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淡淡云天

走过一段旅程,留下一刻记忆

 
 
 

日志

 
 

梦回羌塘(一)  

2009-07-26 02:39:24|  分类: 走近自然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我们是1995年首次进入藏北的羌塘进行石油勘探的,勘探面积大于10万平方公里,平均海拔5000多米。在出发前,我们到总参,国家登山队等到处收集有关藏北的资料。可是对于以唐古拉山为中心,双湖以北,祖尔肯乌拉山以南的将近占测区2/3的广大地区是资料的空白区。除了根据航片编制的150万地形图外没有任何其他的资料。也可以说,在此之前,几乎没有人踏入过这一地区,是一片名副其实的藏北无人区。

 

在羌塘工作的两年中,很多人都经历了头痛欲裂的高原反应,经历了6000米生命禁区的生死考验,经历了狂风、严寒的洗礼,经历了狼群围困的恐惧和威胁,也有人永远地留在了那里,因此,也留下了说不尽的故事。故事是美丽的,因为那里有雪域高原无法想象的美;故事是伤感而沉重的,因为故事里凝聚了太多的泪。

 

多年过去了,每当和朋友讲起羌塘的故事,朋友们都鼓动我,把这些故事写出来,可以让更多的人来分享。我也曾多少次想动笔写点东西,可是不知道该怎么写,也不敢去写。首先是自己没有写作的素养;其次是写这些故事必定会涉及很多的当事人,可能会对当事人造成伤害;还有就是西藏是一个民族、宗教的敏感地区,搞不好会惹出麻烦。

 

最近,在整理、扫描一些旧照片时,找到了一些羌塘工作时的照片,虽然照片有些褪色发黄,但还是觉得弥足珍贵,毕竟它记录了人生一段重要的经历。看着这些发黄的照片,突然又有了动笔的冲动。为了使记忆中的故事不会随着岁月的流逝而像照片一样褪色,应该将这些故事记录在一个可以永久保存的地方。

 

 


1.    天路

 

我们于1995年过完春节不久就从河北基地出发,在格尔木进行了几天的适应性准备后,沿青臧公路向羌塘挺进。从格尔木出发,大约行驶150公里就到了海拔4767米的昆仑山口,过了昆仑山口就是青藏高原了。沿途经过了一个个好奇、向往,又充满神秘故事的地名――纳赤台昆仑山、五道梁、风火山、二道沟、沱沱河、雁石坪、唐古拉……。

梦回羌塘(一) - 淡淡云天 - 淡淡云天

昆仑山口

青藏公路虽然是进藏路线中路况最好的公路,但也是世界上海拔最高的公路之一。从昆仑山口往前走150公里左右就到了五道梁,海拔4415米,属于可可西里地区。这里有一个兵站,主要是为进臧运输部队提供后勤保障,公路两边多为小饭馆、汽车修理铺、加油站、小旅社、小诊所、小商店等。曾有“到了五道梁,哭爹又叫娘!”,也有“纳赤台得了病,五道梁要了命”的说法,就是对高原反应的形象描述。

从五道梁继续往前,经过海拔5010米的风火山口,再走200公里左右,就到了长江源沱沱河。在长江源区有楚玛尔河、沱沱河、当曲、布曲四条大的支流,从广义的角度来讲,长江源区应是包括这四条支流在内的一个较大范围的区域概念,从狭义的角度来讲,那便是各拉丹冬雪山。国家正式宣布的是沱沱河为长江源头,因为在长江源区的四条支流中,沱沱河最长,古人云:“河惟源为长。” 一座横跨在沱沱河上的公路桥,就是号称“长江源头第一桥”的沱沱河大桥了。沱沱河有个与五道梁差不多的小村,这里也有一个兵站,路边还有一所小学。

