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淡淡云天

走过一段旅程,留下一刻记忆

 
 
 

日志

 
 

梦回羌塘(二)  

2009-07-26 02:42:17|  分类: 走近自然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4.    探险之旅

 

通过10天左右的高原适应后,野外作业就要全面展开了。为了科学组织作业,尤其是发生兄弟单位的事件后,对生产组织和后勤保障提出了更大的挑战。到目前为止,我们谁也不知道到了羌塘腹地尤其是上了海拔5500米后车辆性能如何,人员的高原反应会是何种程度,地形地表条件如何,地形图上标的道路是否和实际相符。因此有必要对测区内唐古拉山以南的广大地区进行一次较深入的踏勘。

 

梦回羌塘(二) - 淡淡云天 - 淡淡云天

向领导汇报踏勘路线和计划

 

踏勘组由25名身体素质较好,在安多期间基本无高原反应的人员组成,一共5台奔驰车和两辆丰田吉普车。天一亮就从安多出发,按预定路线向双湖方向进发,行驶距离450公里。经过一天的颠簸,于当天晚上10点左右到达测区中部的双湖附近。由于晚上没有电,整个地区漆黑一片,根本看不到居民点的具体位置。好在不远处传来了狗叫声,顺着狗叫声的方向走过去,就找到了双湖了。我们车队到达时,这里的居民也都给惊醒了,也许他们从没见过这么庞大的车队。

 

双湖是测区内最大的一个居民点,有50多户居民,设有准县级的行政管理机构。配有电台,电台是双湖与外界唯一的通讯联系。这里有一个小客栈,能提供10人的住宿。由于我们有25人,一半人只能住在车上了。车辆安排妥当后,我们架起电台,和安多前指建立了联系。在休息前,大家聚集在一起,在车灯的照耀下,对着地形图,讨论了明天的踏勘路线。计划分成三个踏勘小组,分别向东、北、西三个方向进行踏勘,踏勘距离100200公里。由于明天踏勘就没有路可走了,卫星导航仪就显得十分重要。为了明天的踏勘能顺利进行,在大家休息后,我对车上的三个卫星导航仪进行了检查。检查时发现,这三台导航仪全部无法正常工作,读数毫无规律。开始以为参数设置错了,我叫来了测量工程师,对着说明书对每个导航仪逐项进行重新设置,结果还是一样。最后在说明书的最后一页发现了一行字,才知道这种导航仪的工作温度是-1040摄氏度。而现在藏北的气温都在-20摄氏度以下。

 

梦回羌塘(二) - 淡淡云天 - 淡淡云天

羌塘腹地最大的居民点--双湖

 

卫星导航仪已宣告彻底不能使用了,这样导航只能用最原始的罗盘了。用罗盘导航,对导航员的地物识别能力提出了更高的要求。为了安全,我们三个踏勘小组进行重新组合,每个组选配两名具有丰富野外作业经验的人作为导航员。出发前带上足够的小红旗,在踏勘途中的一些特殊地方插上小旗,做好方位标记,这样就可以在返回途中不会迷路了。

 

双湖的西侧是西亚尔岗雪山,海拔6304米。早晨起来,见一群臧羚羊站在山冈上,昂着头一字排开,一对长长的羊角向前伸张,在雪山的衬托下显得尤为威武雄壮。双湖以北地区也就是被称为“生命的禁区”的藏北无人区,平均海拔5000多米。这里除了高山、湖泊、草原和野生动物,几乎荒芜人烟。无人区自然风光绮丽,蓝天和大地的色彩对比强烈,空气清新,无任何污染,空气透明度高,因此一切看起来都很清晰,往往在距离上给人以错觉。这里的美是一种粗犷的美,既原始又自然,这里的美会超出许多人以往的审美经验,说不清乍见时是激动还是惊叹。 “无人区”也是一个巨大的天然野生动物园,在这里可以看到成群的野马和羚羊,还有鹿、野驴、野牦牛以及狼、熊等野生动物。旷世的美景,可爱的动物共同构成了一副让人惊艳不已的画面,给你不知身处何地的感觉。

 

按计划,我们第三天一早就从双湖出发,向测区西部边缘的绒马方向行驶,预计行驶距离350公里。开始还算顺利,地形比较平坦,中午时分就走了200多公里,来到了江爱山的脚下。翻过这座山,再往西走70公里就可以到达绒马了。江爱山是唐古拉山西段的一个余脉,北东走向,山不是很高,但沟壑纵横,坡陡沟窄,乱石成堆,行车非常困难。短短的50公里走了近3个小时。翻过江爱山,来到依布茶卡附近时,天已经黑了,我们只能在湖边停车休息。停车后,首先就是搭帐篷,原准备搭3个帐篷,可搭好一个帐篷后,大家都已经精疲力尽,再也没有力气搭其余的两个帐篷了。卸下发电机,架上电台天线,可是发电机怎么也发动不着,可能是在翻越江爱山时,由于车辆颠簸太厉害,把发电机颠坏了。没有发电机,电台就不能工作,也就无法和安多前指进行联系了。可以想象,在一个荒无人烟,随时都有生命危险的藏北无人区,与前指失去了联系后,在安多前指的人们会是什么样的心情。

