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淡淡云天

走过一段旅程,留下一刻记忆

 
 
 

日志

 
 

梦回羌塘(五)  

2009-07-26 02:49:26|  分类: 走近自然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13.    似梦非梦

 

修车

在绒马附近作业时,一个联队的一台新“北京2020”莫名奇妙地出了故障,随队的修理工和几个老司机检查了好几天,就是查不出问题。似乎哪个部件都是好好的,就是点不着火。要知道,这些修理工和司机都是经过部队严格培训的修车高手。我当时在附近的一个联队的营地工作,听到这件事后,就和安多的前指进行了联系。前指派来了一位公司最有经验的技师和我一起前往绒马。几位高手一起在研究,分析,调试了一天后,也是毫无结果。没办法,只能用一台大卡车背着这台“北京2020”到拉萨的修理厂去维修。

 

从绒马营地到拉萨最快要走3天。10天后,这台“北京2020”还是原封不动地背回来了。我们所有人都感到奇怪,一辆国内最普通,最容易修理的小车,竟然让这么多高手束手无策,从而也激发了很多人对西藏各种神秘的猜测和想象,一位中校军官总是摇头说:“这就是藏北,这就是藏北的神秘”。

 

几天后,一位炊事员发现做饭用的红外炉没有柴油了,就提起放在厨房帐篷外的柴油桶准备加油,却发现油桶空了。就提这油桶过来对大家说:“我记得十几天前还是一桶满满的柴油,真奇怪,桶也没漏,怎么就干了”!大家一听更是吃惊。沉默片刻,开“北京2020”的司机突然大喊一声:“真该死,我把那桶柴油加在车上了”!帐篷里发出了哈哈大笑,至此,似乎原有的各种神秘的猜测自然也烟消云散了。然而,略有常识的人都知道,无论是手感、气味和颜色,柴油和汽油都有很大的差别,任何接触过的人都能很容易辨别。但是为什么这么多和汽车打了多年交道的专业人员,甚至是西藏最专业的汽车修理厂的技师们都在同一时间失去了辨别能力呢?!

 

 

无题

有一天我刚来到驻扎在依布茶卡的一个联队营地,晚上有一个作业组回来时已经天黑了。一起吃完饭时,有位小伙子突然提起一件事,说在刚才回来的路上,大概离这里2公里的地方,碰到了一大群野驴正在车的前方横穿过去,由于躲闪不及,好像撞倒了一只,不过没有看清楚。“那我们明天去割点野驴肉回来吃吧”,“还是去把驴鞭割回来吧,大补” ……,大家七嘴八舌就聊了起来。

 

第二天早饭后,我和炊事员及一名士兵提着一把刀,一把小斧子,士兵扛着一支冲锋枪,从营地出发沿着昨天他们回来的车辙走去。走了一公里左右,突然下起了一阵小雨,鞋湿了,棉大衣也湿了,走路越来越累,肩上扛着的小斧子也觉得越来越重了。我看着小战士背着枪还是很轻松的样子,就想和战士换一下。估计是纪律约束,战士有点不愿意。不过没一会就主动把枪递给了我,当我伸手接枪的同时,战士顺手将弹夹卸了下来。

 

晃晃悠悠走了将近一个小时,终于看到了那只倒在地上的野驴,大家突然有了精神,走路步伐也加快了。可是走到跟前一看,原来这头野驴并不是当初大家想象的公驴。炊事员看了看,长长地叹了一声气,什么肉也没割就回来了。等回到驻地,我们都已经很累了。看着我们两手空空回来,大家也似乎明白了点什么,相互看了看,摇摇头,沉默一会,接着是一阵哈哈大笑。

 

 

梦回羌塘(五) - 周鼎潮 - 淡淡云天

臧羚羊角

 

