的撒哈拉故事,同时,为避免沙漠高温对胶卷的损坏,我还特意在途径巴黎时购买了数码像机,以便最大限度地实现朋友们的愿望。对于曾征服过国内所有大沙漠和青藏高原的我,对完成撒哈拉的勘探任务充满信心。

当结束了两个多月的沙漠作业后,我和东方地球物理勘探公司(BGP)的勘探队伍撤回到尼日尔东部的最大城市阿格德兹(Agadez),再一次住进了该城市最豪华的4星级宾馆――和平饭店(Hotel de la Paix)。还来不及清洗,我就迫不及待地拿出日记本,准备为撒哈拉此行写上最后一篇日记。当打开日记,回忆起一幕幕在撒哈拉沙漠中的艰辛和恐怖时,泪水忍不住地流淌,双眼已无法睁开。当敲门声让我从回忆中醒来,再次睁开眼睛时,日记本已完全浸泡在泪水中,一行行原本不太清晰的字迹已无法辨认,留下的只是计算机中的一些数码像片和埋在心灵深处的一个撒哈拉的故事。

一段艰辛,在生命中珍藏;

一个故事,与您共享。


尼日尔概况

尼日尔共和国位于西非撒哈拉的南部,属内陆国家,国土面积126.7万平方公里,人口1100多万,60%的国土面积为沙漠所覆盖,官方语言为法语,98%居民信奉伊斯兰教。由于是内陆国家,海上进出口主要通过贝宁的科特努(Cotonou)和尼日利亚的拉格斯(Lagos)港口转运。特殊的地理环境,对尼日尔的和平外交政策产生重大的影响。谦虚、诚实和友善在尼日尔人民中得到了充分的体现。

首都尼亚美,位于尼日尔西南部的尼日尔河畔,人口约80万。这里雨量充沛,空气湿润,植被发育,城市地势有较大起伏,城市街道绿树成荫,礼貌行车,交通秩序井然。国际机场旅客出入境快捷方便,行李不须开箱检查,但需检查国际旅行疾病预防免疫证。在政府机关、街道、集市、桥梁、机场甚至一般的军事设施等都可以随意拍照。与大多数穆斯林国家不同的是,星期六和星期天为公休日,不禁酒。初到尼日尔,就会让人感到国家的开放与和平。

尼日尔河发源于非洲西海岸的几内亚,流经马里、尼日尔并从尼日利亚入海,在尼日尔段为尼日尔河的中游,属峡谷型河流,风景秀丽,也是大型动物河马的重要息栖地。 

走进撒哈拉 - 淡淡云天 - 淡淡云天

尼日尔首都尼亚美

 


东部重镇―阿格德兹

从地理位置上,阿格德兹(Agadez)位于尼日尔的中部,从首都尼亚美至阿格德兹的公路里程为960公里,全程为沥青路面,城市间有大型豪华巴士通行,需行车12小时。其东部为大片的戈壁,往东170 公里,即进入人烟稀少的撒哈拉沙漠,因此从行政区划、人口及经济带上划分,人们习惯于称其为东部城市。阿格德兹北部为阿伊尔(Air)高原。城市坐落在尼日尔最高峰巴格仁(Bagazine,海拔2022米)峰的山脚下,特殊的地理环境形成了这里相对凉爽的气候和较充沛的降雨量。

从尼亚美到阿格德兹的沿途地貌为沙质平原地貌,树木比较稠密,植被也比较发育,在低洼处,常年积水,周围是生长茂盛的草地或庄稼。在每年的6月份雨季到来后,沿途一片绿色,牛羊成群。我到尼日尔时正是当地的高温天气,途中气温在45度左右,一路行车,车上空调几乎失去制冷功能,只能打开车窗。如果行车时油门过大,发动机的水温将很快升高,当水温超限时,必须停车,打开引擎盖迎风降温。沿途的城市周围都设有检查站,过检查站时,只需出示自己公司出具的路单和过路费即可,很少有检查护照或其它证件。

阿格德兹是一个开放的旅游城市,人口20多万,建有国际机场,在旅游季节,常有国际旅游包机提供国际直航。在该市共有10多家旅行社,为来自世界各地的游客提供撒哈拉旅游服务。阿格德兹周围农业发达,农产品十分丰富,大街上有个体的外币兑换点,为游客提供世界主要货币及周边国家货币的兑换。 

走进撒哈拉 - 淡淡云天 - 淡淡云天

具有独特建筑风格的阿格德兹清真寺 

走进撒哈拉 - 淡淡云天 - 淡淡云天

简朴的窗户装饰体现了主人的淳朴与浪漫     

撒哈拉地区是人类起源最早的地区之一,由于现今大部分地区被沙漠所覆盖,人烟稀少,因此大量的原始时期的文物尤其是石器时期的各种石器被保存了下来。另外,撒哈拉地区具有独特的沙漠奇观、古迹和各种神秘的传说,因此这里每年吸引着大量的来自世界各地的游客。据一位长期从事旅游服务的导游介绍,游客中有人类学家,考古学者,沙漠气候地理学者以及慕名而来的观光客。由于撒哈拉沙漠沙粒较粗,沙梁起伏有一定规律,比较适合沙漠驾车探险。因此也吸引了一些自驾车的撒哈拉探险者。大量外国游客的涌入,繁荣了这里的经济,也必然使这里更加开放。