 

这一夜,大家都只能在车上过夜了。为了尽快和安多建立联系,我们必须提前结束踏勘,明天天黑前争取到达位于安多――阿里公路上的尼玛县城。从地形图上看,从这里到尼玛的直线距离也就200公里,如果顺利,明天中午前后就能到达尼玛。一早起来,我们就往东南方向行驶,2个小时后我们就到了一座雪山的脚下。从地形图上看,这应该就是木嘎岗日大雪山了,主峰海拔6153米。我们沿着雪山边缘左右行驶,希望能找到一条能翻越雪山的宽缓的山沟,可是来回走了2个小时,就是找不到一个合适的地方。时间已到中午了,如果不能尽快翻越雪山,我们今天就无法到达尼玛了。为了尽快找到一个可以翻越雪山的山口,我们必须改变现在结队寻找的方案。为此,我向领导提了一个建议:5辆奔驰车应该一字排开,车距在3公里左右,保持车载电台能够前后联系的安全距离。两辆丰田吉普作为机动联络车辆,这样就可以最大限度地扩大搜索范围。尽管该建议有点冒险,但似乎没有别的更好的办法了,建议被采用后,我们的车快速向西撒开,车上有司机、联队长和我三人。走了近10公里时,奇迹真的发生了,我们发现了一道车辙!既然这里有车辙,一定是有车来过,也就一定能够找到翻越雪山的山口。

 

梦回羌塘(二) - 淡淡云天 - 淡淡云天

木嘎岗日雪山

 

车辙时断时续,我们眼睛紧紧盯着车辙,并让车严格压着车辙行驶,这样就可以避免把原车辙压乱了。跟着车辙走进了一个山沟,由于沟里积雪加厚,车辙已经看不见了。往山上仔细看,个别地方还是有些痕迹,心想,只要有车能上去,我们所用的奔驰车就一定也能上去。于是我们沿着隐隐约约的车辙往山上爬,过了一段陡坡后,上面的坡度就变缓了,继续往前走,就绕到一条山脊上了。山脊上积雪薄了很多,原来的车辙又出现了,而且越来越明显,心里也就有底了。我们停下车,通过车载电台向附近车辆发出呼叫,让他们呼叫后面车辆,沿着我们的车辙上山。等看到所有车辆在山前集结后,我们继续向前探路。

 

车队翻越雪山后,很快找到了安多――阿里公路,并于下午5点左右到达尼玛县城。我们在县招待所住下,报务员很快装好了电台,并向安多前指发出呼叫:

0102呼叫,0102呼叫”,

0201听到,0201听到”,

电台很快建立了联系,话筒转给了坐在一旁的张书记,张书记此时却已泣不成声。我接过话筒,向安多简要汇报了这几天的踏勘情况,并解释了昨天因发电机故障导致无法建立电台联系的原因。从通话中知道,由于我们已经48小时没有联系,安多前指对我们的安全状况极为担忧,并已将此情况通报了那曲的驻军,如果今天晚上仍然联系不上,他们将于明天一早和当地部队一起展开大规模搜救行动了。

 

梦回羌塘(二) - 淡淡云天 - 淡淡云天

首批羌塘踏勘队员

 

 


5.    男儿有泪不轻弹

 

在野外队伍离开安多扎营野外后,安多的人员只剩下10多人的后勤和管理人员了。我们开始租用安多兵站的主办公楼,办公室设在4层,上下楼很累。身体差一点每上一层就要吸一次氧。为了减少爬楼的痛苦,我们又租用了安多泵站的一排平房。这排平房很旧,多年没有使用,收拾起来也十分困难。当时我在生产组,分了两间房子,因此我们每当工作空闲就去清理打扫房间,折腾得筋疲力尽。

 

经过几天的努力,房子收拾得差不多了,一天上午,我和小王又去收拾房子,准备提点水,把房子好好拖干净。我出去提了3桶水,用完后,还是差一点不够。正当我拎着桶准备再去提水时,小王说:“你休息一会吧,我去拎一桶”。自己确实也感觉有点累了,就把桶交给他,并告诉他:“再有半桶水就够了”。小王拎了大半桶水回来,对我说:“有点累了”,“那你赶紧回去休息吧,我一个人再整会就行了”,我劝说道。小王放下桶,打个招呼就回兵站去了。

 

我拖完地,准备回兵站时,张书记进来了。叫我到他的房间坐一会,说有点事要商量一下。张书记一进房间就是打开制氧机开始吸氧,吸了会氧,感觉到气不是很喘后,我们一起分析了近期的工作进展情况及出现的问题,讨论了下部的工作计划。大约1个小时后,我离开张书记房间往兵站走去。

 

