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淡淡云天

走过一段旅程,留下一刻记忆

 
 
 

日志

 
 

梦回羌塘(三)  

2009-07-26 02:44:50|  分类: 走近自然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7.    扎加臧布的壮歌

 

一条叫“扎加臧布”的河流,横穿南部测区,它是藏北地区最大的内陆河,发源于格拉丹东雪山,流入“色林多错”湖。1995527日,316联队测2组在472测线作业时,在离联队营地约50公里的地方,一辆奔驰17UNIMOG 1700)在横穿扎加臧布时陷在河里了。同组的一辆奔驰15去拖,刚走到河边,也陷了进去。全组8人用铁锹挖了一整天,奔驰15纹丝不动,只好派刘、赵、巩三人前往联队求援。求援的镇江车刚走出4公里,也陷在了沼泽里。无奈之下,他们3人只好扔下车,披上大衣,开始步行。

 

梦回羌塘(三) - 周鼎潮 - 淡淡云天

羌塘最大的内陆河--扎加臧布

 

天黑了,为了不至迷路,他们就只好沿着河边顺流而下。夜空中,除了刺骨的寒风就是令人生畏流水声。3个人走上几百米,就坐下来歇一会。15小时后,走了近30公里,来到了通往双湖的路上。到了下午4点,才碰到了另一小组的一辆奔驰15车。在他们的帮助下,镇江车拖出来了,陷在河边的奔驰15也拖出来了,然后用两台奔驰15去拖陷在河中的奔驰17,还是拖不动,只好再回联队求援,留下了小王、小霍两人看车。

 

湍急的河水一点点冲走了河床中的泥沙,车越陷越深,水愈漫愈高。驾驶室进水了,他们就爬到后面的大箱上,后来大箱也进水了,幸亏大箱上背了一个一米多高的水灌。于是他们就爬在水灌上。在海拔5000多米的高原上,在狂风呼啸的夜晚,在湍急的河流中间,在孤立恐怖的荒野上,220多岁的小伙子,就这样蹲在水灌顶上,裹着大衣,在寒冷、黑暗、孤独、恐怖中度过了一个漫长的黑夜。

 

第三天下午,联队组织了4台奔驰车,10几个人过来拖车,由于陷在河里的车的大梁已没在水下,10多个小伙子只能脱了裤子,轮番跳入刺骨的河水中绑拖车的钢丝绳,可是4台奔驰车还是没能拖动那辆陷在河里的车。第四天,联队和前指又组织了5辆奔驰车过来救援。10多人跳进河中,将大量的木板、木桩、竹竿插在车轮底下,又将蓬布垫在车的周围,经过2个多小时的努力,终于将陷在河中的车拖了出来。等车拖上来后,发现几乎所有人的脸冻青了,双腿冻肿了。

 

 


8.    在泥潭中挣扎

 

1995615日,我和一名司机开着一辆“TOYOTA75”从可可西里的乌兰乌拉湖驱车驶往多格错仁附近的304重力联队营地。距离也就150公里左右,可是一路上到处是陡峭的山崖和深幽的沟壑。由于山上的冰雪开始融化,山沟中汪泽一片,为了避免陷车,小车在山沟中东绕西躲,可还是没有逃过陷车的命运。我们车在离营地约70公里处陷在了一个被薄冰覆盖的泥潭中,好在车速很慢,只有右前轮陷进去了。我们下了车,看着车陷得不是很严重,就用铁锹挖掉周围的泥沙,垫上石头,打上千斤,在右前轮下垫上木板。发动车,挂上加力,发现车后轮也在打滑。没办法,只有继续挖车,在四个车轮底下都垫上石头。这下总算把车倒了出来,可倒了不到10米,后车轮又陷进去了。而且比前一次陷得更深。这是,天已经黑了,看来,今晚是无论如何也出不来了。

 

梦回羌塘(三) - 周鼎潮 - 淡淡云天

可可西里最大的湖泊--乌兰乌拉湖

 

晚上司机睡在车的后排,我睡在车的前排。在黑夜中不知过了多少时间,冥冥之中好像听到汽车的马达声,我急忙睁开眼睛,看到了一辆车的灯光,感到一阵惊喜。赶紧叫醒司机,为了能让对方发现我们,我们打开大灯,不停地晃动着车灯。对方车辆似乎发现了我们,掉转了车向,朝我们这边走来。走近后才知道,这是一辆巨大的沙驼,那一定是我们的兄弟单位地震队的车辆,我们也彻底地放心了。沙驼是一种专门用于沙漠作业的车辆,四轮驱动,每个轮胎有两米多高,轮胎宽1.5米。看到这个巨大的身躯,我们觉得终于有救了,可是不幸的是,当沙驼走到离我们不到50米处,也陷在那里了。这么巨大的车辆陷住了,靠人工挖车是毫无希望了。我们一方面感到愧疚,一方面也踏实了许多,地震队是一个庞大的作业队伍,有车辆50多辆,人员200多。因此,碰到了他们,不管怎样,我们生命安全就有保障了。

 

我们走了过去,向他们又道谢又道歉,毕竟是兄弟,也不要太客气了。他们通过车载电台又叫来了一辆运送炸药的六轮驱动的“乌拉尔”大卡车。卡车很快来到河边,在离我们约150米的地方停下,放下钢丝绳,可是钢丝绳只有90多米长。车只有小心翼翼地向我们靠近,可是正当卡车走到离我们小车将近100米处,又陷在一个泥潭里了,这时,天已经亮了。

 