  阿格德兹北部的阿伊尔高原曾是世界铀矿的重要产区之一,也曾是尼日尔的主要经济来源,在尼日尔国家博物馆中用模型和图片展示了阿伊尔高原铀矿开采的历史。日本等一些公司曾在此进行过大规模的开采,同时也对阿格德兹及矿区周边地区进行了规模性的经济援助及生活基础设施的建设,给当地人民留下了深刻的印象。我们初到阿格德兹在大街上行走或购物时,当地小孩以为我们是日本人,时常能听到“Japan—Japan”的叫唤声,心里十分不是滋味。 


 初进撒哈拉

我于5月13日夜到达阿格德兹BGP办事处。从沙漠驻地出来迎接的BGP重力队3名人员及两名当地司机驾驶两辆吉普车,在两名警察的护送下已与当天中午先期到达。在经过一天的休息和准备后,我们于15日向BGP重力队的驻地迪尔库(Dirkou)进发。

从阿格德兹到迪尔库有640公里的路程。其中将近有300公里的戈壁和340公里的沙漠。一般分两天行走,第一天从阿格德兹出发行驶300-400公里进入沙漠区并在沙漠中宿营。第二天天一亮就开始出发,争取在中午前到达迪尔库。这样可以避开中午高温下的沙漠行车,确保车辆和人员的安全。由于沿途没有加油站,而沙漠行车又十分费油,一般吉普车的百公里耗油量在20—30升左右,因此,我们出发前必须带上足够的饮用水、油料、食品、炊具、柴火、卧具、垫车板及每车两个以上的备胎。

欧盟、加拿大、美国、日本等国家在撒哈拉地区的主要通道和居民点打了许多水井,以便为在沙漠中生活的居民和驼队提供水源。由于沙漠起伏很大,有些水井的潜水面深达40米,取水非常困难。

在沙漠中,绿洲和树木显得格外珍贵。在离阿格德兹270公里的沙漠地区有一个名为Arbre地方,原来生长着一棵大树。后来一家日本公司在附近打水井时,不慎将这唯一的一棵树撞倒。人们对此十分痛惜和怀念,因而在该树生长的地方修建了一个树状的纪念碑,而这棵原树存放在首都尼亚美的国家博物馆内。 

走进撒哈拉 - 淡淡云天 - 淡淡云天

 进沙漠前的最后一个居民点

走进撒哈拉 - 淡淡云天 - 淡淡云天

在沙漠中用沙子洗碗,既干净又节约宝贵的饮用水

 

走进撒哈拉 - 淡淡云天 - 淡淡云天

在风沙平静的夜晚,沙漠宿营却也有一丝浪漫  

走进撒哈拉 - 淡淡云天 - 淡淡云天

欧盟基金会与加拿大政府在沙漠中打的一口水井,水面深度为38米     

        由于在行车途中其他事情的耽误,我们于5月16日下午4点到达BGP重力队驻地迪尔库。一路上,一望无际的大沙漠,起伏巨大的沙梁和炽热的高温,足以让我对撒哈拉感到恐惧。

比尔马绿洲

比尔马(Bilma)绿洲是撒哈拉沙漠在尼日尔境内的最大一块绿洲。绿洲呈南北向条带状展布,南北长约160公里,最宽处约3公里。全绿洲人口约1.5万,在绿洲的最南端比尔马设立了行政管理中心。比尔马地下水资源丰富,在该镇有一口自喷井,水量大,水质好,可供全镇约3000人的生活用水。在美国和欧盟的资助下,全镇建立了自来水系统,居民取水十分方便。

丰富的水资源给绿洲带来了生机,绿洲内树木稠密,各大小水池里有各种小鱼和水鸟。丰富的植被为这里牛羊提供了充足的食物,在水泊周围种有土豆、洋葱等农作物。这里丰富的野生椰枣和一种类似小米(我们习惯称之为撒哈拉草子)的植物是人们的主要食物。小麦和大米等粮食全部靠外界供给。全镇建有完善的供电系统,与外界的通讯主要靠电台,主要政府官员配有Thuraya手持卫星电话。                                 

走进撒哈拉 - 淡淡云天 - 淡淡云天

比尔马绿洲远眺

走进撒哈拉 - 淡淡云天 - 淡淡云天

清澈凉爽的水池是绿洲中孩子们的天堂 

走进撒哈拉 - 淡淡云天 - 淡淡云天

各大小天然水泊中生活着小鱼和水鸟

迪尔库位于比尔马北35公里,有5000多人口,BGP重力队营地就驻扎在这里。这里大部分为豪萨族居民,主要讲豪萨语和法语,能用英语交流的人非常少,因此在此作业,最好能聘请一位能懂豪萨语、法语和英语的翻译。