刚走进兵站办公楼,碰到了一个司机,泪流满面地出来。发生什么事了?我正感到吃惊,没等我开口,司机哽咽着说:“周,你快到医务室看看吧,小王不行了”。“怎么可能,1小时前我们还在一起干活,他到底怎么了?!”。我没再多问,朝医务室跑去。医务室里聚集了10多个人,有随队医生,有兵站的军医,他们正在对小王进行全力抢救。我从人群中挤了进去,看见小王头朝下斜躺着,脸上带着氧气面罩,一个军医在不停地对他做人工呼吸,胳膊上用大针管进行静脉注射。小王双手苍白没有一点血色。大夫量了一下血压,血压只有40/60Hg,已经到了生命的临界线了。为了使大脑增加供血量,尽量保证大脑供氧,大夫将小王的双脚往高处抬起。军医一刻不停地做着人工呼吸,在这么一个大冷天,累得气喘吁吁,满脸是汗。眼泪无法控制地从我的双眼流淌,这是从我上学后20年来最伤心的一次流泪,也是我参加工作后的第一次流泪。

 

经过近1个多小时的全力抢救,血压慢慢有所回升,45/7050/7560/80,数字的增大意味着一个生命在复苏!看着一组组不断增大的数字,大家对抢救越来越有信心。小王也开始有了明显的自我呼吸的状态,医生也将小王高翘着的双脚一步步慢慢放了下来,小王的双手,双脚逐渐恢复血色。军医停下人工呼吸,筋疲力尽地躺在椅子上。在场的所有人才松了一口气,擦干自己的眼泪,离开医务室。

 

事后知道,当天小王从平房回兵站的途中,要穿过一个近100米宽的停车场,刚走到停车场中间,就觉得头晕,他就想坐下来休息一下再走。可是一坐下,就感觉浑身无力了,身体失去控制。正在这时,兵站的一辆吉普车从外面进来,小王就使尽浑身力气向吉普车招了招手后,就失去知觉了。兵站吉普车司机看着有人躺在停车场上,就开着车过去,发现人已经昏迷。从所穿的工作服上认出是我们石油职工,就把小王抱到车上,送到了兵站医务室。真是老天保佑,如果小王躺在停车场上再过10钟,就几乎没有抢救的希望了。

 

 


6.    和狼群对峙的日子

 

故事发生在302重力联队的测二组。1995421日,该测量小组人员除炊事员老刘一人外都出去做重力基线了。老刘一人独守一顶帐篷。就在小组的车刚走不久,老刘忽然听见帐篷外传来“呜呜”的嚎叫声。他本能地走出帐篷,想探个究竟。可刚掀开门帘,就给吓愣了,帐篷外,有7只灰狼正虎视耽耽地盯着他。老刘恐惧到了极点,双腿发软,头脑一片空白,直到看见菜板上那两把白晃晃的菜刀,心里才稳定下来。赶紧奔了过去,将菜刀一把抓在手中,然后他又点然了喷灯。喷灯冒出了强烈的红色火焰为他壮大了胆。时间一分一秒地过去,几个小时后,外面的狼群也没什么动静了。他小心地掀开一点窗帘,发现狼群依然在帐篷的周围转来转去。老刘紧握菜刀,屏住呼吸,连气也不敢大喘一口。一整天,老刘就这样和狼群隔着一层帆布对峙着。直到傍晚时分,才发现狼群离去。不久,小组的人也回来了,老刘才长长地出了口气,马上烧水做饭,晚饭后,又是和面烙饼,为小组准备明天的干粮。

 

第二天早上,小组人员早早就出发了,当他拎起水桶正准备出去打水时,发现这群狼又来了,老刘的心又一次提到了嗓子眼。和昨天一样,点燃喷灯,手握菜刀,坐在帐篷里,又是漫长的一天。狼群还是在黄昏时走的,老刘一天什么也没吃,及其疲惫地躺在了床上。一直等到下半夜,小组还没有回来,老刘实在坚持不住便睡着了。睡梦中,他看见几只狼围着他,张着雪盘大口,一下一下地舔着他的脸。他在恐惧中突然惊醒,忽然坐了起来,才知道手中的菜刀依然紧紧地握着,四周没有任何动静,小组还是没有回来,可他再也不敢睡了。天快亮时小组才回来,原来是陷了车,全组人员挖了一整夜,才将车挖出来。望着大家疲惫不堪的神情,老刘早已忘了白天所受的惊吓,他又赶紧收拾做饭。休息了45个小时后,小组又出发了。

 

到了中午十分,老刘发现这群狼还没有光顾,已经两天两夜没有好好睡觉的他,终于觉得可以安心地睡上了一觉了。可是刚过一会,他有感觉到帐篷外有脚步声,直觉告诉他,这群狼又来了!又是一个漫长的煎熬。今天,还没天黑小组就回来了,狼群一看到车队过来就跑开了。老刘今晚特意多做了几个菜,庆祝这里的作业顺利完成,庆幸自己平安度过了这恐怖的日子。

 

也许老天保佑,也许狼群还从没见过用两条腿走路的人类,不敢对人类冒然进行攻击,让老刘在恐惧中,平安度过了这漫长的3天。

  评论这张
 
阅读(833)|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