色林多错

色林多错位于测区的南部边缘,在测区西部作业时,每次来往测区,都要从湖边经过,色林多错是西藏仅次于纳木错的第二大湖,湖面面积大于1000平方米。据当地藏民说,色林多错是“色林魔鬼湖”的意思。一般到了一个湖光山色的地方,都会停下车,歇歇脚,喝点水,吃点东西,可我们每次到了这一地区都有一种莫名其妙的恐惧。湖边水草还是比较肥美,可看不见有牧民在此定居,真是奇怪!后来通过查阅资料,才知道在藏北民间对纳木错、色林多错、格仁错这三湖的来历有这样的传说:

 

  很久以前,在拉萨以西的堆龙德庆(驱魔谷)居住着一个叫色林的恶魔,他的身子高大如山,肚子很大,每天吞食许多生灵,被害的不计其数,真是残忍极了。后来,大慈大悲的莲花生降到人间,他得知此事以后,非常怜悯那些生灵。于是他决定降服此魔,为民除害。莲花生来到堆龙德庆,找到色林,施展法术大战恶魔,经过几十回合的恶战,色林渐渐无力招架,顺着山谷向北且战且退,莲花生紧追不舍。

 

色林仓皇逃到藏北,找不到藏身的地方,正在上天无路,入地无门的时候,他看见一个碧绿的湖,就一下子钻进去。可是湖水清澈见底,从湖底可以望到天空,从此就叫“天湖”,也就是现在的那木错。色林无法藏身,跳上岸继续跑,莲花生紧紧追赶。

 

  色林跑到申扎东郊时,前面又有一个湖,他怀着一线希望跳进去,但湖水太浅,没法盖住他的身躯。这时莲花生已经到了湖边,色林没法上岸,于是,他横游到对岸,向东北方向逃去。这个湖就叫“长游湖”,也叫格仁错。

 

色林拼命逃跑,逃到岗尼羌塘以南时,看见前面有一个大湖,水深且浊。色林知道这里可以藏身,就一头钻进湖底,瞬时无影无踪。莲花生赶到岸边,就把本来居住湖中的七个精灵叫来,让他们在岸边守着,永远不要让恶魔出来。并命名为“色林多错”。在色林多错南边的平滩上,直直伫立着七个石山,远远望去就象七个勇士在坚守岗位,传说,那就是监视色林的七个精灵的化身。

 

梦回羌塘(五) - 周鼎潮 - 淡淡云天

色林多错

 

 


14.    情系羌塘

 

救死扶伤

在双湖西100公里左右的一个叫珠玛的村子,共有10来户牧民。装有一台风力发电机,可以提供少量的生活用电。这里地势较低,海拔4800米左右,水草也比较丰富,羊群众多,可能是双湖地区羊群最多的一个村,实际上这里建有是一个乡级的行政机构。5月中旬,我们的一个联队就驻扎在这里。由于这里离安多较远,后勤车辆往返一趟至少要3天时间。联队就想从村子买些羊,尽量减轻后勤供应的压力。我们找了牧民,牧民说卖羊要乡长批准,去找乡长,乡长说卖羊要双湖的县长批准,真叫人哭笑不得。其实我们很清楚,他们对我们的到来怀着一种抵触的情绪。

 

几天后的一大早,乡长和几个藏民急匆匆地跑到我们营地,要见我们医生。开始以为是想要点药,这在野外无论在哪都是常有的事。可是他们一见到医生就一边急急忙忙说个不停,一边攥着医生就往外走。我们估计是村了有人得了疾病了,就让医生准备好药箱,开着车去看看。医生来到乡长的家里,发现乡长的老婆躺在床上苦苦挣扎,双手捧着肚子疼痛难忍。医生对她进行了检查,诊断为肠粘连,如果得不到治疗将有生命危险。医生回到营地,取了几瓶盐水和一些药品,回去给她进行了输液,病情很快得以缓解,到了下午病人就完全恢复了。

 