迪尔库是连接尼日尔内地与利比亚、乍得、阿尔及利亚的交通枢纽,因此这里是尼日尔东北部的一个边防重镇,部署了一个营的边防部队。迪尔库建有机场,可以起降C-130等大型运输机,为部队提供后勤支持。营长穆哈默德.穆凯拉(Mahamadou Mounkaila)曾于2001年在中国南京的军事学院学习,对我们十分友好,可以用英语和我们交谈。迪尔库流动人口较多,但民风淳朴,社会治安非常好。由于政府允许当地与利比亚进行自由边界贸易,市场供应相对丰富,尤其是汽车油料供应充足且价格低,这为BGP重力队的施工用油提供了极大的方便。

这里地下水潜水面在3米左右,居民区内有很多水井,生活用水十分方便。迪尔库建有发电厂,可提供居民的生活用电,但电力比较紧张并时常停电。如果使用空调等大功率电器,最好应自备发电机。

我们的房东穆巴克先生(Mr. Mubaka)是一位热情好客的人,他本人长期在利比亚做生意,是当地的富裕人家。家里有豪华TOYOTA吉普车,雇用了司机、机械师及多名园丁和杂务人员。房东可以用英语和我们交流,因此在整个施工期间为重力队车辆的租用及雇用当地民工等方面给予了我们很大的帮助,他自己也将最好的车辆以较低的价格租给我们使用。                

走进撒哈拉 - 淡淡云天 - 淡淡云天

尼日尔东北部交通输纽及边防重镇—迪尔库

走进撒哈拉 - 淡淡云天 - 淡淡云天

BGP重力队在迪尔库的驻地 

走进撒哈拉 - 淡淡云天 - 淡淡云天

房东(中)特意烤了两只全羊宴请驻军营长(左二)和BGP重力队成员      


        安尼(Aney)小镇位于比尔马绿洲带的中北部,靠近我们重力测区的北部边界。距迪尔库北45公里,约500人口,我们对此处并不十分熟悉,但这里一处山顶建筑吸引了我们。在施工中,有一条测线正好穿过安尼小镇。我们发现在一个直径约50米,高约20米,四处为垂直断壁的小山上,有一个与山一样大小的建筑物,建筑物墙高4米左右,围墙里面隔成小间。环顾四周,我们没有发现可供攀登的通道。由于语言不通,我们无法与当地人进行交流,也就无法知道该建筑的原由。                         

走进撒哈拉 - 淡淡云天 - 淡淡云天

位于安尼小镇的独特的山顶建筑 


漫漫打工路

卡扎非是阿拉伯民族的英雄,利比亚是西非国家打工者的天堂,在尼日尔,很多人的家里都挂有卡扎非的照片。丰富的石油资源,使利比亚成为北非最富裕的国家之一,也为国外打工者创造了大量的就业机会。因此,利比亚吸引了大批来自西非相对贫穷如尼日尔、马里、加纳等国家的打工者。

尼日尔是西非国家进入利比亚的主要陆路通道,来自四面八方的打工者首先聚集在尼日尔的东部重镇阿格德兹,再由阿格德兹经迪尔库到利比亚,从阿格德兹到利比亚边境乘车需要7天时间。几乎所有运输车辆都是性能超群的重型奔驰卡车,每辆卡车承载100多人。据当地边防警察介绍,最多时一车承载240人。一路上,他们要带上足够的饮用水、食物、汽车油料,汽车配件等。

卡车车箱的底部是各种转运物资,上部是随车者的行李,车的侧面挂满了饮用水、食物和其它生活用品,所有随车人员全部挤在行李的顶部。沙漠途中,一般有2-3辆车同行,以便在发生危险时相互救助。这些车队都是下午6点以后到第二天上午行车,下午休息,以避开下午沙漠的高温,尽量减少高温对车辆和人员的危险。由于沿途每100公里—200公里就有一口水井,因此车队一般都在水井边休息。一路上,如果疾病突发或发生车祸,生命将受到严峻挑战。道路两旁随处可见的小石堆(实际上是小坟墓),无不诉说着打工路上的艰险和打工者的辛酸。                                      

走进撒哈拉 - 淡淡云天 - 淡淡云天

漫漫打工路   


沙漠救险

  就在5月16日中午从阿格德兹到迪尔库的行驶途中,由于是当地司机驾驶,对当地的地形非常熟悉,为了抄近道以缩短行车时间,在进入沙漠后就没有沿主车道行驶。在距迪尔库约90公里的地方,我们看到了远处有人在晃动着白布。司机告诉我们,那一定是遇险的求救信号,于是我们调转方向,朝求救的目标驶去。我们在两名求救者的跟前停下,他们急切地告诉我们,他们是加纳人,一共有25人,前几天从利比亚回来,由于夜间行车,在进入沙漠后偏离了主车道。由于汽车抛锚停在了离这里约5公里的沙漠中,这些人已三天三夜没有吃喝了,部分人已生命垂危。他们两人是昨天夜里从出事地点走出来求救的。我们在他们的指引下快速向出事地点驶去。