梦回羌塘(一) - 淡淡云天 - 淡淡云天

长江源的冰河--沱沱河

梦回羌塘(一) - 淡淡云天 - 淡淡云天

长江源头第一桥--沱沱河大桥

到了沱沱河已经是傍晚了,我们车队进了兵站住下。当天晚上,我们100多人中就有一半左右的人出现严重的高原反应,有人躺在床上不能动弹,有人头痛难受扎个布条,能起来吃饭的不到20人。吃了晚饭,我走到沱沱河边,感到非常奇怪,三月份的沱沱河是冰冻彻底的,可怎么看河水好像还是波涛荡漾。我试着走了进去,河上确实是坚硬的冰河,真是别有一番景致。晚上,一轮明月挂在天空,沱沱河的月亮格外明亮,比平时见到的要大得多,清澈得多,照得远处的雪山清晰可见。在这里,如果月圆时开车,根本用不着开车灯。

 

过了沱沱河,就进入唐古拉山了,由于很多人高原反应比较强烈,我们也不敢贸然继续前进。这样,大部人马留在沱沱河继续进行高原适应,少部分没什么高原反应的人员第二天出发翻越唐古拉山赶往安多,做后勤的前期准备。从沱沱河出发后,基本沿着布曲往上游行驶,途径雁石坪。雁石坪是唐古拉山下的一个小镇,也是进唐古拉山的最后一个小镇。从这里有条小道通往长江的源头――格拉丹东,是到长江源头的必经之路。首次接触雁石坪就是在《长江漂流》的电视记录片上了解到的。继续往前走,皑皑白雪覆盖的山峦愈加多了起来。大约行驶100公里左右,就爬上了青藏公路的最高点――唐古拉山口。

 

梦回羌塘(一) - 淡淡云天 - 淡淡云天

唐古拉山口

 

“唐古拉”,藏语“高原上的山”,终年风雪交加。据说客车经过这里的时候,司机会提前让大家别睡觉,否则偶尔有人一睡着就永远都没有再起来。唐古拉山是青海和西藏的分界线,也是长江的发源地。山口处建有纪念碑及标志碑,站在山口上,眼前是一望无际的雪山,远处可以隐隐看到唐古拉山的主峰――格拉丹东,给人一种强烈的神圣和威严。山口周围的一些高地,到处是斜挂着的彩色的经藩,第一次看到这些经藩,感到格外的神秘。唐古拉山口公路东侧是一座巨大的大理石军人雕塑,纪念当年修建青藏公路的工程兵战士。碑前有块大石上刻着“唐古拉山口 海拔5231米”的字样。 在此留影,感到格外的自豪和骄傲。

 

 


2.    扎营安多

 

翻过唐古拉山,途径被誉为“天下第一道班”的唐古拉道班,行驶220公里左右,就到了安多。安多是唐古拉山南麓的第一个县城,地处西藏北部,海拔4700多米,全县面积约10万平方公里,相当于一个浙江省的面积,幅员广大,地形复杂,草原辽阔,河湖众多,冰川纵横,气候独特。在安多县城东20公里处的一片泉眼就是怒江的源头。县城位于109国道及安多――阿里公路的交点上,距首府拉萨市464公里,离格尔木市703公里。

 

梦回羌塘(一) - 淡淡云天 - 淡淡云天

安多兵站

 

安多建有沿青藏公路进臧后的第一个兵站和输油泵站,我们的前线指挥部就设在安多兵站。在全体人员到达安多后,我们开始了2周的高原适应。在此期间,也是高原反应最严重的阶段,95%的人都有强烈的高原反应,各种高原反应症状都有发生。有的头痛欲裂,有的恶心呕吐,有的神经兴奋无法入睡,严重的有肾功能障碍。有一天吃完中饭,我到开水房提水,正好碰到一位后勤组的小伙子蹲在一个墙角上,脸色蜡黄。我就走了过去,问他是不是有高原反应,他说已经两天没有尿了。我一听就着急了,高原反应这么严重怎么不早说呢,要是出了人命怎么对家人交待!我赶紧找随队医生,叫了司机连夜把他送到了格尔木。第二天,通过电台得知,这小伙到了格尔木2个小时后就排了一次尿,现在脸色有所好转。大家听了也就放心了,休息几天后,他平安回到了河北。