第二天,乡长和几个牧民一起牵了4只羊送到我们营地。一阵寒暄和感谢后,我们收下了4只羊,并按估计的市场价把钱递给他们。乡长一看我们要给他钱,突然就翻脸了,向我们大声吼了起来。我们没有完全听懂他的话,但意思就是:给你们送羊是跟你们交朋友,你们不收羊,就是看不起我们,不愿意做我们的朋友。我们急忙向他们道歉,表示我们刚到这里,不懂这里的规矩,让他们多多包涵,并把医生叫过来,给他送了些药,并告诉他怎么服用。乡长接过药,带着几个人兴匆匆地回去了。

 

此后,我们和这一带藏民的关系融洽了很多,只要想买羊,随便跟哪个牧民说一声,很快就会有人将羊牵到我们的营地。

 

 

雪灾救险

五月下旬的藏北,一连几天,狂风怒吼,大雪纷飞,距安多300公里的色乌乡发生了50多年来罕见的雪灾,粮草断绝,牛羊大批死亡,色乌乡300多居民的生命受到了严峻挑战。

 

安多县委、县政府得到消息后,焦急万分,但苦于路途遥远,沼泽遍地,他们所有车辆中最好的一台东风车也根本无法进入藏北水网地区。无奈,安多政府于66日找到我们前指领导,说明情况后,前指领导当即表态:人命关天,事关重大,抗雪救灾,责无旁贷。于是,我们抽调了两台奔驰车和4名司机,由安多县一名副县长带队,组成救援小组,载满粮食,连夜向色乌乡开进。

 

色乌位于扎加臧布河以北50公里的其香错的边缘,周围是大片的沼泽。我们于第二天凌晨就到达扎加臧布的北岸。可是前面的50公里却历尽艰辛。为了避免两台车同时陷车,两车一前一后,保持100米左右的距离,一辆车陷住了,用另一辆车去拖,就这样走了两天一夜,一共陷车20余次。越往里走,淤泥越厚,陷车也越严重。最后一次陷车由于车陷得太深,光靠车拖根本就拖布动,8个人不得不轮流挖车,整整用了5个小时,把车底盘挖空了后,才拖了出来。等车出来时,天色已晚,这里离目的地还有15公里。多吉副县长看看劳累了两天的司机,看看所有疲惫不堪的志愿人员,决定将粮食卸在附近的一个居民点,然后动员附近的居民用牦牛运送这些粮食。等回到安多,已经是第四天深夜了。

 

614日,安多前指领导应邀参加了安多县委召开的第二次抗雪救灾筹备会。会后,我们尽我所能,为测区内的藏族同胞送医送药,捐粮捐物,深受藏族同胞的欢迎。为此,安多县委县政府向我们送来了一面锦旗,上面用臧、汉两种文字写下:“赈灾扶贫结友谊,臧汉团结情更深”。

 

 


15.    为了心灵的忘却

 

在羌塘短短的两个作业期中,流下了太多的泪,也留下了太多的故事。在过去的10多年中,我们发生了很多的变化,随着工作的不断变动,公司的改革重组,绝大部分在羌塘一起工作过的老朋友已很难再次相聚,也有的已永远离开了我们。这些年来,当然也发生了很多的故事,结识了很多新朋友。每当和朋友们讲起羌塘的故事,总是有无尽的话题,尤其是和在西藏一起工作过的老朋友相聚时,羌塘的故事总是感到那么回味无穷。然而讲完故事,总是伴随着许多的伤感。曾多少次希望自己能忘掉这些故事,远离这些挥之不去的伤感,却又始终无法释怀。既然无法忘却,就希望能找到一个角落,永久地存放堆压在心头的沉重,也许最好的办法可能就是将心中的故事变成这段文字。有了这些文字,每当朋友们需要倾听羌塘的故事时,不需要自己再去回忆。而当自己无意间想看看这段故事时,也可以成为一个听故事的人,而不再是故事的主人。

 

梦回羌塘(五) - 周鼎潮 - 淡淡云天

梦回西藏

 

 

 

 

 

周鼎潮 Zhou Dingchao

2008年9月9日

  评论这张
 
阅读(829)| 评论(3)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