在电台的呼叫中,地震队队长也知道了这边发生的情况,带领了5台奔驰卡车,50余名员工赶了过来。他们先用一台奔驰把我们的小车拖了出来,再用5台奔驰一起将那台沙驼也拖了出来。可是,由于拉炸药的乌拉尔车太重,车上炸药就有10吨,加上车10吨的自重,5台奔驰和一台沙驼一起也没能将它拖出来,还有越陷越深的趋势。没办法,只有把10吨炸药全部卸下来。我和司机也过去卸炸药,队长看见了,对我们说:“你们走吧,这里有50多人,也不缺你们两个”。我们实在是过意不去,继续和他们一起搬炸药。队长也有点急了:“你们赶紧走,再不走天又要黑了,晚上再陷车我们就没法来救你们了”。向他们一一道谢后,我们只好满怀感激和愧疚离开了。

 

进入6月份,羌塘大部分地区的冰雪开始融化,尤其是表层的东土融化后,给行车造成了灾难性的后果。野外作业小组几乎天天为陷车所困,最严重的一次陷车发生在203联队。74日,302联队的一个小组,在268测线作业时,奔驰车陷在了半山坡上,车身倾斜30多度,大家知道仅凭两把铁锹,十多个人根本无望摆脱困境。小刘和小邢两人开了一辆“北京2020”连夜赶往队部求援。当他们驶出60公里左右,车子也陷进了沼泽。两个人在风雪中一直折腾到第二天晚上10点左右,才赶到队部。由于另一小组也发生陷车,队部备用的东风车已经到那个组援救去了。

 

一直等到79日,联队组织了两台东风车,带上修理工,连夜赶到了陷车地点。下车时,眼前的情景让他们惊呆了:一条约60米长,1.5米深,3米多宽的大沟横在眼前。原来,留下来的人们看车两天没回来,估计路上又出了什么事,回不了联队,找不来救援,与其坐以待毙,还不如挖一点是一点。于是,他们就凭两把铁锹,八双手,用了44夜的时间,在这5200米的高原上,挖出了这条难以想象的车道。一个随队的《中国石油报》记者看了后,在日记中这样写道:“你们是一群难以想象的疯子”。

 

 


9.    误闯淘金窟

 

19964月中旬,安多前线指挥部接到了313联队的呼叫,要求近日运送7吨柴油到该联队。313联队驻扎在唐古拉山的主峰格拉丹东的西侧,一个叫的赤布张错的湖边。从地图上看,从唐古拉山口的北侧到土门煤矿一直到洞错有一条虚线路,实际上这是一条紧贴着唐古拉山北坡的小道,而且没有什么岔路口。估计还是不大容易迷路。前指就派了一辆“乌拉尔”油罐车去送油,我拿着地图向司机介绍了送油路线。由于司机对地形图不是很了解,很难看懂地图上的各种标志,心里比较担心,表示一个人根本不敢去。经请示领导后,我陪伴司机一同前往。

 

我们早晨一早就从安多出发,可是出发时就发现油罐车点不着火。当时以为早晨气温太低造成柴油发动机点火困难,也没太在意。就找了另一辆大车来拖,没几步就拖着火了,看来还是一切正常。车还是不错,三桥驱动,动力很大,爬坡能力也很强。

 

当走到土门煤矿时,发现这是一个废弃多年的小煤矿,现在还有几个人和两条狗在那里。再往前走,发现实际的地形和地形图上标的有较大的差别。尤其是道路的位置差别很大,我们只能沿着车辙往前走。没走多远,发现有个叉路口,一条路通向一个山沟,路比较窄,车辙也很少,估计是有些贩羊人压出来的车辙。另一条贴着山边,车辙非常明显。这两条路和地形图上的位置都对不起来,从地形图上看,从土门往西,只有双湖一个大的居民点,因此凭以往的经验,这些路最后都应该汇集到双湖一带,只是路的距离远近而已。于是我们就选择了左边一条比较明显的路往前走。

 

走了近4个小时后,我们发现方位越偏越远,我让司机停在一个高处。拿出地形图,仔细比照地形图和实际地形,基本确认了自己的位置,发现和地形图上标注的道路位置偏离了70多公里。再往前走,是一座大山,过了这座山就是雅根查错,而雅根查错和洞错在一条山谷中,两者相距100公里左右。所以就以为,这条路是经雅根查错再通往洞错的路,到了洞错就和地形图上标注的路交在一起了,也就可以找到重力联队的驻地了。

 

照此推测继续往前走,来到了一座大山脚下,这时天已经渐渐暗了下来,路也拐进了一条山沟。我们打算爬上这座山后在高处再停下休息过夜,当沿路拐了几个弯后,司机突然一个急刹车。“周,你看,山上怎么会有这么多灯光,是什么东西”?!司机惊恐万分,我也被吓了一大跳。这简直不可思议,这么高的山上怎么可能有人居住,即使这里有人居住,这里的人怎么可能有灯!在图上可怎么什么也没标!太奇怪了。司机急忙熄了灯。等定下神来,仔细观察了一下,这条路一直向上盘绕,在盘山路的周围到处是人工挖出的岩石,还能隐隐听到机器的声音。在盘山路上还能看到有些拖拉机在移动。再往近处看,就在前方100米左右就有一群人在水沟里干活。可能是有人发现了我们,有几个人站了起来,正朝着我们走来。“是淘金的,快跑!”司机急忙掉头,往原路快速逃跑。跑了近半个小时后,我们离开了山谷,前面变得开阔平坦,往回看了看,见没有车辆追上来,我们才松了口气。

 

在刚到安多时,我们就听兵站的战士说起了羌塘和可可西里有关淘金窟的种种恐怖的故事。他们有武装,一般的武警都不敢接近他们,如果外人误闯进去,遭受抢劫是小事,可怕的是可能连人也要被他们吃掉。今天多亏在发现他们后及时停车,并快速逃离现场。如果当时继续往前走100米,后果真的不堪设想。

  评论这张
 
阅读(835)|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