 

在这里,除了强烈的高原反应,还有做饭难和吃饭难的问题。开始几天食堂不能开伙,两个炊事员都有强烈的高原反应,我们少数几个没有高原反应的人又不会做饭,因此大家只有在路边的小饭馆里吃饭。由于气压低,水不到70摄氏度就开了,就是用高压锅做的面条和米饭也很难吃,蒸的馒头就更难吃,加上这里含氧量不到平原地区的60%,一个成年人平常休息时的心脏负荷就相当于平原地区负重20公斤时的负荷。肚子饿了也不想吃饭,硬撑着吃了点饭也很难消化,甚至全部吐了出来,大家的体能迅速下降。每天早晨一见面的第一句话就是:“怎么样,没事吧”,而每个人不管高原反应是否强烈,总是以:“没事”来安慰对方。大约1周后,一部分身体素质较好的开始适应了高原环境,脸上也逐渐露出一丝笑容,见了面也可以聊聊天,而不再是“没事”两个字了。炊事员也很快度过了高原反应期,食堂开伙后,生活有了很大改善,身体素质也有了很大的恢复。

 

 


3.    魂归羌塘

 

1995年,和我们一起在羌塘作业的还有我们长期并肩战斗的老朋友,总部在江苏的前冶金部的一个作业队伍。队长老张,有个聪明漂亮的女儿,是测量工程师,也是我多年的老朋友了。确切地说是我的老师傅,1984年我的大学专业实习就是在这个单位度过的,当时他就是指导我们实习的技术员。

 

由于他们的人力物力条件较差,队部安营在离安多80公里的那曲镇,那曲镇是那曲地区的所在地,海拔4500米左右。虽然离测区较远,但生活和后勤支持比较方便。我们刚到安多的第二天,张队长就和另一位同事来找我,由于他们的设备有限,不想重复进行基线测量,希望采用我们的重力基线成果。这无论是对他们还是我们都是有好处的,对他们可以节省大量的人力物力,对我们也可以分摊出部分投入的成本。由于我们领导当时还没有到安多,我就告诉他,共享成果一定没问题,但成本的分摊还需要和我们领导协商,并约好明天上午10点左右再来进行具体协商。

 

第二天我从上午一直等到中午又等到下午,就是没有等到他们,也没有任何他们的消息。到了下午4点左右,我以为他们可能是车坏在路上或什么事耽误了,正想往那曲物探局的指挥部去个电话,让他们找该重力队了解一下情况时。我们一位到那曲办事的司机回来了,他带回来了一个噩耗:张队长由于高原反应已于今天中午时分去世了。据司机介绍,张队长大概在早上7点左右就起床,但当时炊事员还没做好饭,估计还要半个小时才能开饭。张队长向炊事员打了个招呼,说自己有点头晕,想回床上再躺一会,让炊事员做好饭后叫他。由于头晕、头疼、恶心是最普通的高原反应症状,队伍中几乎95%的人都有此症状,因此炊事员也就没太在意。大约半个小时后,炊事员到他房间叫他时,发现张队长已不省人事了。他们赶紧开车送医院,由于那曲医院没有高压氧舱,无法抢救重度高原反应病人,因此他们怀着一线希望驱车赶往拉萨。结果于中午时分,张队长在途中停止了呼吸。

 

兵马未动先折帅,两天后,他们整个队伍撤退到格尔木,并随即解散回家。张队长的去世以及他们队伍的撤退,给我们每一个人都带来了对高原的恐惧和巨大的精神压力,也使部分具有强烈高原反应的职工产生了动摇。这对我们的医疗保障,施工部署也提出了更高的要求。

  评论这张
 
阅读(912)| 评论(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