到了出事地点,我们首先发现了一辆白色的丰田45型皮卡,大部分人躲在一块斜挂着的棚布下躲避烈日,也有不少人躺在炽热的沙子上不能动弹,生命垂危。为了尽快抢救这些人的生命,车一停下我们就卸下车上所有的水和食物,我们自己每人只留下一瓶矿泉水。由随车的两名警察维持秩序,首先将水分给体弱危急的人,再分给其他人。大部分人在喝水后立刻有了精神,在几十分钟后,所有人都能站立行走了。由于携带的水和食物十分有限,我们又将原本用于慰劳前线人员的西瓜分给了他们。

在险情基本缓和后,我们用卫星电话和迪尔库的警察局长取得了联系,迪尔库警察局立即组织了营救人员和车辆。由于出事地点偏离主车道5公里多,警察局又没有配备卫星导航仪,如仅根据口头描述,营救人员将很难找到出事地点。为了及时有效地展开营救,我们携带其中两名人员作为营救向导,快速向迪尔库驶去。

3个小时后我们到达迪尔库并直奔警察局,警察局组织的营救车已待命出发,我们与警察局长简短的交谈后,营救车辆和营救人员在两名向导的引导下向出事地点驶去。

第二天清晨,我们在警察局门口见到了那辆白色的丰田皮卡,遇困人员已全部脱险。        

走进撒哈拉 - 淡淡云天 - 淡淡云天

经过三天的饥饿与干渴,25人中只有少数几个人能站立行走  

走进撒哈拉 - 淡淡云天 - 淡淡云天

向遇险人员分发饼干和西瓜 


艰难的脚步

 重力勘探面积2万平方公里,另有近900公里的区域剖面,按2公里*1公里的测网,重磁力勘探共需完成11000公里的测线。从卫星影像图上看,测区北部为高大的平行沙梁,沙梁延伸达数十到数百公里,测区南部为网格状沙丘。从1:200,000的地形图分析,在测区的中部,还分布着大量蜂窝状沙窝,凭以往的经验,这些地区都是松软的沙窝,就是使用专用的奔驰沙漠车施工,难度也是非常大,何况现有的只是普通小型越野车辆。虽然到此参加野外作业的所有队员都具有丰富的沙漠作业经验,但面对如此复杂的沙漠地貌,从没经历过的酷热天气以及薄弱的后勤保障系统,谁都不能不为之担忧。 

走进撒哈拉 - 淡淡云天 - 淡淡云天

卫片上显示测区北部的平行状沙梁 

走进撒哈拉 - 淡淡云天 - 淡淡云天

卫片上显示测区南部的网格状沙丘   

为了施工安全,我们将原来计划的10个野外作业组合并成5个组,每个组配备2到3辆吉普或皮卡车,有两名中方人员和6名当地民工。每个车配有车载电台和卫星导航仪,每个组配一台手持卫星电话,每人一个急救包。5个组都要求在相邻测线上作业,以便在出现紧急情况时相互援救。每次出工每组需完成一环约230公里的测线。视距离远近和地面条件,一般需3—4天时间。

在大沙漠中作业,最常遇到又十分危险的是翻越沙梁。在翻越沙梁时,由于司机很难每一次都能根据沙梁的坡度、坡高和沙质的软硬准确地掌握车辆起跑及冲坡的速度。速度过小,车辆无法冲上沙梁或被架在沙梁上。速度过快,车辆在翻越沙梁后容易造成飞车,造成严重后果。因此在翻越一个高大而陌生沙梁前,所有成员必须下车,通过徒步踏勘,寻找沙质较硬,沙梁两边坡度较小的地方进行翻越,即使这样,险情还时有发生。在中南部地区作业中,每个作业小组每天都要翻越10—20座大型的沙梁。                            

走进撒哈拉 - 淡淡云天 - 淡淡云天

徒步踏勘后,用手势指挥车辆翻越沙梁         

走进撒哈拉 - 淡淡云天 - 淡淡云天

冲坡速度过快,翻梁时采取紧急制动,车头扎在沙梁上 

走进撒哈拉 - 淡淡云天 - 淡淡云天

冲坡时速度过小,翻梁时汽车底盘架在沙梁上,四轮悬空,失去动力     

        如果说沙漠中的行车安全控制在自己的手中,而那酷热的高温却无法躲避,尤其在中午11点以后,太阳直照沙漠,沙漠对阳光产生强烈反射,沙漠附近的气温急剧上升,最高气温可达摄氏55度。在高温下,汽车空调基本失去制冷功能。即使个别车空调性能较好,也由于空调的启用,将导致发动机负荷增大,水温急剧上升及汽车动力下降而被迫关闭。此外,由于沙漠对阳光产生强烈反射,司机根本无法看清沙漠的地表起伏情况,给行车安全带来很大的危险。因此,我们在施工中规定在中午12点—下午3点都必须停止作业,就地停车休息。然而,在摄氏50多度的沙漠中休息,如果没有去亲身体会,谁能想象到那又是何等的滋味。     

走进撒哈拉 - 淡淡云天 - 淡淡云天

  在沙漠中停车休息, 怎能抵御炽热的阳光的照射和沙漠的烘烤

 沙暴对野外作业带来了又一个威胁。虽然从季节上还不属于沙暴季节,但我们仍时常遭受强烈沙暴的袭击。沙暴一般发生在傍晚到夜里。短则几个小时,长则整个晚上。在晚上遇到强烈沙暴袭击时,人们根本不可能睡觉,就是连生火做饭都不可能,大家挤在狭小的车内等待沙暴的过去。一般地,刮沙暴时都伴随着高温的夜晚,这对在烈日下煎熬了一天的人们无疑又是一次沉重的打击。

在测区的中南部,沙质松软的沙窝更增添了作业的难度。在松软的沙窝中,不是汽车,就是徒步行走都非常艰难。然而,在沙漠中施工,人如果离开汽车将更是寸步难行,不算仪器,就是光背水也无法满足一天的消耗。在这些地区,汽车基本上是走一步,陷一步,一天只能前进十到二十公里。             

走进撒哈拉 - 淡淡云天 - 淡淡云天

野外作业人员都时常遭受沙暴的袭击,这只是沙暴刚开始时的情景     

走进撒哈拉 - 淡淡云天 - 淡淡云天

测区中南部的松软沙窝   

在工区南部作业时,最让人担忧的是后勤支持,从迪尔库营地到1号测线的直线距离约130公里,行车最快需要7个小时。在大沙漠中行车,一般载重量1吨的小车最多只能承载500公斤。如果去送一趟油,运送车往返自身的油耗就得150公升。这为南部地区作业的后勤供应提出严峻的挑战。

从迪尔库到工区南端的运输线,实际上是基本沿着驼队行走的路线。为了确保后勤供应,我们一直想雇用当地司机来运送物资,可不管你出何价,当地根本没有人愿意承担这项任务。为此我们不得不将野外作业队伍重新整合,由5个作业组合并成3个组,适当减少队伍规模,以腾出更多的车辆作为后勤保障。靠自己的力量完成这最南部的作业任务。                  

走进撒哈拉 - 淡淡云天 - 淡淡云天

汽车行驶在通往工区南部的供应线上   

重力队在刚开始施工时曾雇用了20多名当地司机和30多名当地民工。由于大部分人不能承受如此艰苦的工作环境,纷纷要求辞退。到南部最困难的地区作业时,只留下了3名当地司机和4名民工。

 


相见恨晚

6月6日,应该说是一个吉利的日子。我们一行7人驾驶两辆吉普和一辆皮卡车,在一名驼夫的带领下对Zoo Baba以南的网格状沙漠进行踏勘。在Zoo Baba一带,是整个工区中沙梁起伏最大,沙质松软,作业难度最大的地区。

从Zoo Baba出发,计划行程160公里。为了节省油料,我们将一辆吉普车停在Zoo Baba,对其它两辆车加满油。当按预定的路线行驶30公里时,我们发现前面大沙梁上有一个黑点,在那荒凉的沙漠中,任何一个物体都会引人注目,驼夫告诉我们说,那可能是一只骆驼。我们一边行驶一边继续观察,却越来越感到疑惑:骆驼从何而来,又往何处去,为什么独自行走,为什么这么长时间没有动静。于是我们决定向该目标驶去,去看个究竟。当行驶到大沙梁跟前时,沙梁上的那个黑点已经看不见了,却惊奇地发现在大沙梁下面的沙窝中躺着一辆被烧过的吉普车。在我们车辆向被烧吉普车靠近时,两辆车同时陷在了沙漠中,这里的沙子非常松软。在经过一段时间的努力脱离误车后,我们大家用双脚试探着前面的沙地,寻找较硬的沙面为车辆引路,一步步向被烧吉普车靠近。

被烧吉普车的四个轮胎和油箱均已被拆下,轮胎在离车20米远处烧毁,只留下轮毂和一些轮胎的钢丝。汽车的前挡风玻璃在燃烧后暴裂成粉末状。从车的遗骸中我们发现该吉普车有坚固的内防翻架,前桥有双液压减震,前后桥为弹黄悬挂,车头上还能隐隐约约地看到燃烧后留存的字迹,在车头附近的沙面上发现了该车的车牌,显然这不是尼日尔的车牌号。据车的遗骸推测,该车可能是经特殊改装后的丰田越野车。                                 

走进撒哈拉 - 淡淡云天 - 淡淡云天

燃烧后的吉普车遗骸   

被烧吉普车的发现,使我们对大沙梁上的黑色物体产生了更大的兴趣。通过徒步蹋勘后,引导车辆冲上了沙梁。发现该黑色物体原来是一辆大型卡车。驾驶楼翻转朝下,装有V10发动机,车体被烧毁,除车箱尾部有个褪色的黄色“壳牌”的标记外,没有其它可辨认的标志。四个车轮已深深地陷入沙漠中。从车箱带有吊装设备及布置来看,该卡车是一辆宿营及修理工具车。两车的车头方向一致,相距约500米。可以判断这两辆车结伴而行,大卡车在前,小车在后,如果真是这样,那将是沙漠探险中犯下的一个致命的错误。

我们在现场时,对两个车辆在出事前后的情景作了各种猜测,但无法得到令人信服的答案。而可以肯定的是,这两辆车在翻越沙梁时不幸双双陷在沙漠中。吉普车也许可以通过努力摆脱困境,但小车所能携带的油料和水,根本无法支持长途的沙漠旅行,如果不是对这片沙漠非常熟悉,要想找到附近的绿洲也是非常困难的。

驼夫在看完现场后告诉我们说:从吉普车油箱及轮胎的拆卸及两车的焚烧推测,在两辆车遇困后,为了向可能从附近经过的驼队发出求救信号,他们先拆下油箱和轮胎,给轮胎浇上油后放火燃烧。之后,再在汽车上浇上燃油,将汽车烧毁。

由于时间紧迫,我们在拍完照后急忙向前赶路。一路上,在短短的一上午,我们在沙漠中陷车10余次,60多公里的路程已耗了半油箱的油。为了安全,我们决定中途返回。在沙漠中,尤其是过大沙梁时,一般不能原道往返。返回的途中,在距遇险车辆约2公里的地方,发现了一块可能是该遇险车队的标识和大卡车的车牌。 

走进撒哈拉 - 淡淡云天 - 淡淡云天

遇险卡车烧毁后的残骸   

回到Zoo Baba后,我们向当地居民问起此事,他们都对此事毫不知情。在回到迪尔库后,我们向驻军首长Mohamadou Mounkaila营长汇报了此事,他表示此前没有这方面的情报,也没有开展过有关的救援行动。也许他们已消失在茫茫的沙漠中,也许他们已成功脱险。在此,我不禁想起5月16日沙漠救险时的一幕,如果不是我们及时救援,再过两天,车上的25人带给亲人的将是永远的思念,而给撒哈拉又将增添一个不解之迷。

在后来的6月24日,一个重力作业小组在Zoo Baba西南70公里处,发现了两具干尸,民工们按当地的风俗用沙子将其掩埋。

撒哈拉,无愧为死亡之海。

 


大漠奇观

在撒哈拉沙漠中最壮观的莫过于盘据在宽缓沙梁上的一条条巨大的沙龙。主要分布在工区中部Yoo Kerami一带,这些沙龙逢山过山,延绵数十到上百公里。如果能站到一个制高点向四处了望,条条巨龙盘据在脚下,一直向天边延伸。没有人不为这壮观的景象所惊叹。                              

走进撒哈拉 - 淡淡云天 - 淡淡云天

撒哈拉壮丽的沙龙景观   

小石林是撒哈拉沙漠中又一奇特的景观,虽然不象沙龙那样壮观,但的确让人称奇,向人们展示了大漠中的一种秀丽。我们发现的小石林主要分布在工区西部的Fazei一带。每片小石林面积几到十几平方公里,由无数个高10-40厘米的黑色小石柱组成。我们原以为这些小石柱的底部连着沙漠下面的基岩,但实际上这些小石柱全部直立着浮在沙面上,只是底部均有一个拳头大的基座。从近处看,这些小石柱有象骆驼,有象狮子、马,也有象士兵等各种动物和人物造型,栩栩如生。                      

走进撒哈拉 - 淡淡云天 - 淡淡云天

小石林中栩栩如生的动物和人物造型   

 沙漠中传说中的魔鬼城,实际上是一种风蚀后的盐丘地貌。由于盐丘各部位的成分和硬度不同,在沙漠中长期的风蚀作用下,形成各种奇怪的造型,有的形状看似恐怖。在傍晚,大风从盐丘间穿过,能发出各种恐怖的声音,魔鬼城由此得名。在测区内的Kafra附近就有一处盐丘地貌,我们在白天经过这里,却给人一种美的享受。                                       

走进撒哈拉 - 淡淡云天 - 淡淡云天

魔鬼城--沙漠中的风蚀盐丘地貌  

在撒哈拉沙漠中时常刮起大风,风沙过后,在迎风的沙梁坡面上,留下了微微的波纹,露出大漠中一丝淡淡的温柔。而在沙谷中较松软的沙面上,呈现出似大海汹涌的波涛。

在沙漠中的某些地区,较高的山峰尚未被沙漠完全淹没,露出一个个孤立的山峰,有的象汪洋中的小岛,有的象废弃的古城堡,颇为壮观。                    

走进撒哈拉 - 淡淡云天 - 淡淡云天

在沙漠中矗立的岩墙,正似废弃的古城堡  

在风沙平静,夕阳西下时,是我们一天中最温馨的时刻,大家结束一天的辛劳,在温暖的沙面上安营歇息,生火做饭。一座座金色的沙山映红了天空,显得分外美丽。                                

走进撒哈拉 - 淡淡云天 - 淡淡云天

队员们在夕阳下安营歇息  

在工区中南部Ounissoui一带的沙漠中,有一片奇特的草地,小草大小相似,疏密有致,简直就象人工种植一般。开始我们以为这里的潜水面浅,适合小草生长,其实不然,我们挖下很深都是干燥的沙子,我们对这些小草为何能够在此生长深感迷惑。在工区南部的Termit一带,有很多的小草将一大截的草根露在沙漠上面,令人称奇。                                        

走进撒哈拉 - 淡淡云天 - 淡淡云天

奇特的草根


小绿洲

在测区内,除了比尔马和Zoo Baba有人居住的绿洲外,还有9个无人居住的小绿洲,最小的绿洲只有一棵树。在绿洲中最为常见的有椰枣树和槟榔树。这些绿洲虽小,但也是过往驼队的重要驿站。绿洲中硕大的椰枣树不仅给过往的驼队提供一片阴凉,其挂满枝头的椰枣也可为驼夫们补充可贵的食物。

沙漠中每一个绿洲都有她的名字,年长的驼夫们对附近的绿洲都了如指掌,无论白天黑夜,都能准确无误地带你到任何一个绿洲。 

走进撒哈拉 - 淡淡云天 - 淡淡云天

槟榔树是撒哈拉地区最常见的树种之一   

Achegour绿洲正好位于从迪尔库到阿格德兹的主要通道上,距迪尔库150公里,这里有几棵枝叶茂盛,常年翠绿的大树。在树的旁边有一口水井,水面深3米左右,但水质发苦,不能作为饮用水。无论何时路过这里,都能看到有车停在附近,人们在树阴下休息、做饭、用餐,这已成为当地人的习惯。                                      

走进撒哈拉 - 淡淡云天 - 淡淡云天

Achegour绿洲   

 据当地驼夫介绍,Yoo Baba绿洲在1970年前曾有人居住,由于沙漠的不断侵袭,该绿洲已不具备人类长期生存的条件,因此这里的人们被迫迁移别处。现在我们所能看到的只有6丛椰枣树。不过这里的潜水面很浅,只有1米左右,很容易就能挖到水,且水质好,可以作为饮用水。因此,这里现在仍然是过往驼队重要的休息场所。                     

走进撒哈拉 - 淡淡云天 - 淡淡云天

现在的Yoo Baba绿洲只有6丛椰枣树 

位于测区中南部的Midjigatene绿洲仅由几颗槟榔树组成。从远处看,几棵不同高度的槟榔树矗立在荒芜的沙漠中,构成了一幅梦幻般的画卷。

 Kafra绿洲只有一棵树,是我们见到的最小的绿洲。虽然看似孤单,却枝繁叶茂,常常吸引过往的人在此歇息。 

走进撒哈拉 - 淡淡云天 - 淡淡云天

只有一棵树的Kafra绿洲    

 


大漠儿女

由于语言不通,我们和当地居民的交流很少,因此对当地人的生活方式并不十分了解。但从我们所雇的当地雇员的身上,充分体现了当地民风的淳朴。在两个多月的施工过程中,相机、手机、各种文具等一直放在桌面上,但整个队上没有丢失过任何东西。当地民工在离开公司后,都会将随身的属于公司的物品如打火机、火柴、钢笔等交还。

测区内人烟稀少,除比尔马绿洲带有一定规模的人口分布外,只有一个叫Zoo Baba的小绿洲有人居住。该绿洲位于距比尔马南80公里的大沙漠中,一般运输车辆很难到达,与外界的联系主要靠驼队。随着作业逐渐向南推进,为了制定更有效的针对沙漠南部地区的施工方案,我们决定对Zoo Baba以南地区进行一次踏勘。我们询问了在比尔马一带的居民,几乎没有人去过那里。后来我们在比尔马正巧碰上Zoo Baba学校的校长,能讲英语。我们到来时,正值学校放假,他是乘放假期间跟随驼队来比尔马度假的,因此,我们就请校长作为我们的向导。

绿洲面积约5平方公里,有9户人家,设有一所学校,只有一名校长兼教师,共有10多个学生。用骆驼从Zoo Baba到比尔马需两天时间,因此这里的居民也很少与外界联系。这里的居民有一种特殊的装饰,妇女的鼻子上都挂有一个金属环,无论男孩女孩的头发大都只保留中间一绺并直立着。这里的居民饲养着少量的鸡和羊,没有农作物。绿洲中主要生长有椰枣树和槟榔树,在山前的低洼处长有稀疏的小草,可作为羊的饲料。

在Zoo Baba绿洲中,我们还发现了许多用石头和泥巴围成的有1米多高的圆柱形围拦,原以为是饲养家禽的围拦,走到跟前才知道是护养小树苗的挡风井。在Zoo Baba地区,风沙很大,人工种植树苗很不容易,如果没有这些坚固的挡风井,幼小的树苗很容易被风沙刮断。大量自觉地人工种植树苗,反映了这里的人们认识到了保护环境的重要性。

在大沙漠中,人们无论是串亲访友,还是通商贸易,唯一的交通工具就是骆驼。我们在沙漠作业时,也经常能见到驼队在行走,少则3-5只,多的达上千只。大型驼队主要从事长途或跨国的通商贸易。在驼队经过的途中,我们也经常发现死亡的骆驼。

在大漠中,人们虽然生活艰辛,但他们的脸上总是露着微笑。 

走进撒哈拉 - 淡淡云天 - 淡淡云天

Zoo Baba学校

走进撒哈拉 - 淡淡云天 - 淡淡云天

Zoo Baba儿童的各种特殊的发型   

走进撒哈拉 - 淡淡云天 - 淡淡云天

上千只骆驼组成的通商驼队穿过撒哈拉沙漠去往利比亚         

走进撒哈拉 - 淡淡云天 - 淡淡云天

在比尔马绿洲,当地居民用手工将一种类似于小米的草子制作面粉    

走进撒哈拉 - 淡淡云天 - 淡淡云天

卖盐巴的小姑娘,虽然头负重担,但面带微笑  


寻找古人的印迹

撒哈拉地区是人类发源地之一,在我们工区内的Bilma绿洲带曾经是撒哈拉地区古人类最活跃的古河道之一。大量石器时期的各种石器在这里被发现,有很多石器保存完好,因此,这里每年吸引大批的游客。由于游客数量的增多,在绿洲附近及旅游车辆能够安全进入的区域,现已很难找到完好的石器。只有在游客不能涉及的沙漠中才能发现保存完好,制作精美的各种石器。

我们在施工过程中仅沿侧线行驶,或偶尔停车休息,就发现了大量保存完好,制作精美的石器。从我们发现的石器的分布位置来看,这些古石器主要分布在Bilma—Agadem, Fachi—Termit 以及Bilma—Termit的古河道上。在参观了尼亚美国家博物馆后,我们发现有部分石器甚至比在博物馆中收藏的还要精美。                                        

走进撒哈拉 - 淡淡云天 - 淡淡云天

各种石具磨盘

走进撒哈拉 - 淡淡云天 - 淡淡云天

石刀、石斧、石箭等   


贵宾来访

6月8日下午15:05,尼日尔第一夫人(Madam Tandja Zeinabou Laraba)乘专机到达比尔马和迪尔库访问,期间看望了BGP职工并合影。

走进撒哈拉 - 淡淡云天 - 淡淡云天

尼日尔第一夫人 (左三)、阿格德兹州州长(左二)

在迪尔库BGP重力队驻地


再见,撒哈拉

7月11日下午13:54分,重力队完成了最后一个测点的数据采集。对所有队员来说这是一个激动的时刻,大家在此拍照留念,并把消息通过卫星电话传到了队部。在所有人员撤回驻地后,大家换上新装,在帐篷前拍照留念。

经过一夜的行车,当撤离的车队走出沙漠时,发现沙漠外围地区的雨季已经到来,道路两旁的树木焕发了新绿,充满生机,两个多月的沙漠生活宣告结束了。“攀登高峰望故乡,黄沙万里长……”,一曲“梦驼铃”通过车载电台在车队中响起,大家也跟着和唱,歌声越来越大。但还不到歌曲的一半时,歌声突然终止。环顾四周,人们的眼眶中已饱含泪水。是辛酸,是激动,是思念……,泪水中包含得太多。 

走进撒哈拉 - 淡淡云天 - 淡淡云天

BGP重力队在最后一个测点进行GPS、重力和磁力数据采集   

走进撒哈拉 - 淡淡云天 - 淡淡云天

施工结束后,全体重力队员在迪尔库驻地合影留念

走进撒哈拉 - 淡淡云天 - 淡淡云天

 到达阿格德兹BGP办事处后,大家开怀畅饮     

 


记后

在我们再次回到阿格德兹时,各种肤色的旅游者挤满了各个宾馆,撒哈拉的旅游季节又要开始了。他们的到来,在很大程度上繁荣了这里的经济,给当地政府和人民带来了不少的财富。但对当地人来说,这样的景象已习以为常,而对中国石油人的到来,他们却充满着格外的热情,每当我们走在大街上,时常能听到人们的呼唤:“BGP-China, BGP-China”。在一个加油站时常断油,电力主要靠尼日利亚供给的极度缺乏能源的国度里,也许,人们对我们中国石油人的到来充满更多的期盼。

 

 

 

周鼎潮 Zhou Dingchao

2004年7月21日于尼亚美

  评论这张
 
阅读(1968)| 评论(5)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